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又要起风了(二)

  刘希然头也不回地说:“别用你的想法理解姐,姐怕你理解错了。”

“最后还是姐姐。”

天真的下起了雨,程元浩躺在车椅上仰望着雨水从墨色的天空中洒下来,扑到车窗上,和着擦窗而过的风,呼呼地,扰去他一夜的清静。

程元浩真不是特意来等什么,只是不知道应该去哪。家?有郑想念的地方他称之为家,如今郑想念离家,他实在不知道应该去哪?他也没有勇气进去安磊家,他知道只要进门,就会与江开碰面。而在安磊家里,江开的出现是理直气壮的,程元浩的出现却是需要勇气的。

医院的电话号码再次闪在手机屏幕上,程元浩将手机重重地摔到后车座上,任其闪烁。他不想去医院,他觉得妈妈背叛了母子间长久以来的盟约,虽然他和妈妈从没有定过什么,但他心里觉得是有的,那是他们共同坚持的东西,而妈妈没有和他商议就私自破坏了。

背叛在程元浩的认知中,有两个答案,一个是丢弃,一个便是毁掉,可是程红玉是妈妈,他只能选择躲避,随便医生怎么办,总之账上有钱,他们会治疗下去。

程元浩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烦乱的敲打着,终于安磊家的电动门开启,一辆车从里面开出来。郑想念开着车窗,嗖的从他车窗边闪过,有时就是这样,再熟悉的面孔有时也可能面对面错过。

程元浩发动起车子,紧跟在郑想念后面,他就知道他沉得住气不接医院电话,郑想念则不能。

程元浩一路随着郑想念的车来到医院,悄悄地站在病房门前,透过宽大的玻璃望进去,郑想念嘴巴开开合合,听不见讲什么,但表情是相当焦急认真的。

程元浩看到妈妈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郑想念很温柔地用毛巾擦着妈妈的脸,并用手指温柔地梳理着妈妈白色纱布外的头发。

待给程红玉清理完卫生,郑想念拿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熟练的操作着,似乎是在往里输一条短信,程元浩摸出手机准备着。许久,直到郑想念脸上露出微笑,他的手机依然没有任何提示的沉默着,程元浩面无表情的收起手机。

郑想念的信息的确不是发给程元浩的,她是在回复汪美美她已安全到达医院,而汪美美回她一句:郑护士真是龟速,我的眼皮都困得张不开了。

郑想念又回一条: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好好睡!我一早就回去,麻烦准备早餐噢!

汪美美回她:“不如说直接点,麻烦给江开准备早餐噢!”

郑想念笑着抬起头,眼神掠过窗子,她打开门,走廊里空空的没有人,程元浩去哪了呢?等她关上门,程元浩从暗影处闪出,快步离开。

其实汪美美并不是郑想念出门启动车子的声音吵醒的,她的睡眠质量一直超好,一般的声音是不容易吵醒她的,但江开没敲门就响在耳边的声音真不是一般的声音,她吓得直直坐起来。

江开却并不关心有没有吓到她,只是紧张地问:“看到郑想念了吗?”

“噢!刚刚......在梦里......”安磊镇定地闭着眼无力地回答。

汪美美却是穿着睡衣飞到庭院里,发现车库门一着,才镇定地回答:“去医院了。”

江开边发动车,边问安磊:“你梦到了什么?”

“你们大婚。”

“谢谢!不愧是哥们。”

“不用客气,是个很糟糕的婚礼。”

汪美美冲着车窗里江开绿了的脸说:“梦都是反的。”

安磊从背后搂抱住汪美美,嘴巴凑到她的颈窝里说:“郑想念是想逼疯两个男人?”

“假如想念果断地放下十年亲人般存在的程元浩,江开才应该闪开,那样才是无情无义。”

安磊轻捻着汪美美的耳垂说:“有道理,可是总要做出选择吧?”

“你这样的贵公子不会明白那种感觉,生命里从来没有一样东西是确切的安全,因为知道被伤害的痛,所以才更想努力维护,希望每个人都平和。”

“听你这样讲最累的好像是郑想念。”

“所以你现在乖乖的去睡,我要等想念平安到医院再去睡。”

安磊悲呼:“此刻最惨的人是我啊!”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又要起风了(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