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股东们的选择(二)

  赵文芝是在遵循江立行的风格行走,现在如果不是时间和事态迫在眉睫,而是由江立行亲自来主持江开接掌TR,赵文芝相信江立行一定也会让江开承受股东们的脸色,他要江开亲自评判TR到底有多少是站在他这边的。他要让江开自己想办法征服,要让他自己掌控让所有人仰视他的时机。

可是结果让赵文芝有些意外,她盘算了一辈子,终还是赢不过江立行。江立行这个男人是她的克星,感情上他让她受尽苦痛,事业上他也从不给她留余地。平局,如果赵文瑞在,她也只能以一票险胜,那也并不算光彩。

会议室里很静,静到只余呼吸声,江开仍旧保持着之前的表情,淡淡地却自有一种威严掌控着局面。赵文芝是在投票结果出来后才感觉到江开身上那股气息的,她心里略感欣慰,却又有些怅然若失,这个孩子太像江立行了。平局他也能掌握全场,事实上他从一进会议室便掌控全局了,他的表情态度隐秘却不失果断,不管在场的人怎样回避,都已经在无形中被影响。

赵文芝的神经松懈下来,从现在会议室里的气氛她几乎可以断定,如果不是江立行下了命令,现在绝对不是平局,江开是TR主人的事绝对定了。

会议室门打开的声音如同投入湖面的石子,惊扰了陷入沉默的股东们,他们的目光齐刷刷地扫向门口,赵文芝冷下脸来,江立行则满面笑意地坐在轮椅上,由助理推到江开身边。江开站起来从助理手中接过轮椅,将江立行推在主位上。

江立行拍拍自已身边的位置示意江开坐好,这时会议室才响起一片问候声。江立行始终微笑着,他的脸色看起来非常好,这么多年来这也是他第一次在这间会议室里微笑,可他笑的很舒坦自然。他说:“我给江开出了个题目,他给出的答案我很满意。我想是让他肩扛重任的时候了,诸位认为江开有这个能力吗?TR未来的主人需要各位的意见,也需要各位的鼎立支持。”

这次几乎没有迟疑,全票通过。江立行笑的更开了。江开站起来微微鞠躬,他说:“谢谢诸位,我想问个问题可能有些冒昧,但我想听到真实的回答,刚刚加入的半数投票是因为什么?”

江立行赞许:“问的好。”

姓项的股东说:“我来代各位回答,TR的主人需要有对挫折面不改色的肚量。”项股东说完会议室内赞同之声迭起。

与会议室里的气氛相反,程元浩被阻隔在江立行的办公室中。

程元浩很安静地坐着。可眼神却如同雷达一样扫描着这间古朴大气的房间,他的视线停留在一幅油画上,很抽象的一幅画。是个女人的侧影,挂在这间办公室里显的很突兀,但却又巧妙的中和了办公室里的古板,似乎是一种大胆刻意的设计手法。

程元浩眯起眼,这画中的女人虽然面目不清却带着一股天然的媚态,初看他以为是妈妈,可是与画中的女人多次视线相交,程元浩惊觉这个女人像极了赵文芝,不需要提问江立行,也不需要答案,程元浩就是清楚的知道,那疏远凌厉的眼神是属于赵文芝的。

江立行拦下程元浩时说:“你今天不适合出现,等你真正想好了,你想要回江家的方式,我会完全按你的想法安排。”

程元浩当时笑的没心没肺:“我有你的金牌令箭,我现在上去竞争合理合法,我手里的股份有这个份量。”

“我现在给你的只是借名股份,我想让你堂堂正正走进去,以江立行儿子的身份。你手里握着的要好好用,等到正式变成你名字的时候,今天那些不会发挥最大的作用。”

现在他等在这,忽然就发现一个可笑的事实,他的母亲坚持了二十几年要走到江立行的身边,甚至不惜赌上性命,只不过是自导自演的一出一厢情愿的闹剧。江立行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想要什么。江立行在母亲一辈子的爱情里只是个过客,江立行早就发现了自己需要的是个怎样的女人,程元浩觉得真是讽刺,他的出生本来就是个错误,现在竟然演变成了一次失误。

那又怎样?程元浩盯着那幅油画问自己,他说我就是要炸个火花四溅。

第一百三十五章 股东们的选择(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