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记忆中的人

  听到这句话程元浩才仔细打量了一下受伤的女主角,看起来有点面熟,可一时又记不起,他微微翘翘嘴角说:“需要我扶你吗?”

刘希然坐进程元浩的车里,扭开一瓶纯净水喝了两口问:“要不要喝?”

“不用,谢谢!”

“真的不用?喝上几瓶多上几次卫生间什么烦恼都扔在那了,比起酒健康还美容,真的不考虑?”

“呵,你可以带着你怪癖似的观点保持沉默,劝你一句,我中途不停车。”

刘希然不以为然的笑笑:“谢谢你送我回家。”

车子按照刘希然输入的导航静静地行驶着,除了偶尔导航的提示音,两人真的没有再做交流。车停在目的地时,程元浩坐在车里,看着刘希然潇洒的迈着步子,打开那扇油漆的木质大门,墙头上探出苍翠的枝条,程元浩记得这个地方。

刘希然将钥匙插进钥匙孔之后,潇洒将喝空的水瓶投到大门旁边的垃圾桶里,砰的一声,程元浩望着水瓶落下的弧线,忽然灵光乍现。

车缓慢的行驶在公路上,程元浩单手开车,一只手伸出窗外,风轻柔的穿过指尖,他的记忆随着这微凉的秋风被带回到随妈妈四处搬家的日子,那时他的生活里还没有郑想念。

他每一次搬家,都是因为妈妈不愿意他承受野孩子的称呼,不愿意他受屈辱和嘲笑。可是每一次搬家不久那种谣言便又闹的热火朝天,那时程元浩觉得世界真小,小到他和妈妈无处容身。

但有一次他遇到了与自己同样境况,只有妈妈没有爸爸的孩子,与他不同的是,她没有受到欺负,而且那些孩子们与她玩的很好,程元浩当时第一次思索是自己哪做的不对,让别人讨厌吗?

也是这样凉风习习的夜晚,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路灯下,盯着自己被拉长的影子。他看到一个影子渐渐靠近自己,他很紧张。整个人都绷紧了站着,那个影子却在靠近他之后,递给他一瓶水说:“有什么好怕的?谁也不是没有爸爸就可以来到这世上的,你越怕他们便越欺负你。你只要自己觉得无所谓了别人也就失去兴趣了,难道你真的认为自己没有爸爸吗?即便不在身边你也是有爸爸的。”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稚嫩,但绝对铿锵有力。

“没有爸爸很自豪吗?”

“听不明白吗?我有爸爸,我不需要别人承认我知道就行。孙悟空连妈妈也没有,不照样是齐天大胜?你傻吗?”

程元浩就这样笑了,他甚至开玩笑说:“我天天看你抱着水瓶,你这减压的方式挺不错的,上几次卫生间烦恼就全没了。”

“怎样?你偷偷的在模仿我吗?”

想到这里程元浩坐在车里笑了,他在手机上摁下三个字:好多了。

郑想念收到这三个字时,江开正与她坐在TheOne的二楼吃东西,偌大个餐厅只有他们两个人,但灯光却打得特别亮。

郑想念低着头对着这简单的三个字看了许久,她在三个小时前发短信问程元浩:身体好些了吗?三个小时没有回复,原以为他在怄气不回了,此时却收到了这样简单的答案。

江开端着两杯咖啡从柜台后面走过来,他放下咖啡,伸长脖子假意去看手机屏幕:“谁?看的这样专心?是美女吗?”

“我可以认为这句话是在吃醋吗?”

“我又没问是帅哥吗?”

“的确是帅哥,呵呵......”郑想念说完便专心致志的对着手机发出一条:早些休息,晚安!

江开撇着嘴说:“不像话我是不是也应该找位美女来圆圆场啊?”他边说边将手边的平板电脑移向郑想念:“今天的活动算是圆满结束,看看,这是今天法国浪漫游的女主角。”

郑想念喝口咖啡说:“那岂不是有福了?陪美女去浪漫的法国。”

“当然,想想就兴奋啊!”

郑想念放下咖啡杯,笑着拿起平板电脑,那一刻她仿佛被施了定身术,浑身麻木,脑子却混乱的飞转着。

程元浩说:“我真的不知道,我说了,如果知道一定杀了他们”,程红玉说:“江立行你好狠!儿子你要干什么?她是和江开在一起的女人,你给我记住凡是与江家沾边的都不是好东西,都该死。”这些话搅得郑想念心口疼,疼到头上都冒了虚汗。

江开望着盯着平板电脑屏幕脸色发白的郑想念问:“怎么了?不舒服?”

郑想念勉强笑笑回答:“没事。”

她刚刚吐出这两个字,程红玉的名字便跳跃在她的手机屏幕上。

第一百一十四章 记忆中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