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家的味道(二)

  江开最喜欢舅舅带着景秀来家里的时候,那时餐桌的话题永远围着景秀转。虽然不热烈,却不至于冷场。可景秀大了之后,就严厉声明讨厌在饭桌上听到任何与自己关联的字,她厌倦了像洋娃娃一样坐在餐桌前,当大家的丝带,拉来扯去太累了。

当然,这种集体用餐也随着江开的长大,而慢慢消失。他们一家人只有在商务餐会上才像一家人,爸爸温和,妈妈优雅亲和,他显得体贴父母。特别是出了火灾事件之后,江开被输送出国,坐在他对面用餐的人,从那时起只有舅舅出现的最频繁,电话另一端出现频率最高的也是舅舅的声音。

正是因为他家里的特殊氛围,江开从小在饭桌上便练就了躲闪的神功。就是现在他也越来越熟练的躲闪着,在郑想念面前开心的躲避着两人已经共知的事实,从容的假装不记得舅舅当年的错误。

在舅舅面前努力躲避自己随时想声讨追问的真心,甚至努力躲避想挥舅舅耳光的冲动。

江开今晚真是吃撑着了,他悄悄地走到院子里,屋内传出安磊与三个女孩子欢快的笑声,落地玻璃窗内明亮的灯光也很温馨,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离郑想念那么远。

江开低下头,闪亮的手机屏幕上是郑想念的短信:“不要担心,你爸爸一定会平安。”

这样慧心的女孩他怎么能只站在远处看着她,可是他真的感觉到,他越走近她就越伤害她,他很怕再伤着她,他到底怎么办才好呢?

“吃撑了吧?”

江开收起手机,转过身,郑化先拄着盲杖站在他身后,明知他看不见,江开依然努力笑着说:“有点”。

“我听美美讲,你在记者面前很维护想念。”

“都是我的错,让想念为难了。”

“想念小时候最怕的事就是人扎堆凑在一块,遇到成堆的人她总要绕着走,实在绕不过就低着头跑,到家的时候总喘个不停。流言蜚语在想念心里估计就是你现在吃撑了的感觉。”

“伯父对不起!”

“天又要起风了,起风是天的意思,关好门窗是人的意愿。”

刘希然从屋里出来,仰头望天说:“伯父真厉害,天是阴的很重。江开送我一下行吗?安磊找一媳妇是越来越没待客之道了。”

郑化先呵呵笑着:“安磊给希然带上把伞。”

“不用了,伯父再见。”

郑化先说:“天气不好的时候就要做足准备,这叫未雨绸缪,你们年轻人千不要觉得自己身体好淋点小雨没事,秋雨凉的很。”

江开说:“伯父说的是,我去拿。”

江开给刘希然打开车门将伞放进车里,随后嘱咐说:“慢慢开,到了来电话。”

刘希然撇撇嘴说:“不要对我这么体贴,你的体贴最要命了。噢,我觉得叔叔的伞似乎不是送给我的,你觉得呢?”

“我从第一次与他对话,就总是似懂非懂,你听懂了吗?”

“不懂,但似乎不讨厌你,加油吧!”

“谢谢!”

刘希然发动起车子说:“少矫情了。”

看着刘希然的车子走远,江开从大门口走至屋里,却觉得胃里撑的更厉害了,胀鼓鼓的像是充满了气的气球。

灰黑色的天色更显得院子里的灯光暗淡,客厅里倒是明亮,却空无一人。因为常常来江开在安磊家有一间固定的卧房,但他走到房间门口,脚却收不住的迈入了旁边的房间。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家的味道(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