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 死也要在一起

  话题转折地太快,郑想念正顺着刘希然的思路回到她们初次相见的时候,当时刘希然说:“朋友吗?那把他让给我?怎么样?”现在耳边突然响起这句“这家伙活到现在只喜欢过一个女人,你是开心?”她的脑子一进转不过弯来,只是屏住呼吸愣着。

刘希然耐心地等着她回答,许久,郑想念才喃喃地说:“不是。”

说出这两个字郑想念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真地想告诉刘希然:“是的,我就是。希然,师傅为了救我才会遭遇不测,我却到现在也没能跟他老人家说声谢谢,现在也没能跟你说声对不起,因为我让你失去了爷爷。”

可是,她不能说。尽管心里非常非常地愧疚,但她还是选择了不说。因为,就在她从公交车上下来,走到这里来的时候,她收到程元浩发来的短信。他说:“想念,对不起!求求你原谅我,回来好吗?你还记得当年我是怎么样在木屋遇见你的吗?那些要杀我的人,他们知道当年我们一块失踪,就现在他们依然在找我。我现在还没有自信胜过他们,回到我身边好吗?我现在什么都不怕,我就怕再连带你受伤,我就怕你离开我,想念,体谅我好吗?”

望着郑想念犹疑的表情,刘希然冷然一笑说:“幸好你不是,要不然我肯定抽你。忘恩负义这句话用在开心身上一点不差,我爷爷死在火灾现场,已经着火了为什么要冲进去?当然是为了救她。可是我爷爷却被当成意外死亡含混过去。这些年,江开照顾我,努力实现爷爷推崇面塑的愿望,算是个有担当负责任的男人。与他相比开心就是忘恩负义,我坚信她如果活着,她的命就是我爷爷换来的。除非她是植物人那样情有可原,不然真是该杀。”

郑想念只觉得心里酸涩疼痛,却找不出一句话来对答,刘希然说的对,她该杀。

刘希然说完该说得也不再关心郑想念的反应,高昂着头快步离开,两人擦身而过时,郑想念真想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可是她终于还是忍下了。这么些年,程元浩一直在她身边充当着保护者的角色,她不能因为一时冲动而将他置于危险中。就让那些愧疚埋得久些吧!

刘希然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她看到郑想念低垂着头,单薄的身影真是我见尤怜。从两人谈话开始至结束,她的手一直倒背在身后,就是这匆匆一回首间,刘希然发现,在郑想念交握在身后的手里,她手机背壳上的画面,正是画在爷爷家外墙上那只戴着棒球帽的卡通鼠。

程元浩站在马路边上,望着拥挤交汇的车流,闪烁跳跃的霓虹灯将他苍白的脸色映照得更加焦灼烦躁。在这座郑想念并不熟悉的城市里,手机关机他便无法定位她的方向,这种毫无线索方向的焦虑感几乎让他发疯。

如果早知道收到短信她会关机,他就该彻底的丢掉那可恨的自尊,悄悄地尾随信号找到就行了,为什么期盼她看到短信会自己回来呢?

心底里吹起一阵阵嗖嗖的冷风,他拖着腿慢慢蹭回家,看到半开着的大门时,心又狂跳起来,或许她已经回来了。

可是院子里除了满地狼藉的杯盘,便只有白色清冷的月光轻笼在那些暗自芬芳的花丛上,人影花影在瑟瑟的秋风里格外刺心。他打开浇花时用的水笼头,将头伸到下面,冰冷的水哗哗地顺着头发流到脖子里,顺到胸膛里。他的手臂在掀桌子时因为用力过大,扯动旧伤,此时浸在冷水里,原本火烧般疼痛的感觉反而慢慢麻木。

他坐到水笼头旁边,眼里似乎看到朝阳初升的时候,郑想念拖着长长的水管穿梭在花丛间,水花在太阳光下开散成多彩的喷雾。程元浩觉得自己的要求并不高,只要郑想念专注地望着他一个人,就如同每天早上他站在窗前专注地方望着浇花的她一样。

他们本该眼里只有彼此,手握着手寸步不离才对。这世上除了他们彼此难道还有谁会比得上共同面对过死亡的情谊?当她为了他放弃最佳逃出火里的时间,当他为了她挡下那重重的一棒,他们就是生死相依的。

可他有时候似乎并不了解她,他总是努力猜测的她的想法,实际上她的想法往往要比他猜地浅显的多,她就是那样单纯简单的人,可是他却习惯了用复杂地思维来揣度别人。不管怎样,程元浩将手慢慢覆上肩上的伤痛处,郑想念你该如这伤痛,就算是折磨也要永远只留在我的身上,就算死也要一起死。

第八十九章 死也要在一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