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二章 到底要怎么样(二)

  那是一件银质的胸针,样子简直就是江开送给她那件面塑胸针的翻版,那枚胸针是她正式收到的第一份礼物。凝望许久郑想念伸手取出来放在手心里,

江开将面包胚子放到烤箱时接到安磊的电话:“在干什么?”

“正在幸福的做着爱心宵夜。”

“你?你和想念在一起?“

“在我身边安监控器了吗?”

“啊,真是神了!你们没有受伤吧?听你声音里的这股俏皮劲,应该完好无损。”

“怎么知道的?想念的手烫伤了”

“太神了!严重吗?”

“你觉得严重的话我还会是这样的心情吗?不过我依然很心疼。”

安磊松口气,向郑化先轻描淡写的转述:“伯父,我认输了,您说对了是想念受伤了,不过不要担心是轻伤。”

“伯父?伯父在你身边吗?”

安磊拖着步子慢慢挪向客厅沙发:“小心电话要换人了。”

江开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已传来郑化先严厉的声音:“小子,你在干什么?”

江开双手捧住电话毕恭毕敬的站直说:“伯父,我在煮咖啡,烤面包。”

“我是问你,想念受伤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对不起伯父,都怪我。”

安磊的声音又传过来:“不用道歉了,已经上楼了。”

江开长舒口气“好好照顾着,本来心里很难过的,这会舒服多了。”

“理解,你有挨骂的癖好?下次你郁闷的时候告诉我,我保证骂的你身心舒畅。呵呵,小子,淡定。”

江开说的是实话,好多次他有这种感觉,郑化先语气越严厉,他越觉得他亲切。总觉得他的语气里充满浓浓的关切。

这种感觉汪美美也有,在程元浩和江开之间她总觉得郑化先对江开是特别的。基于这点她曾问过郑想念,如果叔叔同意江开,那程元浩和江开她会选谁?

郑想念斩钉截铁的选了程元浩,这是汪美美预想到的答案,可是凭着女人的第六感她就是觉得两个男人中,郑化先中意的是江开。她也试着问过郑化先,可是他除了岔开话题,就是抿唇而笑。

越是这样神秘她就越好奇,她在遇到安磊之前郑化先就预言她的姻缘要到了,方式地点全部应验。那郑化先现在是不是也同样预测了郑想念呢?在这方面汪美美是很矛盾的,她常相信郑化先是能预知未来的,可是基于之前郑想念受的磨难她又会轻而易举的反驳掉这样的想法。

关于程元浩说实话汪美美从最初就并不特别欣赏,总觉得他不够坦白,心里像是有十八道弯。除了郑想念他对谁都是彬彬有礼的冷漠,可在汪美美心里他对郑想念无微不至的好遮盖了他的所有不足。

如果江开不出现汪美美相信程元浩就是郑想念人生的最佳选择,可是江开偏偏出现了,而且各方面都与郑想念那样和谐,两人在一起就是一副温馨的山水画。

就像现在,江开轻轻的将食物托盘放到床边的方桌上,咖啡杯中冒着浓郁醇厚的香气,江开蹲在床边,目光深深的所在郑想念熟睡的脸上。

睡梦中郑想念的手微微一抖,有东西要掉出来,江开慌慌的伸手去接,她却又慢慢缩回松松握着。竟是那枚银质胸针,江开将手摊开在她手下接着,在多次遇险之后终于掉落在他手中,他笑着握在手心,刚刚随着胸针起伏的心也终于安定。当初这枚胸针可是赵景秀威胁他的砝码呢!

那时她为了让舅舅同意邓西良进公司,偷了开心留下的日记本,仿照上面的图形做了这枚胸针和T桖衫。她的砝码下对了,江开真的出言劝说,不是因为东西做的惟妙惟肖,而是因为东西做的有多像,赵景秀就对邓西良用了几分心。他体谅那份用心,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舅舅现在会如此欣赏邓西良,近乎依赖。

江开当时因为这两样东西是帮了赵景秀,可是东西却没有取走,因为看到太心痛。

现在看到这枚胸针就在郑想念手里,他那种复杂的心情是无以名状的。他想要将胸针别到她的衣服上,探手间目光停在她匀致起伏的胸前。脖颈间细腻的皮肤,在柔和的灯光下闪着珍珠般的光。这让他的手还没碰到衣服,心就先猛地暴跳起来。

江开深吸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他一遍遍在心里问自己,江开你到底要怎么样才好?可是完全没有用。

第九十二章 到底要怎么样(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