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男人的对峙

  郑想念匆匆推开那扇铁艺大门时,程元浩正坐在那晚碗盘碎裂的位置。有那么一瞬郑想念的记忆仿佛又退回了桌子掀翻的那一刻,如果不是因为整洁的地面,她真会以为程元浩就一直呆在那里。实际上也差不多,程元浩的心的确带着深深地悔意一直停在那。

看到他期许欣喜的目光,郑想念心头一怔,他为了她磕头至出血的画面又浮现在脑海,心底泛起一阵浓烈的酸涩,泪便在眼眶中闪着晶莹的光。

她快步走过去蹲下来关切地说:“为什么坐地上?不凉吗?”

程元浩哑着嗓子哽咽着说:“在等你。”

只是三个字已经将郑想念的心揉碎了,她深吸口气说:“起来,我们进屋。”

程元浩握紧她伸过来的手,将她拉入怀里紧紧地抱住说:“永远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

郑想念几乎被他拥地喘不过气来,可就在这时那些疑问又涌上心头:“在江开认识你之前你就认识他吧?”

程元浩的手臂又紧一分,声音含糊地说:“不认识,除了你我谁都不认识。”

当程元浩这句话落地的时候,江开焦急的身影刚好从虚掩的大门里晃进来,程元浩更紧地搂着郑想念,他冲着身形呆愣的江开扬起一个胜利的微笑,目光更是狠厉的对上他错愕的面孔,声音却是依然地深情脆弱:“想念,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

听到大门处急乱的脚步声骤然静止,郑想念挣扎着想要离开程元浩的怀抱,可是她越挣他就越抱地紧,终于她从他怀里挣出来,可还没来得及转脸,程元浩的唇就稳稳地覆上来,带着一股灼热地气息,他在发烧。

“想念”几乎与此同时,江开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也伴着这一声呼唤,郑想念的心忽地漏跳一拍,她慌慌地想要推开程元浩,可是他却是如藤蔓一般,越推缠绕地越紧。

“程元浩,放开!我今天可不是带着好心情来这里的。想念,你没事吗?对不起!我应该早些到花店的。”

郑想念终于用力躲开程元浩炽热的包围,可是他的手却依然牢牢地握着她的手说:“我难受。”

这是真话,虽然刚刚的一切都处在混乱中,但郑想念依然清晰地感觉到程元浩体温如火,此时他口中呼出的气仿佛都是滚热的。

“生病找医生,你这样耍赖能有什么用?想念,我们走,我有话和你说。”

程元浩感觉郑想念的手指正在从他手中滑脱,他虚弱的说:“想念,我想回房间休息。”

江开握紧拳头说:“程元浩我受够你了,你最好像个男人一样正视现实,再这样磨叽,我的拳头会不客气的。”

郑想念转头迎上江开的目光,只是匆匆地对视,两人就仿佛已经穿透了彼此的心,郑想念将程元浩的手臂搭到肩上说:“江开你先回去吧,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元浩是真的生病了,我要留下来照顾他。”

看到程元浩脸上浮起一丝胜利的微笑,江开原本气到酱紫的脸迅速平和下来,他弯下腰说:“生病了是吗?作为朋友和合作伙伴怎么在这么危难的时刻离开,来,程元浩我送你回房。想念,你去打电话请医生。”

程元浩生硬的挤出一句:“不用了,谢谢!”

“不必客气,出于朋友的义务我会一直呆到你康复为止。”

程元浩挣扎一下从地上站起来说:“我说不用了。”

江开微微一笑说:“想念,看吧!他自己可以走回房间,你尽管放心地去打电话请医生,我来护送他回房间。”

郑想念的手摸向口袋,才意识到手机可能遗落在店里了,她当时只顾着镇惊、伤怀了,哪还感觉到手机的存在。依着她当时的心境直接丢掉,丢得越远越好。可此时心里却是压制不住的后悔,江开一定也听到那段录音了。

第一百零一章 男人的对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