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因果报应

  他狠狠地吞一口唾沫说:“你是谁?”

“如果你还记得我在火里推过你一把,救过你的命。”

江开毫不迟疑的说:“马上。”

挂断电/话看着已经微醉的赵景秀,他拔通邓西良的电/话,十五分钟不到邓西良就挂着淡淡地表情找过来。

江开拍拍他的肩膀说:“景秀今天心情不好,你一定要陪着她,她赶你你都不能离开。”

“放心。”

说实话邓西良在工作上是好样的,可是要将赵景秀交给他,他还真是有点不放心,邓西良太冷淡了,景秀需要的是一个温暖的人,可是爱情也许就这么奇怪。

赵景秀眯着眼睛看清是邓西良,吆喝着赶他走,邓西良沉默着收走她手中的酒杯,顺手整理一下她耳边的碎发。看到赵景秀安静地趴到桌子上,江开又拍拍邓西良的肩离开。

夕阳斜斜地透进苍白的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让原本就淡薄的光晕更加轻飘。林巧妹绷直身子坐在病床前,床上的病人痴痴地贪恋着那飞快西斜的阳光,也哀叹岁月流逝的速度。

他消瘦黄白的脸上,眼窝深陷,只有嘴巴透着黑红色的光。与林巧妹依旧平整光润的脸相比,他早已失去了当年的风彩,因为瘦又躺在一堆白色里,所以显得奇特的长。

“你比以前更好看了。”他的声音也苍老乏力,完全没有了当年的活力。

“皱纹一把了,哪还谈得上美,不过是长了一身赘肉。”眼前躺着的这个人现在看完全没有任何魅力,甚至还有些狰狞,不是因为他病着,而是他的面相本来就不善,甚至有点痞子气。可是十年前林巧妹就是为了那点坏坏的男人气息背叛了家庭,甚至将郑想念抛弃在火里,只为与这个男人私奔。

“谢谢你还愿意来看我,你过的还好吗?”

她突然有点烦燥,语调高扬起来:“好着呢!他从没说过半个埋怨我的字,女儿也孝顺,还招了个能干的女婿,我现在就觉得当年就是个傻瓜。”

“我对不起你,其实他除了看不见,样样比我强。因果报应,挨了一刀,却换来了今天。”

“你老婆待你不薄,治好了病好好过吧!”

“因果报应,她捅我一刀,换来了今天。我这一辈子注定不能做好人,死也不能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死。”

“别谈死,死算个屁,有本事就活下来,人就只能来这一回,你还做梦想着再来一回?就你,再来也只能是牲口。”

“我就喜欢你说话这利落劲,我要活,要自私的活,对不住的就等下辈子做牛做马还吧!”

“甭胡思乱想了,是我自己倒霉,遇上你这个没指望的,这就是命。也别觉得我是好心来看你,我只是来向那个失败的我告别,我要做个好妈妈。”

江开进来的时候,吕圣科躺在床上对着桔色的夕阳,也觉得这就是命。当年他点燃那片干柴时以为自己从此就抱着钱过上娇儿贤妻绕膝的日子了,哪会想到该死的都没死,贤妻没得到,花天酒地一番却要依仗悍妻度日,更可恨的阎王到家门口了,仍膝下无儿无女。

他们火里都能逃生,我凭什么就得死?这样想着身上似乎又扳回几丝力气。

吕圣科用他浑浊灰暗的眼睛盯着江开,那片桔色的光恰好映在江开身上,如同度了一层金光,让他原本朝气蓬勃的脸,更加透亮有神。

吕圣科觉得健康的身体真是好,他躺在这里浑身已经腐臭了,他需要力量站起来,他也要站到那阳光里,医生说了他还是有希望的,只要有钱,他一辈子都困在这人“钱”字上。

他的手颤巍巍的摸索到枕头下,江开从他苍白细长的手中接过一张昏黄模糊的照片,虽然很不清楚,尽管只是个侧影,但因为太过熟悉,仍能从轮廓里分辨出那是谁。

第七十六章 因果报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