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六章 真相

  整整一个下午江开坐在会议室里,与下属们对各类提案进行推敲辩论。长长的桌面上每位员工面前都摆着一份已经冷却的盒饭,如果这个正在激烈辩论的提案再不成功,他们可能会熬一整晚。当然,如果江开不打开饭盒盖,那么所有的人都将会一直专心致志。江开没有胃口,所有人都没有胃口。不是违心的服从,而是从心里真正的有感而发。

这就是江开的魔力,也或许专注的男人身上都有一种慑人的魅力。打破会议室宁静气氛的是安磊的一通电话,江开看一眼手机屏幕,示意各位同仁先吃饭,然后走出会议室。

走廊里已经少了白天员工们精力充沛的身影,因为寂静所以更显得会议室里气氛凝重,每个人吞饭的动作里都带着压抑。江开按下接听键,安磊的声音传过来,虽然他已是极力控制,但仍显得有些急燥:“宋达找到了,酒驾身亡。”

“噢。”现在无论听到什么样的消息,江开都不觉得奇怪了。他总觉得有一股力量在推着他走,不走都不行。

虽只一个字,但安磊已经听出江开语声里的疲惫,但他仍旧说下去:“这是警局里的内部消息,本来已经作为酒驾事故结案。结果,却又从他身上翻出一张优盘。我第一次动用我们家老爷子的身份,才得到这些,这是现在我唯一能做到的,现在放给你听。”

安磊讲话这样绕,每次他绕着讲话,都不会是什么好事。虽然江开已经做了准备,但是录音的内容还是让他不知所措,先是舅舅的声音:“我不听你的策略,今天天黑以前,让小睿从我的世界里永远消失。”

宋达说:“请您放心!我会让您亲自确认的。”

“他和他的妈妈就像杂草一样,不是那么容易清除的,你可别大意,要知道出了事,你是要担全责的。”

“明白。”

小睿这两个字,和小睿整个人,齐齐地浮现在江开的脑海里,几乎同时,他脑中灵光乍现般,鼻中闻到了一股遥远的味道。他和郑想念奔跑在那个细雨蒙蒙的夜晚,心脏在胸腔里热烈地跳跃着,他们停下急奔的脚步,攀上那扇失了玻璃的窗户。此刻,当那一幕再次浮现在脑中,江开先看到不是坐在地上的小睿的妈妈,也不是那些凶巴巴的男人,而是扑入鼻尖里的那股味道。

是的,可能因为当年还太小,所以在那一刻紧张的记忆里,所有画面都模糊的,唯有那股味道,此时此刻记起来仍像浮在鼻尖上。郑想念当年在配这份香料时,也只是因为觉得程红玉身上的味道亲切熟悉,就像下雨天让她觉得亲切一样,她并不记得让自己觉得熟悉亲切的最初原因,但身体里的感观就是这样传达着信息。这是一种潜意识,江开现在也是如此。

就在江开得在这一消息十五分钟后,警察到达了赵文瑞的病房。赵文瑞有点懵,他真的没有想到宋达当年就会有这份心思,当然他也更没有想到,宋达正是想用这份优盘换来日后的安稳日子。赵文瑞明白只是握住自己的经济问题,程元浩如何会对宋达感兴趣?这样才像样子。

如果不是宋达的嘴太欠,那么此时他应该真的会呆在舒服的豪宅里享受生活。他真的不应该说那句:“江开,郑想念对你很重要吧?她到现在仍然不知道当年是因为你,仍然觉得那是巧合吧?”

程元浩真的觉得宋达是活该,他千不该万不该拿郑想念开玩笑,在程元浩的生命里除了妈妈,郑想念是第一位的,她比他自己的生命都要重要。“本来你是可以拿着钱舒舒服服的过完后半生的,多嘴可不是好习惯。”这是程元浩在背转过身离开宋达时的警告,但程元浩也没有想到他的警告仅限于警告。

江开接完安磊的电话,坐在会议室里味同嚼蜡的吞着盒饭里的食物。赵景秀带着哭腔的声音就是这时候从电话另一端穿透到他的耳朵里的,因为对这声音的疼惜,他的脑子慢慢归位。

医院里赵文瑞听完警察的陈述,慢慢从床上站起来,满脸微笑从容。他跟在警察身后,轻飘飘地抬着步子,仅迈了两步,第三步的时候整个人栽倒在地。他真的想再坚持一会的,可是身体哪会由得人的心呢?

他倒地时“咕咚”这一声闷响正重重地砸在推门而入的赵景秀心里,看到警察时她还没来得及疑惑,就先被这突然的一幕惊呆了。慌乱之间他先拨了江开的电话,才又通知了姑姑赵文芝。

江开赶到时抢救室的灯还是亮着的,赵景秀扑到他身上嘤嘤的哭泣。安磊负责封锁消息,还是晚了一步,那些记者再次违上来,虽然警察已经配合的先撤开,但是明天的报道必定是对TR火上浇油的。

赵文瑞在病床上昏昏地躺了三天,他中风了,整个人神智不清地偏瘫在床上,大小便都不能自理,昔日叱诧风云的豪气荡然无存。

第九十六章 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