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慢点喝

  邓西良转过身,眼含笑意与她打招呼:“回来了?”

“嗯!你怎么会来?”说实话,郑想念这段时间的生活实在有些混乱,脑子也一向是不清闲的,似乎总有许多事需要去想。所以还真有点疏远了和邓西良的关系,本来她就不怎么擅长人际交往,再加上邓西良与她的交往也类似于那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状态,所以她首先对自己进行自责,反而忘记了邓西良从前也会偶尔给她打电话的,而最近他从没来过电话。

郑想念是很喜欢与邓西良做朋友的,他们不必过多的交流,他便能懂她的意思,很知心,相处起来很舒服。

邓西良关掉水笼头说:“这家的家政阿姨说你今天可能会回来,所以我就留下来等你了,这几天一直在医院吗?你看起来很累。”

“是有些累,可是累又睡不着,像是飘着。”郑想念笑的有些无奈。

“是趴着将胳膊压麻了吗?”

“这你也能知道?呵......”

邓西良笑笑,跟随郑想念走进屋里,想念倒两杯冰水端到客厅,邓西良端起来一口气喝光说:“这个太冰了,不适合熬夜后的肠胃,可以泡你平常喝的花茶吗?感觉那个会好些。”

“我们两个到底是谁熬夜了?”

“要订婚了心情如何?”

“邓西良你讲话太有跳跃性了。”

“有吗?就是觉得你的问题不需要回答,你的黑眼圈还不够明显吗?”

郑想念停下倒茶的动作认真地望着邓西良说:“真不像邓西良的语气,你呢?现在心情怎样?是晴是阴?”

“多云。”

郑想念笑起来:“你这样一本正经的回答,真是有点让人忍不住想笑。”

“郑想念别岔开话题,你想好了吗?”邓西良看着那些被水冲泡过的干花,在热腾腾的蒸汽中活过来。

郑想念再避开邓西良的问题,她说:“我们好久没聊天了,还记得第一次在花室认识的时候吗?”

邓西良喝口茶说:“记得,永远不会忘。”

“我也是,因为儿时感受到的不好太多,所以总喜欢记忆一些美好的东西。可现在发现想保留积攒的太多了,也是一种负担。每样都保留,并不能。你说那些轻轻松松便有许多美好记忆的人,会怎么做?”

“他们会记得让自己痛苦的事,因为美好的事情太多了,不是说物以稀为贵吗?苦恼对他们来说反而珍贵。你这样的感慨是因为江开和程元浩都给过你美好的记忆吗?”邓西良边说边拿过郑想念倒水的杯子:“慢点喝,想和你多聊会。”

郑想念笑:“又不是酒,不会醉。实话实说,我在十年前第一次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在我失去记忆的这十年里也常常在梦里模糊的想起,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有些迷茫了。”

“对程元浩不是喜欢吗?”

“因为一直呆在一起,所以没有想过,好像在一起是应该的,互相关心是应该的,担心他是应该的,看着他快乐是应该的,就是不知道分开是不是应该的。”

“我不会给江开投票,他不值得我信任,能放手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难道他当时留在那里,与我一起葬身火里才是对的吗?有时我会想,也许我希望他逃走,如果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的话。我那时的生活是那样的绝望,妈妈丢下我,回家四处都是唾骂我的人。”

“所以是程元浩让你的生活有了光彩。”

“是,感谢上天让我遇到他,所以我不希望他受伤,也不想他......你怎么知道的,关于着火的事?”

“赵景秀可是我的女朋友,江开是我女朋友的哥哥。”

“景秀是个好女孩,好好待她,你会很幸福的。”

“怎么做到的?赵文瑞对你做了那样不好的事,你却还对她的女儿真心相待,对身为赵文瑞外甥,放弃救你而逃跑的江开真心原谅?不该一起讨厌吗?怎么做到那些的?如果是我杀了他们的心都有。”

“我小时候特别害怕那些讨厌妈妈的人用脏话来骂我,用鄙视的语气假意同情爸爸。我希望他们可以看到我是懂事学业优秀的好孩子,妈妈做什么都不代表我。有时人们会羡慕,别人拥有不一样的独特思维,却不明白,那些后面有怎样一段故事。”

郑想念的声音越来越低,邓西良也不再接话,只是沉默着,许久邓西良才说:“所以才不知道怎样选?因为在那个时候,江开是除了汪美美之外,唯一一个你真正与你平等交往的朋友,我说的对吗?可是程元浩呢?你不知道你也是他寂寞的人生里,唯一闪光的温暖,你们应该在一起。”

邓西良以为郑想念睡着了,哪知隔了许久她却嘟囔一句:“因为害怕......从没......坦诚”

意识里郑想念还想说点什么,可是脑子里已经是一片浆糊。

邓西良将那套精巧的玻璃杯子洗净,放回柜子里。犹疑很久才离开,其实他还想再和她聊会的,所以才会提醒她慢点喝。

第一百三十三章 慢点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