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身份

  助理忙紧随其后说:“真的不在。”

“被逼撒谎很难受吧?”程元浩讲这句话时,手指已经果断的扭开了门把手,赵文芝正端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

助理脸色不佳地对着赵文芝解释:“总监,程总来访。”

赵文芝对助理挥挥手示意她出去,然后微笑着对程元浩说:“欢迎。”

程元浩说:“欢迎?你甭费力掩饰。”

两人视线冷冷相撞,像是要撞出冰渣来,赵文芝说:“明知不受欢迎还硬要出现?是不是有点自讨没趣?”

“看来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讨厌我?”

“是非常讨厌你。”

“你这么讨厌我得怨我爸,没有他我怎么有机会让你讨厌呢?”

“你是做足准备来吵架的吗?”

“不不不,我是好心来通知你,江家的二儿子要回来了。”

赵文芝用好笑的表情望着程元浩:“我们江家只有一个儿子江开,何时又蹦出个儿子来?”

程元浩也笑:“我爸会告诉你的。”

赵文芝冷下脸来说:“谁告诉我也没用,江家就一个儿子。”

“不想听我爸的,也许你可以问问律师,我们国家是讲/法律的。”

程元浩笑的很温和,可正因为温和,反而让赵文芝的脸色更冷,她高傲的望着程元浩说:“法律在我这也不好使。”

“噢,所以赵文瑞才会放火杀人啊!因为在你们眼中法律是摆设,可我相信法律是公道的。”程元浩说完,不等赵文芝反应便拉开门走出去,行至助理旁边还不忘微笑着说:“谢谢了!”

这句谢让助理的心情有些复杂,明明她就是努力撒谎阻拦的,怎么就赚的一声谢了,她不知道怎么回答这句谢,只好礼貌的说:“程总慢走。”而在程元浩走进电梯后,助理听到赵文芝办公室内传来一片乒乒乓乓的声音,她的心情也就更加复杂了,阻拦失败无疑是赵文芝心情恶变的直接原因。

程元浩走进江立行的病房时,江立行靠在床上闭着眼仿佛是睡着了,而江开正在为他用湿毛巾擦脚。听到门响江开回头,看到是程元浩,他并不说话,转过头仍旧转心自己手上的工作,口里却随意地吩咐:“去换盆水。”

程元浩立着不动,江开也不再开口,他将毛巾放到水盆里,然后认真地给江立行做着足底按摩,一只脚完成又捏另一只,他两只脚都捏完了,程元浩还保持着刚进门时的姿势站在那。

江开仍旧头也不回,但语气却有了几分命令的意思:“去换盆水。”

“为什么我去换?”

“这是儿子应该做的。”

“儿子?我是谁的儿子?谁是我的父亲?”

“我以为你是以江睿的身份来这里的。”

“我只会以江睿的身份走进TR。”

“在你以江睿的身份做任何事前,你首先是儿子。”江开将水盆递到程元浩手中。程元浩手上并不用力,江开也并不撤力,两人面对着面隔着父亲的一盆洗脚水站立着。

江开说:“当我知道舅舅做的那些事,我很恨他。当我知道你是谁,我又很恨爸爸,可当我在这里照顾爸爸时,我又很恨你,如果没有你什么都不会发生。我也恨我妈,如果她不将TR看的那样重,你或许会回来的更早些,有些错误就不必发生。”

程元浩说:“你最应该恨的人是你自己,因为你想念才受了那么多伤,现在是该一切回归正位的时候了,该受罚的一个也别想跑。”

“你说的对,因为我太胆小,太懦弱,才会让想念受伤,所以我现在要努力用我一生去补偿她。”

“你以为什么都可以补偿吗?如果当时想念和刘希然的爷爷一样死掉,你拿什么来补偿?”

江开松开握着水盆的手说:“TR会招开股东大会,时间订下来我会通知你。”

程元浩端着水盆说:“我会准时参加,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可以呆在想念身边。”

程元浩将水倒掉,毛巾拧干晾到衣架上,他刻意不去看镜子里的自己,他现在做这个,只是因为他要顶着江家二儿子的名号进入TR,既然用到了江立行赋予他的血脉,倒盆水还是可以的。

程元浩从洗手间出来,江开却并不在病房里,程元浩站到江立行病床前,第一次认真打查这个所谓的父亲。他睡着的时候,平日从眼内流出的掌握一切的从容冷漠被关在眼皮下,他也就显得没什么特别,只是两鬓有些许白发的男人而已。可就是这个男人,让自己和母亲苦了这么久。

程元浩望着江立行说:“我五岁那年重感冒,我记得那时你照料过一晚,刚刚那盆水算是还给你。我们两清了,但江家二儿子的身份我还是要用的。”

第一百二十九章 身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