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男人的对峙(二)

  程元浩好脾气地躺在床上,任由医生检索着他身上的每寸细胞,他耐心认真地回答医生的每一次提问,这是从郑想念有记忆已来,第一次见他这样认真地对待自己的身体。在此之前他生病能扛就绝不吃药,实在耐受不住地也只是去药房自选几盒药,往往不等症状消退药已经停了。

现在他的表现代表着什么,要么是他的确难受地厉害,要么便是要逃避,至少也是拖延与郑想念单独相处的时间。郑想念不理他,认由着他与医生磨叽。

程元浩这次的确是病得很厉害,浑身像着了火一样,骨头都是酸痛地。可又不像他对医生描述的那样不可忍受,他自小早已经习惯了隐忍着熬过疼痛。可是他现在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痛感,他心情烦躁焦虑,心上像是放了烧红的烙铁,胸膛里咝咝冒烟,呛得他已经大脑发麻了。

程元浩突然就停止了对医生的倾诉,他觉得自己像过家家一般儿戏。他无法向医生讲明他的病在心里,他自小被锻造地生硬的心上裂了一道道细小的口子,丝丝缕缕地往外渗着血,为了让心上的细胞重新组合变硬,他选择闭嘴,他要让自己迅速努力进化。

医生有些不明白他前后判若两人的态度,求救地望向郑想念,郑想念客气地将医生送出卧室门。

程元浩松了口气,他的世界终于又回来了,他扭扭脖子伸了个懒腰,假装惬意地躺在床上。可目光一触到郑想念软绵绵带着关切地目光,他刚刚做的那些掩饰便都干脆地碎裂了。他心上的伤口又不受控制地延伸着那些伤感地裂缝,他不知道要过多少个不眠之夜,要独自在月下来来回回迈多少步,才能恢复?

郑想念坐到床边上,两人都安静地呆着,就连呼吸都是轻浅的。程元浩将郑想念的手放到手心里,她也任由他握着。他的手温暖略带湿润,就如同他从前每次握住她一样,可是他的表情里却隐匿着一种极力刻制地冷硬。

这样的程元浩是郑想念不熟悉的,他们之间突然流动地空气也是郑想念不熟悉的,风擦着半开的窗吹进来,她却只觉得难以呼吸,像是处在密闭地暗室里,或许还是阴冷的地下室。

程元浩向来喜欢淡雅简洁地布置,所以他的卧室布置地极为简单利落,床单被罩也都是单纯地白色,郑想念一直觉得程元浩是个略微有些洁癖,干净温柔的男子。那种感觉与江开是截然不同的,江开更像是明朗的阳光,暖而耀眼。

此时衬着这白色的棉被,程元浩略显苍白的脸色,更是干净如青石上的泉水,清澈却冷冷地没有血色。郑想念的心微微的抽痛,程元浩身上的药草香要比往日浓烈的多,被褥应该也用香熏过来,还是遮掩不住。

程元浩是最讨厌药味的,所以她才做了香,哄着他按时喷药。时间久了熏香的味道淡淡地,反道成了他独特的标识。伤发作地次数少了,她便只在洗衣时勾兑少量放入水中,这样浓烈地味道她刚刚竟没有觉察?这绝不是洗衣能够成的味道,一定是熏香了,郑想念有些自责,自己竟没有及时发现。

她略带些鼻音问:“伤又痛得厉害吗?当年那些人为什么追打你?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不知道,我如果知道一定杀了他。”他目光中透出的冷光让郑想念的心哆嗦,感觉到她手心里传来的变化,程元浩更加用力地握住她说:“也一定让他的孩子也试试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

“那时就认识江开一家了吗?”

“不认识,我为什么要认识他们?不论那时还是现在,我只认识你一个就够了,在我心里除了妈妈和你其他人都是多余的。想念,知道你离开的时间我是怎么过的吗?只要念着你的名字便可以不吃不喝,什么都不做。”

“不要转移话题,那些人为什么要那样对你,你真的不想告诉我吗?不要急着回答,好好想想,我,是真的想知道。”我是真的想知道这一句郑想念一字一句说的特别清晰有力。

“我真的不知道,我说了,如果知道一定杀了他们,如果他们现在还好好地活着,就表示我还不知道他们是谁。我妈妈受了多少苦才将带大,你不是知道吗?”

郑想念感觉自己的手要被程元浩捏碎了,她清楚得感觉到了程元浩的痛和痕,那力道加重了他语气中的冷意,就像那白色输液管里流淌地液体,只由一个小小的针头却是会流便全身的,程元浩心中的恨便是那样遍布全身的第寸细胞。

“元浩”郑想念只是茫然地唤一声他的名字,便沉默下来,他觉得她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程元浩的脸却重新温柔生动起来:“想念不要离开我,永远不要,我只有你。”

郑想念望着眼前程元浩熟悉的表情,心更加地慌乱起来,她无法像陌生人一样抛下他,无法像陌生人一样无视他,他的每一分感受她都能感同深受,因为他们做了那么多年相互依偎的亲人。她曾一度将自己的生命里规划着他的存在,可是她所认知的那个程元浩真的就是程元浩吗?或者不管他是哪样的程元浩,他都是最疼爱她的那个人。

郑想念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认知哪一种,直到程元浩沉沉地睡去,她的手依然被紧紧地握着,因为长时间呆坐着,她颈部的肌肉几乎僵硬,酸酸麻麻如细针扎般疼痛,她慢慢俯下身将头贴在他的胸口,安静的听着他规律的心跳,感受着他慢慢放松的身体,他在这方面仍同儿时一样,只要心中存了心事,就算睡梦中也绷的如同上了弦。他说过只要感觉到她在身边,就会安心地放松。

感觉到他的呼吸变沉,郑想念将手从程元浩手中慢慢抽出来,倒退着走至门边,程元浩的脸部线条又恢复了从前郑想念熟悉的模样,干净温柔。

她安心地关上门,走下楼来。客厅里灯火辉煌,,院子里也是亮如白昼。她站在华丽的大门前,按下电动按钮,门缓缓打开。

月光下,江开站在门外笑眯眯地望着门里地她说:“难缠的家伙终于安静了吗?再等下去我就要冲上去打人了。”俏皮的语调,落在郑想念低沉地心上,激起一圈欢快的音符。

江开嘟起嘴不满地抱怨:“郑想念知不知道你很该打,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地陷了我来开飞机,天塌了我来顶着,你今天竟然气得我分不清方向,除了你,天下没有人能做到。更要命的是,那个家伙,竟敢,啊!想起来血压就高,我到底要怎么做才好?揍他?骂他?还是带着你私奔呢?”

江开突然伸出手捧起她的脸“看来只好如此了。”

他的唇迅速落下,郑想念只是瞪着眼望着他,他不满地用右手附上她的眼说:“此时应该闭眼。”

在两人不远处,黑色宝马车的窗子微微下调,隐隐露出邓西良清俊的脸。

第一百零二章 男人的对峙(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