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真正担心的人

  这里躺着的是平日里冷静沉稳到有些淡漠的父亲吗?是那个指挥着TR不断向前的父亲吗?原来父亲睡着的样子是这样的,脸上那些皱纹看起来还挺亲切的,可是苍白的脸色也让他显得那样脆弱,归根结底父亲也只是世间的平凡人。

江开总以为父亲是不会生病不会死的,但是这一刻江开觉得死离的父亲那近,真是太可怕了,他从没有想过有一天父亲会离开自己,他总觉得有父亲会永远存在他的生命里,江开感觉到了恐慌,可是站在她身边的母亲却显得那样淡定,淡定到仿佛床上躺的人与她无关。

“妈,你到底为什么嫁给我爸?”

“你不是知道吗?商业联姻。”

“真的吗?我只记得小时候你常常在书房临摹爸爸写的字。”

江开离开很久,赵文芝仍旧陷在他最后那句话里,她的确干过那样的傻事。可是江立行何时在乎过她对他的感觉,他不就是那样接受这段婚姻的吗?“我们只要各尽自己的本份就行了。”新婚之夜江立行就是用这句话向她宣告的,这便是她这一辈子婚姻的面貌,她现在正按着这句话走,可是她的儿子认为她错了?先错的那个人绝对不是她。

医院楼顶的风吹的很凶,郑想念的长发凌乱的飞舞着,程元浩整个人紧靠在栏杆上,一言不发的望着远处,远处的天是铅灰的,可是铅灰色下的城市却是喧闹华丽的。

“阿姨一定会好起来的。”郑想念的声音被风吹的有些虚飘。

“把我妈变成这样的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他们谁都别想逃。”

“元浩,别这样,只是意外,阿姨一定会没事的。”

“有事更好,一了百了。”

“程元浩我知道你难过,可是不要胡说。”

程元浩握住郑想念的手说:“我恨妈妈,她自私你知道吗?她从没想过我要的是什么?她只是按自己的心意,我顺着她的心意,可是她还是抛下我,我从小就害怕她这样。可是现在反而觉得好轻松,没什么,真的,不用提着心过日子挺好的。想念我现在只有你了,你不要离开我,答应我好吗?”

郑想念望着他恳切忧伤的眼睛说:“我当然不会离开你,我们是亲人。”

程元浩听到郑想念用的是“亲人”,他心里有些抗议这个词,可是事实似乎又是如此。他实在无力在此时辩论这个词,将她拥抱入怀,现在她在自己身边是最重要的。

“阿姨是怎么受伤的?”

“从山上滚下来。”稍停程元浩又补上一句:“和江立行一起。”

“什么?”

“江立行也住在这家医院里,不过他伤得比我妈轻多了,腿部骨折?他最好祈祷他的后半生永远不能动,不然我不会轻易饶过他。”

“元浩你能不用这种方式说话吗?我觉得自从遇到江开你就变的......为什么阿姨会和江立行在一起?你们与江立行到底是什么关系?”

“怎么了?担心了?害怕江开会受伤?呵,他们江家每一个人都要付出应有的代价,他们让我妈妈承受了什么,我就让他们加倍。”

“程元浩!你冷静点!我知道你心疼阿姨,可是你不要这样,你们到底和江家有什么纠葛?赵文瑞当年甚至......不对,不管什么纠葛,都不值得你这样。你现在是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知道吗?”

“郑想念你就那么担心他吗?我现在有多难过你知道吗?当年他们甚至要杀了我。”

“我问过你就在前些日子你生病的时候,我问你当年那些人为什么追打你?你知道他们是谁吗?你是怎么回答我的?你说不知道,忘了吗?程元浩我们认识十年,我觉得我不了解你,真的。他们为什么这样对你,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你脸部受伤让别人嘲笑,因为你就算因为恐惧失去了记忆,也会在梦里哭,我就算拼尽所有也要让他们都受到惩罚。”

泪流进郑想念的嘴里,合着风又苦又冰,她深吸口气说:“因为我吗?只是因为我吗?如果是因为我程元浩请你放弃,我不需要你为我伤害任何人,我不需要你去做任何的牺牲。我只希望你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曾经的那些我都会忘掉。不管是因为谁,落到我身上便是我应该经历的。我现在很好,因为你对我的好我这十年非常幸福,我的脸现在与之前也没有什么分别,别再执拗下去,好吗?”

程元浩握住她的双肩将她用力摁到楼沿边的栏杆上,他一字一句地说:“江开就那么重要吗?让你做出这样的选择。”

郑想念任程元浩摁着,双眼望进他的眼里说:“程元浩你一点都不了解我吗?还是你听不明白我的意思,我现在真正担心的人是你啊!”

程元浩望着郑想念眼内滚出的大颗大颗的泪珠,手上的力气全部消失,他只是固执的撑在那做样子,此时郑想念也完全可以推开他,而她也只是用一双盛满泪水的眼望着他。

“程元浩,松开她。”江开站在天台入口处,吼完这声便大步向两人走过来。

第一百二十一章 真正担心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