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七章 真相(二)

  虽然赵文瑞神志不清,可是江开还是从他浑浊的眼神里看到了歉疚和期许,江开明白舅舅自始至终都是真诚的。所以江开才会更觉得心酸,在他的感情世界里,舅舅即是他在事业上的启蒙老师,也是继火灾事件之后生活的支撑者。十年来舅舅的种种关怀,已经超越了父亲,或者在江开心里父亲的形象就是舅舅的样子。

此时应该如何?江开退出病房,机械地开着车,他现在心里有诸多念头,但有一个在心里叫的最响亮,他要尽快地拿出方案。可在方案出现实施之后,他首先要坐到郑想念面前,安心的与她吃顿饭。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份意念,当他再次迈进会议室,再次面对那一张张期待的面孔时,那个提案跳跃起着钻进了他的脑子里。

凌晨两点钟时这个提案通过各种信号渠道输送下去,江开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车才到那达那家拉面专卖店,敲开门付了三倍的价钱,可是他带着两份热乎乎的拉面到达TheOne郑想念的休息室里,却没有看到她。

第一个涌进脑海里的念头,难道郑想念已经回到了程元浩的身边?她是他的未婚妻,可是只一瞬他就将这个想法踩在地下深处。他相信无论郑想念做出的是怎样的选择,她都会告诉自己的。

拨通郑想念的号码,手机在楼下入口的秋千架上响起。江开无奈的笑着拿起,此时他的心已经放下,他觉得她应该没有走远,或许在花房里。

可是当他滑动接听键,准备取消自己拨打的未接来电时,手里的那段录音,让他原本已经落地的心,慌慌地弹起又重重的落下,担忧伤痛慌乱诸多情绪一股脑地涌上来。

“赵总,看在我追随您多年情份上,这个数目不算大。要知道江开现在仍然对那个女孩念念不忘,倘若他知道当年我是奉了您的命令,毁了她的容......您说他会怎么做呢?呵,说来也真是神奇,伤成那样的一张脸,现在看起来仍然美若天仙。我如果把开心的地址告诉江开,你说他又会怎么对待你这个舅舅呢?”这是宋达的声音,许是因为他语气里的威逼,舅舅的声音听起来要比之前江开听到他命令宋达对付小睿时的声音,更深沉。

“你知道那丫头在哪?”

“虽然不确定,但也是十之八/九。”

“当年的事情你也逃不开关系,所谓牵一发动全身,你不会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那要看您了,我可是奉命行事。”

好一个奉命行事,真是讽刺。江开你难道之前没有想到这些吗?泪水从江开脸上流下,当年想到过,只是心里怎么会承认呢?可是当事实真的就在耳边响起,他的心仍然不愿意相信。

他慌了神,郑想念已经听到了这些了,她去了哪?要找到她,必须马上找到她。

是的,郑想念听到了这番对话,不是听了一遍,是无数遍。在这无数遍中她觉得刚刚与赵文芝的会面简直是莫大的讽刺。

她坐在秋千架上任泪水流着,要知道就在今天清晨她穿着那件体恤衫,别着那款胸针,看着江开与赵景秀手挽着手离开,心情还是欢欣的。她始终觉得与其记恨着折磨自己,倒不如坦然,想不起的她就晚点再记起,现在做朋友的感觉挺好,她决定就算日后全部记起了,她也要保持这样。

她脚步轻快的走下楼,来到花房里。她喜欢在这样的心情下侍弄这些花花草草,心里没有杂念,一切都如浮云一般。

江开打来电话:“可以稍稍等我一下吗?想和你一起吃夜宵,不过可能会晚一些,可以吗?”

“我可以说不可以吗?”

“不带这样对朋友的,买你喜欢吃的行吗?”

“大概可能行吧。”

江开握着手机笑,就在这通电话说再见的时候,郑想念的鼻尖里敏感的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她的心微微轻颤,她寻着那味道的方向迅速回头。却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说实话,她在心里是微微失望的。

她不知道程元浩现在是否冷静,他是否好好吃饭。那种担忧从内心深处涌出来,因为他们是相互依偎十年的关系,因为他在她心里已经是亲人般的存在。

一名四十岁左右,留着寸头的花木管理员与她擦肩而过,那股味道正来自于他身上。郑想念笑着问:“你哪里受伤了吗?”

管理员放下手中的花盆憨憨地笑着回答:“扭伤了胳膊。”

“没关系吧?要不要休息一天?”

“哎呀!这点伤没什么大不了,已经贴了止痛膏。”

说着还撸起袖子来让郑想念证实一下,他这一撸袖子郑想念闻出来了,他身上止痛药的味道与程元浩平常用的是有区别的,而且他身上还有浓浓的汗水味。是什么让郑想念的味觉差生了错觉呢?

也许是因为这满园的花香遮盖了管理员身上的汗水味,或许是这花香融合了这款截然不同的膏/药味,所以她的嗅觉才出了差错。更或许这些理由都不是,只是她的潜意识里一直在担心着程元浩。

看到她愣着神不再说话,管理员又搬起花盆重新开工。赵文芝正是在这个当口款款地走过来的,带着一股尊贵清高的气息。

第九十七章 真相(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