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章 谁更重要

  车飞驰出去,后视镜里可以看到阿姨与那几个制服工作人员道别的情景,但司机更关注此刻郑想念苍白的脸色。程总让他好好照料郑小姐,郑小姐的一切动向都要如实汇报,可是郑小姐却从来不坐他的车。程总又说一切按郑小姐的意思办,不必主动让她用车,也不必跟着她,不必汇报郑小姐的动向了。那么现在郑小姐主动坐上车了,他需要汇报吗?

应该不需要汇报了,因为司机在医院里也看了同样脸色苍白的程总。

郑想念奔到抢救室门前的时候,程元浩已经从最初的撕心裂肺的恐惧,担忧中挣脱出来,他脸上的表情是一种木然的冷酷,但在对上郑想念担忧的眼神时,他整个人忽地就坍塌了,他无助脆弱到不堪一击。

他将郑想念用力的揉进怀里:“她根本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她总是自以为是。”

因为之前对着紧闭的急救室大门哭了太久,程元浩的嗓子有些沙哑,郑想念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他,只是用手指婆娑着他的头发。她没有察觉,这个动作正是程元浩常常对她做的,那么当程元浩用手指轻柔着她的头发时,他心里该有多少话不知怎样同她讲呢?

郑想念在接到程元浩电话的时候,心里那堵别扭的墙一下子就崩塌了。来医院的路上,她每一秒都在担忧程元浩,因为她知道在他的生活里最重要的只有妈妈。她不知道的是当程元浩看到她急急奔来的身影,他原本痛到麻木的心又有了知觉,在他的人生中除了妈妈最重要的便只有她。

在郑想念来医院的同时,江开也开着车飞驰而来,他急乱的脚步越过郑想念和程元浩相拥的走廊,又匆匆退回来,他站在走廊一端望着另一端紧紧相拥的两个人,他没有看错的确是他们,但感觉却像隔着一个世界,他进不去。

“这就是你想要的人?”赵文芝清冷的声音从江开身后响起。

江开迈开步子让自己和自己的视线都离开走廊的另一端,“爸爸怎么样了?没事吧?”他的声音略略有些走音。

赵文芝走在他身侧,脸上没有丝毫焦急悲伤的痕迹,只是高贵的身影里比平时又多了几分傲气,是那种目无下尘的孤傲。江开望着自己母亲那张妆容无懈可击的侧脸,突然就失去了表达的勇气,或许妈妈根本就不需要他的安慰,甚至比起他此时此刻心急的想知道父亲的状况,妈妈更关心他对郑想念的态度,或者更关心如何封锁媒体消息,又或者她在愤恨,郑想念与程元浩拥在一起的画面让她永远要赢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她在愤怒的同时也在想着如何扳回这一局。

“爸爸伤的严重吗?”江开没心思关心别的,在到达父亲身边时他仍旧希望妈妈能给他什么信息。

“你到底有没有搞定那个郑想念,天下人都将她看作是你的未婚妻,现在她却呆在别人怀里,原本为你选好的那些身价匹配的姑娘都退避三舍了,你最后再来个竹篮打水一场空,我告诉你江开,你现在必须让她成为你的人,哪怕你将她娶回来再扔了,她也不能跟了程元浩。”

“妈,在你心里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

“我现在说的就是最重要的,你给我听好了,除了将郑想念名正言顺的变成你的人,就是守护好TR,这是我和你舅舅搭上一辈子为你守护的东西,你如果敢丢了,我马上就死在你面前。你现在马上去确定媒体是否已经知道了你父亲受伤的事,务必封锁一切消息。”

“妈,我是来看爸爸的,我现在连病房门都还没进,我还不知道爸爸到底怎么样了,你让我去哪啊?难道爸爸在你心里还比不上那些重要吗?”

“你爸在你心里有那么重要吗?从十年前你离家,你和他在家里见过几次面,心连心的谈过几次话?”

“很重要,就算十年一面不见,也很重要,比TR重要。”

“比郑想念也重要吗?”

“妈,你们对我都很重要。”

江开推开病房的门,江立行腿上绑着白色的绷带,身上插着各种管子,就像电视里常出现的情景,象征着心跳的曲线跳动着,他的心稍安,却并不平静。

第一百二十章 谁更重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