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多疼才算疼

  还是孩子时郑想念经历过一次这样的惊险,她停在窗上眼前仿佛又浮起那日的情景。

当时正是放学的时候,小伙伴们成群结队的吵嚷着奔出教室,郑想念低着头夹在他们中间,目光透过厚厚的前留海,看到那个说妈妈不要脸抢了她男人的女人,站在学校门口眺望着寻找她。郑想念至今仍能清晰的感觉到当时那种致命的恐慌。

她匆匆转身,一直跟在她身边的汪美美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突然往回走,但却忠实的跟在她身边。郑想念说:“你先走,别跟着我。”

“我不,我要和你一起。”

郑想念不再回答,两个女孩脚匆匆地走到操场上,踩着院墙跟下的土堆攀上墙头,教导主任的喊声远远追过来,汪美美心一慌掉下墙头,郑想念也急慌慌的跳下来,脚腕处一阵痛,她顾不上查看,却将扭伤脚的汪美美背起瘸着腿一路奔到医务室。

郑想念若无其事的回家,然后又若无其事的上了三天课,直到脚踝肿到穿不上鞋,发烧到39度被送进医院。她一直没搞明白,脚踝怎么就那么容易裂呢?医生说这丫头真坚强,当时她想说其实真没太疼,这话最后没说出口是因为多疼才算太疼,郑想念分不明白。

汪美美却是真的怕了,她因为摔墙事件有了恐高症,安磊探出半个身子,从楼下的窗口接抱她进来时,她全身已经被汗浸透了,软在那半天缓不过劲来,安磊将她放到床上,用被子包裹的严严实实拥在怀里宽慰着。

郑想念却脚一沾地便从邓西良的怀里轻快的站起来,步子平缓地奔到浴室洗澡去了。邓西良安磊赵景秀均认为她是因为各方面的打击有些承受不住,想一个人在浴室里静一会。可实际上只十分钟不到她便脸色红润的湿着头发出来了,她是真的冲了澡,浑身漂着一股清爽的味道。

她打赤脚踩在地毯上,邓西良递过吹风机,她接着手指灵活的抓起头发吹着。安磊在汪美美耳边小声询问:“她没事吧?”

汪美美小声说:“我们小时候从墙头摔下来,她背着扭伤脚的我到医务室,医生给我治疗时我痛的想死的心都有,她却挺着开裂的脚踝上了三天课,直到发高烧晕倒住院,你说她会没事吗?”

安磊说:“也许以后会没事,但现在事很大,你要去安慰她吗?”

汪美美说:“不,她的脸上现在写着不要安慰我,我很好。”

室内安静的除了吹风机的嗡嗡声不再有其它声音,江开推门进来,直直的走到正在吹头发的郑想念身边,他自然的接过吹风机,郑想念也自然的接受这份温柔的帮助。

邓西良是在刘希然站在穿睡衣的程元浩与冷着脸的江开中间时出现的,他站在记者群外,看到他时赵景秀玄着的心先放了下来,安磊被现实情况变混乱的思路也清晰起来,他们一起悄悄得离开。

现在当刘希然与赵景秀小声讨论外面的情况,江开认真的帮郑想念吹头发,安磊在床上拥着汪美美的时候,邓西良又再次悄悄的出门。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多疼才算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