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章 她只能是我的

  因为脑子里有了概念,郑想念便不再纠于一点上,再听这段录音,原本混沌的脑细胞忽然就聚合在一起,线路清晰明了起来,火灾当天的画面在伤痛中迅速地在脑中重组。

当刘师傅被压时,她完全愣在那,程元浩从地上挣扎着过来拉她,他的妈妈程红玉紧紧地抱住他说:“江立行你好狠!儿子你要干什么?她是和江开在一起的女人,你给我记住凡是与江家沾边的都不是好东西,都该死。”

程元浩跪在地上磕头,嘴里念念不停地求着程红玉救她,无论程红玉如何死命的拖拉,他磕头的动作如捣蒜般就是不停,声声作响间他的额头上渗出丝丝血红,他仍然不停。

程红玉却是心疼得要疯掉,她气急败坏地喊:“她是江开丢下的垃圾,你拼命捡回个垃圾有何用?”

这些话反反复复在郑想念脑中盘旋,她忽然明白过来,江开或许不知道程元浩,不,应该是小睿,但小睿却早在那个细雨纷飞的夜晚之前便知道江开是何许人了,可是为什么程红玉要如此仇恨江家呢?

郑想念急急慌慌地拉开卷帘门,冲到马路上拦一辆出租车。

程元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平时因为有郑想念他并不觉得房间空,此时在亮白的灯光下,他只觉得自己仿佛乘一叶扁舟,坐在空荡荡的海面上。海边除了潇潇海风,便只有恐惧。

那日他追出门找寻郑想念无果,便一整夜坐在那堆破碎的碗盘间,地面冰冷的温度顺着屁股延伸至全身。他整颗心都因为绝望而冷如寒冰,丝毫不理会因为这番折腾而隐隐作痛的胳膊。

他机械地摸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帮我把想念找回来。”

“你没事吧?”

“找她回来我就没事。”这是真心话。

月光照在那些破碎的瓷片上,好几次,他盯着瓷片上冷冷地月光,有一种想抓起来划向手腕的冲动。

“是”电话另一端毫不迟疑的回答,这个“是”字他最近真是常听到,虽然简单,却让他觉得有了些许安慰,只有他,一直都在。

此时程元浩坐在沙发上,随着门轻声开关的响动,邓西良西装笔挺地站在他面前,虽然脸上挂着些许疲惫,但却是一如既往的干练。

程元浩用期盼无助的目光望着她问:“想念会回来吗?”

“十五钟,最多十五分钟应该就会到了。”这句话邓西良不是凭空安慰而说的,他了解郑想念,在听了那段录音之后,她一定会回来。而为了不让程元浩承受太久的煎熬,他一等在TheOne门口,直到郑想念坐上出租车,他才一路飞车赶过来,只为了让程元浩能提前安心。

程元浩苦笑一下说:“如果她不回来,我就会亲手杀了她,她只能是我的。”

邓西良的手指微不可见的轻轻抽动一下,脸上却是神情未变的说:“她会回来。”

邓西良没有说出口的是,如果她不回来,他会亲自抓她回来,这是一种被深深压抑,埋藏在心底的情感。他不能表达,可是他所能忍受的,也只是她呆在程元浩的身边,除了程元浩之外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行。

邓西良曾自私的想过如果当年不是程元浩将他从车底救起,他是否真的就和父母一起去了天堂。如果他侥幸自己活了下来,他是否还会遇到郑想念?

假设就是假设,答案当然也是否定的,在那场惨烈的车祸里,如果不是程元浩他早就死了,如果不是程元浩就算他被送进医院,也会因为没钱而被搁置至死吧?如果没有程元浩父母怎能好好安葬?如果没有程元浩他绝对不会安然生活至今。

程元浩不只是他的救命恩人,亦是他从小依赖的哥哥,他,邓西良只要叫过程红玉一声妈妈,叫过程元浩一声哥哥,他们便是他一生的亲人,郑想念便只能是他的嫂子,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第一百章 她只能是我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