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七章 女人就是奇怪(二)

  江立行带着医生连同在门口遇到的江开,同时愣在门口,赵景秀却已带着惊喜喊道:“妈。”

被赵景秀称为妈妈的女人,盯着夏橙一字一句地说:“出去。”

女人就是这样奇怪的物种,当赵文瑞健健康康意气风发的时候,她避而不见。在这样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情况下她反而回来了。

赵景秀挽住妈妈的手臂仰着头略带些撒娇地说:“妈,我想你了。”继而又换上厌恶的表情对夏橙说:“没听到吗?我妈让你出去,我不想再说那个Gun字。”

江立行不理会女人们的纷争,只沉声对愣神的医生吩咐:“做检查吧。”

夏橙呵呵笑着说:“赵文瑞恭贺你一家团圆,也祝你早点归西。”

赵景秀要出口还击,被邓西良挽住肩阻止了。

夏橙却并不领情,在门口与江开擦肩而过时,她停下来一字一句地说:“知道害你差点被火烧死的人是谁吗?就是你舅舅。”

赵文芝喝道:“闭嘴,别不识好歹。”

夏橙不以为然地说:“看吧!你家里的人都是土匪一样。”

说完看到江开平静无波的面容,夏橙好似失望一样说:“我还以为江开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原来也不过如此。那个叫郑开心的女人还好吗?至今你舅舅都后悔没有杀死她。”

赵文芝面无表情地重复:“还不滚吗?”

江开依然面色不改,江立行的目光却已经若有所思地凝聚在夏橙身上,夏橙笑着迈着轻快的脚步出去。

所有人都因为夏橙最后的这些话沉默,只有赵景秀咬着牙说:“疯女人,属狗的吗?乱咬人。”

夏橙人已出门却仍不客气地回应:“我属狗,你爸属狼,我们是天生一对。江开,我这里还有劲爆消息,需要就来找我。”

赵景秀回她:“快滚!鬼才相信你的话。”

夏橙冷笑着说:“赵文瑞你害怕吗?”说着却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江立行注意到赵文瑞原本没有血色的脸色,泛起异样的潮红,他的心微微下沉。医生却如同没有长耳朵一样,面色如常地向诸位呆立的病人家属介绍着刚刚检查的结果。

夏橙迈着有力的脚步走出医院,一辆出租车停在她身边,车窗落下一条窄窄的缝,一个温厚的声音响起:“小姐,我觉得你现在需要搭辆顺风车。”

刚刚夏橙在的时候,病房里的每个人都仿佛上了发条,亦或是喝了60度的“闷倒驴”一般,神经都极度紧张或涣散到发狂的地步。每个人都恨不得唾液乱飞,一吐为快,每个人又都似翘着毒尾的蝎子,逮谁蛰谁。

此刻喧哗过后,又突然沉默的像了无人烟的沙漠,空气干燥的可以喷出火焰。除了那些专心侍弄赵文瑞的医生,所有当事人又都如同阳光下的粉尘,明明存在却各怀心事的悄无声息。

天知道,他们是下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看起来神闲气定,以至淡定到如同枯木一般。不知道刚刚他们听到的那些话在心里是怎样的发酵,反正无法使用语言交流的赵文瑞,此时正努力将自己的目光与赵景秀的妈妈艾丽交织着。

刚刚那些话没有让他感到恐慌,他早就为这一天做好了准备,更何况他躺在这里如同废人般的模样,又有何可惊慌的?他此时只是关心一点,艾丽这个女人她是怎样想的?她为什么在他这样狼狈的时候回来了?这个女人他一辈子都未曾真正了解过,躺在病床上的这些日子,他的时间突然空下来的这段日子,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她。这突然属于他自己可支配的时间里,他明白了一个深刻的事实,他爱艾丽,他这一辈子只爱过这一个女人,而她现在就站在他面前。

他用眼神问她:“为什么回来了?”

她亦用眼神答他:“你不需要人照顾吗?或者你想让我的女儿天天陪在床边?”

他的神情有着太多的不确定:“你的意思?可是......”

医生识趣的站到一边对赵文芝汇报病情,艾丽则冲赵景秀招招手说:“景秀,过来,帮你爸爸将枕头垫高点。”

景秀如梦初醒般应了一声“噢”便走上前来,邓西良却已经告急也一步伸出手来,艾丽微微一笑说:“邓西良?”

“阿姨。”

“我女儿很傻,但很执着,请你好好待她。”

邓西良应道:“是。”

“景秀,我女婿向来就这样木木的吗?”

景秀微微一笑说:“一直这样。”

艾丽呵呵笑出声来说:“赵文瑞你总算做对了一件事。”

邓西良的脸色微微泛红,他的神色一向收放自如,所有的情绪都掩盖在心底最深处,可是面前赵景秀的母亲却像一盏闪亮的探照灯。

江开望关病床前温馨的一幕,默默地转身,从夏橙惊人的语句爆发开始,舅舅始终没有望他一眼。

第一百零七章 女人就是奇怪(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