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受了谁的指使

  郑想念停下拦车的动作,疑惑地问:“你认识我?”

“当然。”

郑想念对这个肯定的回答愣了愣,继而又明白了,她在报纸网络上屡次露面,有人认识很正常。

“你本人要比照片漂亮。”女人由衷的夸赞,并未让郑想念放下芥蒂,她依旧伸手拦车,嘴里却疏远而客气的说:“多谢。”

“正因为你这样漂亮,赵文芝才会下令杀了你吧?”

看到郑想念惊诧的神情,女人似乎很满意,她继续说:“可惜赵文瑞一辈子小心,过桥都要踩三踩,却信错了人。那个宋达一时心软只给你烙伤点脸皮,瞧瞧现在水灵灵的一点看不出来,也活该他会死了。我看你和江开很亲密?赵文芝这样面冷心狠的女人,会接受你吗?”

“你是谁?”

“你和那个程元浩那样纠缠不清,赵文芝那样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女人,本来就恨死程元浩了,我劝你还是趁早断了和江开的念头,姐姐我年长你几岁,好心劝你。”

“你到底是谁?”

“我就不懂了,你身边放着个为了帮你恢复容貌不惜将母亲仅存的积蓄败光,最后还逼得母亲嫁给个半入土老头的程元浩不抓牢,反而对抛下你自己逃生的江开笑脸相贴?!妹妹你的脑子里是怎么想的呀?江开的妈妈当年可是怕极了你红颜祸水才对你痛下杀手,看看你现在这张俏脸,应该与毁容着没多少分别,可怜程元浩的一片心啊!”

“你到底是谁?受了谁的指使在这胡说?”郑想念的声音高起来,却带着颤音。

“我是谁?呵,我想你完全有理由相信我说的话,我是赵文瑞的前女友,我刚刚说的这些真相,都是赵文瑞亲口告诉我的掏心窝子的话。”

夏橙见郑想念眼里含着泪水愣在那,笑笑说:“可怜那程元浩,难道就这么白白将你拱手让人吗?那也太不男人了吧?”

似是一语惊醒梦中人,郑想念急急拦下一辆出租车,撇下满面笑意的夏橙,匆匆离开。

直到那辆出租车完全离开视线,夏橙才仪态万方的走到路对面的西餐厅,在二楼靠窗户的位置一直有人静静地望着刚刚的画面。

夏橙走到二楼靠窗的位置说:“我都按你的要求讲了,钱最好一分不少的打过来,我可是为你说了不少好话。”

“放心,一分不少。”

“如果你耍赖的话,我可能会一不小心说**什么,如果那丫头知道她所受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妈先想撞死江开引起的,那......”

“这话你不该说,你应该也知道多说无益。”

冷硬的声音逼得夏橙有些心慌,她干笑着说:“别生气,我保证忘的干干净净。”

程元浩拿起红酒瓶,缓缓倒入玻璃杯中说:“喝一杯吧,算是对你的答谢。”

夏橙笑着端起酒杯,刚到嘴边,一个灵动的声音飘过来:“真的是你?”

夏橙放下酒杯,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程元浩的眼睛望着夏橙刚刚放下的酒杯,心里空落落的地方突然饱胀起来,夏橙不应该说那样的话,那些话让他觉得不安,谁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何时何地又会乱说?这杯酒将是最好的封口方法,但是夏橙却站起来礼貌地对他说:“改日再喝吧。”

改日?谁和她改日?他说:“喝完再走。”

刘希然却已经带着一个热黏黏的微笑走到桌前来,她笑着对程元浩说:“好巧啊!”然后她转身冲随后的服务生说:“这儿结账。”

夏橙笑着站起来说:“我先走了。”

程元浩望着刘希然眉间闪过一丝不悦,他从钱包里抽出卡递给服务生,然后对刘希然说:“别坐下。”

刘希然似乎没听到般理所当然的坐下来说:“谢了。”

“我们什么时候熟到可以为对方付账的关系了?”

“怎么?不可以吗?”刘希然端起夏橙放下的那杯红酒。

程元浩面无表情动作却温柔迅速地将那杯酒拦回自己手中说:“喝的还不够多吗?”

“这句话有点像样了,这里再来瓶酒”刘希然笑着向服务生招手。

服务生将卡递回到程元浩手中,并同时向刚加的杯子里注上红酒,程元浩不再说话,刘希然却盯着程元浩说:“你温柔起来也透着股冷酷的味道,怎么修炼的?”

“我们熟到可以讨论这些了吗?”

“喂!”刘希然突然提高嗓门:“你光屁股的样子我都见过了,你说我们熟到什么程度?”

第一百三十一章 受了谁的指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