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章 命运的玩笑(二)

  当郑想念从白色的病房中醒来时,她心里唯一的期盼便是程元浩平安,赵文芝平安。

她从医生口中得知的情况真的是赵文芝平安,可是程元浩至今仍在搜救,整整一晚仍没找到。没找到代表着什么?郑想念希望代表着生,她努力让自己相信,自己并不完全了解程元浩,当时在海里她感觉无力的时候,是程元浩托着她,并往她口中度了气。对,她也有不了解他的地方,他什么时候学的游泳她不就不知道吗?他一定会没事的,他会游泳。

江开站在门外看着郑想念皱着眉,紧握着手机等待消息的样子,心绞着疼。他推开门坐到床上握住她冰凉的手,她用期待的眼神望着他问:“找到了吗?找到了对吧?”

“没有,救援队已经撤了。”

泪从她的眼眶里滚落出来,她紧抿着嘴唇,许久都不呼吸,江开怕她憋坏了,想要说点什么,或者将她搂进怀里,但他不敢动。他们就这样面对面坐着,直到外面慢慢的黑下来。屋里没有开灯,郑想念记起去宾馆看程元浩的那个晚上,他没开灯躺在大红色的被褥上,当时她不应该先开灯,她应该先抱抱他的,当时他抱着她的时候应该是怎样的心情?郑想念忽然感受到当一个你认为永远会在你身边的人,突然离开,原来是这样的让人害怕。

郑想念的哭是没有声音的,直到哭的睡过去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但江开分明听到了她心底里的喊声,每一声都让他坐立难安。可是他就那样坚持坐着,直到她睡过去。

赵文芝神智清醒过来许久都不敢睁眼,她是真的害怕了。她赵文芝在人前从不示弱,但当她闭着眼差点到达一个只有自己的世界中时她是真的害怕了。她心里明镜一般,江立行将TR如愿由江开执掌,他对她改变态度,他的每一分夫妻恩爱,皆是一种姿态,放下身段的姿态。就如他所说他是有私心的,他的私心就是让程元浩光明正大的走进江家,他的私心就是成全程元浩对郑想念的心。

可是他还不完全了解她,她是不能委曲求全的,她要得到就必须是完整的,她怎么能容忍他偷偷摸摸的去照顾程红玉,怎么能容许她的儿子在感情面前败在程红玉的儿子之下,那好比在她脸上扇耳光,她这一辈子不就是输在程红玉的感情之下了吗?

她可以一时选择迷糊,但不能天天生活在糊涂里,她要活就活的明明白白。她从小就是那样的骄傲,她怎么能在老了人生将要落幕的时候退缩呢?所以她定要杀杀程元浩的得意,郑想念是这世上最拿得住程元浩的把柄,从第一次见他们赵文芝便了解了。

所以她才愿意接受郑想念为江开的女朋友,做自己儿媳的人选。要知道她对儿媳条件的选择要求一直是很高的,她在赌,赌男人都是没有长性的,只要日后换掉就行了。

郑想念能捍卫她最后的骄傲,可程元浩为这女人真能豁出去,就这样消失了。这与她的想法偏差太大,他这样消失了,江立行怎么能容她?这几日的恩爱就要纷飞了,她等了半辈子的恩爱,她原本想杀杀程元浩的锐气,然后将这份恩爱一直假到坟墓里,现在看来她倒不如死在海里了。

二十几年争斗一段感情,赵文芝不清楚最后自己究竟是输是赢?

第一百五十章 命运的玩笑(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