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理解

  郑想念离开的时候,程元浩躺在床上睡着了,从郑想念离开家的时候他便开始了失眠,有多少个日夜不曾好好睡觉?他真的是累了。

记者围堵酒店那天,将近深夜时程元浩收到刘希然的短信:“她已经睡下,但愿如你所愿。”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掏空了,没有方向没有力气,只好一直赖在这里。直到今晚,就算她来到了他的身边,他也仍旧没想明白,折腾这一次到底是对是错?

郑想念站在酒店楼下的一处阴影里,脚习惯性的“啪,啪啪,啪,啪啪”点着地。

邓西良打开车门弯腰要坐进车里时,她走到他的车头前方,邓西良一愣:“想念?”

“记者那边没问题吧?”

“嗯?嗯!”

“你很早就认识元浩了吗?”

“嗯!”

“早在认识我之前?”

“嗯!”

郑想念拉开车门坐进去说:“不走吗?”

车内的空气是沉闷的,默默的开了一会邓西良说:“想念不要怨恨元浩,他只是”郑想念打断他的话:“谢谢你,帮我挡掉记者。”

“你可以生我的气,恨我也可以。”

“我为什么要恨你?停车吧!”

“在这?我送你到,到地方。”

“不用,我就在这下,想一个人逛逛,你回去慢慢开。”

邓西良将车开走又绕回,他远远的看着郑想念伸手拦车,望着载她的车汇入川流不息的车流,直至看不清车牌再也分辨不出哪一辆出租是载有郑想念的车,他心里忽然就鼓足勇气下了个决定。他给郑想念发去一条信息:“我要结婚了,不要对我说祝福的话,谢谢。”

与其变成永不联系的陌生人,倒不如成为偶尔见面的“熟人”,即便是被她恨着也好。

郑想念看着这条信息后向司机报了医院的地址,果不出所料,江立行正坐在程红玉的床前,依旧像往常一样读着那本《山居岁月》。郑想念站在一旁安静地听着,氧气瓶里咕噜噜冒着气泡的声音,仿佛是配乐。

江立行合上书说:“红玉今天就读到这,我要和想念出去说会话,你一个人呆会。”

郑想念站起来拉开门,江立行先一步走出去,郑想念跟在他身后,直至到达顶楼平台。

江立行望着远处灿烂的灯火说:“看到远处的灯光吗?从前看到这样的灯光我就想小睿和他妈妈会在哪盏灯下?聊着什么?吃着什么?我伤害了他们,他们母子理应恨我一辈子。可是,我因为是个自私的人,所以我盼着他们有一天能原谅我,能和我一起吃顿饭说说话。我想让小睿以儿子的身份站在我身边,想听他叫我一声爸爸。我去他住的那家酒店见过他,他同我说他愿意回到我身边,他说他不能没有你。他对我说出他心底里最私密的情感,那一刻我觉得很幸福。谢谢你,想念。因为你我们父子才有了这样一次心平气和谈话的机会。”

“您是想表达什么?”

“去安静的郊外生活是红玉的愿望,我明知她不是真心原谅我,我也能感觉到她那天心情不对,可是我依然愿意满足她的要求。现在她这样睡在这,我很后悔,可是这样或许比醒着受审要舒服些,我尊重她的想法。这样的话我也对小睿讲了,警察是不会抓走昏睡不醒的病人的。”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我们很有缘,我的两个儿子都在等着你,你自己有好好想过哪一个对你来说更重要吗?他们在我心里都很重要,无论你选哪一个,我都欢迎你,但你觉得他们两个会相互谅解吗?”

“我明白了。”

“小睿为了你就算牺牲自己也是愿意的,因为知道自己的傻儿子会做些什么,所以红玉都抢着先做了。我不知道红玉是不是想成全你们,我对你说这样的话也希望你能理解。”

“我......我理解。”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理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