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二章 知道比不知道更痛

  江开说:“知道比不知道更痛。”

刚刚在那个漫长的梦境里,郑想念体会到的就是这句话。在梦里那火疯狂地吞噬炙烤着她,木头啪啪作响地散发着呛人的烟,她的嗓子熏到干酸疼痛,可她仍用力的呼救。

她听到妈妈的声音传进来,非常清晰:“开心啊!别怨我心狠,这样大的火我怎么救你,我也是苦了大半辈子的人了,我也想尝一尝幸福的生活是什么滋味,你就当成全了我吧!”

那不是梦,那本来就是事实,当她从心里听到这些话后,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一浪接着一浪扑进她的嘴里,呛得她直流眼泪。

那火在她的梦里燃烧了十年,从未如今天这样漫长清晰,绝望过。她拼命的喊,小睿正在慢慢陷入昏迷,她用力拍他的脸,求他不要睡,只要他醒着那也是一种希望。

一个女人冲进来,吃力地背起小睿,现在想念已经能清晰地看清,那个女人就是小睿的妈妈,可在当时想念慌乱地已经不能分辨。当她背着小睿快速的冲出去,想念真的以为自己完了。妈妈都抛弃了她,还能有什么指望。

可是刘师傅呼唤她的声音传了过来,现在她真后悔自己当时回应了那叫声,屋顶明明已经大面积的落下来,她也几乎被火烤到干枯,她的腿也明明不能动。可是当时她回答了,她的回答和江开当时的离开有什么区别?

刘师傅抱起她,在离门口最后几步的地方,就几步为什么那根棍子不能晚些掉下来?在潮水般的记忆里,郑想念又一次听到刘师傅在被棍子砸中时发出的那声闷哼,继而,她被倒下的刘师傅用力推至门边。

几乎与此同时成片的火落下来,瞬间就将刘师傅包围吞噬,小睿哭求妈妈救她的声音和那熊熊燃烧的火苗,还有胸口疼痛的崩裂声,一起传到她的耳朵里。在她就要被火砸中的时候,程红玉终于伸手将她拖拉出去。

她想哭可是哭不出来,小睿爬到她身边,无论程红玉怎样拖拉,他就是不离开。元浩原来你是从那时就对我不离不弃的啊!如果那时程元浩离开了,郑想念明白,当年还是郑开心的自己一定会爬进火里的。她怎么能?被妈妈抛弃的人怎么能让刚刚熟识的人为自己牺牲?

“知道比不知道更痛。”原本她觉得那些代替妈妈受辱的日子根本算不了什么,原本她觉得妈妈背叛爸爸和她离开家也算不了什么,原来,她一直在装糊涂。在那样的时刻,妈妈果断的选择了放弃自己,才让她明白心一直很痛。

可是她为什么又去医院背她回家呢?原本想起妈妈在医院里收了钱,看着她被毁容而不呼救就伤心到觉得离谱,现在才发现那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她站在浴室宽大的镜子前面,朦胧潮湿的镜面里浮现出程元浩专注的脸庞,他说:“我也不记得了,我当时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除了你,谁都看不见。我只记得你没有抛下受伤的我,我当时就在心里发誓,只要能活着出去,我一辈子都要守在你身边,永远不分开。”

她抬起手擦掉镜子上的水汽,江开担忧心疼的表情清晰起来:“受伤的事我只原谅这一次,不要再受伤。如果他再,再有下次,我就来照顾你。”

清晨,她独自一人慢跑在沿河路上,清凉的秋风渐渐明晰了她的思路。

第八十二章 知道比不知道更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