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在想什么

  周边桌上一直对程元浩垂涎三尺的美女闻听此言都露出失望嫉妒的神色,再稍远一点的客人也都投过好奇的目光来。

程元浩的语气有些无奈也有些负气:“你一定要这样大嗓门吗?”

“怎么不是吗?你九岁那年被一帮小子围攻,是我救了你,还把衣服借给你披着,不然你可能真的会光着屁股跑一整条街,想耍赖吗?我可是你的恩人。”刘希然的声音小下来。

程元浩望着刘希然喝酒的样子说:“你这样看起来像个酒鬼,是被安磊的酒庄泡出来了吗?”

“你以为安磊的酒不用付钱随便喝吗?泡出来?”

“你不是擅长蹭吗?”

“让你付一次钱就是蹭啦?别以为我不还,我出门没带手机也没带钱包,又被人放鸽子,你付一次很委屈吗?我会还的。还是你要翻翻我的包?里面只有卫生巾。”

程元浩再次无语,他站起来往外走,刘希然马上站起来拉住他的胳膊说:“我要回家,你顺路吧!”

“不顺。”

“不顺也得顺。”

“你有这劲头怎么还没把江开搞定?”

“你不也一样失败?”

程元浩抬手看一下表,不理会刘希然东倒西歪的脚步,快步下楼走到车里,等刘希然刚刚挨到坐位,便发动车子,刘希然无力地关上车门,闭起眼来,任他开到哪里,总之不会扔掉她。

程元浩坐在车里,任由手机执着的响着,直到第五次响起他才接起,他尽力让语气显得心不在焉:“有事?”

他的车停在离家不远的暗处,刚好可以看到郑想念急匆匆的脚步,焦急疲惫的脸色,但他耳边听到的郑想念的声音却是轻快且语音上扬的:“在家吗?”

“没有,在公司,准备开会。”

“噢!那我在家等你,一定要回来。”讲完这些郑想念甚至等不及程元浩那句:“知道了。”话音落下,便结束通话,她努力集结起来的神经只够支撑那么久,再多一句她就要露馅了。她实在太累了,连日守在医院病床前,几乎可以说是不眠不休,偶尔趴在床边眯一会,却并不能让神经完全放松。一双脚早已肿胀到发木,刚刚这样急行军样的奔跑,更感觉脚趾要折断般的疼痛。这些还算可以忍受,只是心因为听到那些话反复思量,反而成为一种折磨,她真的很怕。

怕什么?一会她觉得自己是了解程元浩的,一会她又觉得无法确定,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不应该和他怄气,他所有的脾气她都是可以理解和包容的,她觉得全部都是她的错,她只求他不要冲动做傻事。

程元浩盯着手机直到屏幕暗下来,他又摁亮,暗下来,再摁亮,反反复复。他看到郑想念蹲在距离大门不远的地方,低着头长长的头发遮盖她的脸,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因为不知道所以有些恐慌。

终于屏幕再次被摁亮时,他拔她的号码,她站起来用手将头发梳到耳后,清清嗓子接听:“这么快开完会了吗?”

“还没,你这几天,陪在妈妈身边辛苦了,好好睡会。”程元浩的语速很慢,声音似乎也有些气短。

“妈妈睡得很好,医生说也许过几日会醒来。”郑想念的声音听起来要自然的多。

“噢!”程元浩挂掉电话,心里不断重复着这个词“妈妈”,郑想念从不轻易说这个词,就算提到她自己的妈妈她也只用“她”来表示,实在不得不说时她也会用母亲来代替。而刚刚她回答他的问题时用了妈妈,他的眼睛里漫起一层雾气,手已经扣在车门上了,最终还是收回来,看着她走进大门里。

这次挂断电话郑想念的心稍安,她推开雕花的铁艺大门,看到邓西良执着喷头认真浇花的样子,脑子有些恍惚。这里是程元浩的家,她从未正式向程元浩介绍过邓西良是自己的朋友,当然不用介绍程元浩和邓西良也已经认识,但那种认识绝不是邓西良现在可以闲适地呆在程元浩院子里浇花的程度。邓西良和程元浩的认识是商业性的,而程元浩一向是不带商业伙伴到家里的。

第一百三十二章 在想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