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章 友好相处的方式(二)

  江开依旧有条不紊的切菜下锅,可是心境却与刚刚有了天壤之别。郑想念紧张兮兮的那股劲,让他有些烦燥。一个大男人划破手指,需要那么紧张吗?直接将手浸到水里,洗洗就完了。

在郑想念进厨房盛汤的时候,两个男人已经空着肚子连喝三杯。江开又拿过酒瓶自斟自饮一杯,程元浩冷笑着说:“酒量见长啊?!”

江开抿嘴一笑:“本来以为不行的,结果还算不错,难道酒量和肚量是成正比的吗?你的酒量不大吧?”

程元浩一本正经的说:“我真是佩服你的心态,出了这么多问题还能坦然自若,我是越来越有兴趣投资了。”

“什么问题?我不觉得有问题,生活里本来就像打通关游戏,无论揭开哪一层都暗藏惊喜。”说完这句话,江开站起来接过郑想念手中的冷盘,并顺手从盘里捏起一片火腿放到口中说:“想念,酒真甜。”

“少喝点,酒喝多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江开打个敬礼说:“遵命。”

郑想念轻咬嘴唇略含笑意,忽而瞥到程元浩冷冷的表情,她迅速转身走向厨房。程元浩的手指看似随意地在手机屏幕上划动着,“在TR购物就有机会与继承人江开先生浪漫游法国,为了这渺茫的机会,这条广告不知为TR集团带来多少利益。现在经证实此广实为虚假噱头,此条宣传只是为了其公司继承人江开先生寻找失联多年的女友,近日这位女孩已经出现,从前TR做过的宣传也将成为泡影。”

程元浩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这段文字下面的配图上,江开和郑想念两人在雨中微笑相对,朦胧画面感给以上信息带来更多不明的暧昧气息。

这条新闻他并不陌生,当他亲口下令发出时,他听到电话另一端传来一个简单的:“是”。这个字他最近常常听到,简洁却不简单,每次听到都是要他在心口挖块肉,可是他总在不由自主的屡次发布命令,然后从电话的另一端接收到这个近乎冷酷的“是”。现在唯有他还一直保持对这个“是”字的忠诚,郑想念他是越来越难把握,他现在就是生活在恐惧中的困兽。抬眼看到江开微笑望向郑想念的眼神,心不受控制的凝结扭曲。

江开边笑着说:“小心,烫坏了这漂亮的手指可怎么好?”边伸出手去接郑想念手中的热汤。程元浩将手机反扣在桌子上,看到郑想念微笑的样子,心终于如沸腾的岩浆滚腾起来,那种酸酸涩涩的滋味,就像是整颗心被泡在了醋缸里,还是腌了蒜的醋缸。

他手臂高抬,手指上郑想念细心包扎的纱布如同巫婆的魔法棒在空中狠狠地飞速地划出一道强光,一桌子菜顷刻唏哩哗啦倒反在地,而那只透明的玻璃碗也从郑想念手中飞落,江开伸出来接碗的手停在半空中,眼睁睁地看到那只碗反飞着扣到郑想念的手臂上。

“啊!”这一声尖叫,撕心裂肺的击向江开的心头,同时也扎醒了程元浩麻痹的神经。两人抢着来勘验郑想念的伤势,江开大力一挥,打掉程元浩伸过来的手,抢先一步轻柔地握起郑想念的手,幸好汤已经放置了一段时间才端来,但胳膊上虽没起泡却也是红通通一片。

“放开你的手。”程元浩伸手抓住江开的手臂,江开轻缓地放开郑想念的手臂,反手就将程元浩推个趔趄,转而又要拉着郑想念。程元浩浑身打颤,颤音说:“你再碰她,我就杀了你。”

江开怒视着他一字一句回说:“等会随便你杀,现在想念需要擦药。”

“擦药也轮不到你操心,郑想念是我的未婚妻。”他自己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用这点来别住江开前进的步伐了,可是,他却知道这句话越来越没有分量。

两人争吵地时候,郑想念已经静静地走到浇花的喷头旁,打开水笼头,冷水流到灼热的皮肤上,却浇不息她心头的恼火。

江开和程元浩又几乎同时奔到水笼头前,并几乎同时将手伸向她,她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两双同样修长的手,气恼地说:“我谁都不需要。”

她从两人中间挤身过去,并迅速的跑出大门外,程元浩抢先一步追到大门口喊:“想念,不要走,我错了。”

江开一把揪住程元浩的衣领说:“你是疯子吗?没看见她端着热汤吗?这次绝对不会让她再回到你身边,绝对不会。”

程元浩反手将他摁到大门框上说:“你算老几?再敢走近她,我就杀了你。”我就杀了你,这句他仓促间找到的词,短短几分钟已经用了两次,可能在他的潜意识里早已经将江开杀了无数次了吧?

江开狠狠踩向程元浩的脚趾,接着一个反手将他推倒在地说:“我说到做到。”

两个人经过这番争执再追出去时,外面早已看不到郑想念的影子。

第八十七章 友好相处的方式(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