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一直执着

  郑想念深吸口气笑着说:“我会试试看。”

看到她笑着转身,他的心里轻轻地松了口气,只要她高兴就好。不是因为他有多慷慨伟大,而是谢谢她还这么健康的活着,并且原谅自己,要不然他的后半生都将会背着那个沉重的包袱。

汪美美在电/话中控诉:“我和叔叔出站门就被两名黑衣人礼貌的绑架了。”

郑想念问:“怎么了?”

“我觉得程元浩真是个难理解的人物,他不来送,却派人早早的在出站口等着接。那两名黑衣人也真是训练有素,无论我和安磊怎么推辞,人家就一句话,程总排好了,请上车。没法子我和叔叔坐着一辆大奔,安磊坐着江开准备的那辆大奔随后,拖程总和江总的福,一前一后两辆大奔护送到家,我和叔叔真是风风光光的奢侈了一把。胡同口的那些阿姨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我妈乐的嘴巴都到耳边了,直接就把安磊请进了家门,用请还不恰当,得用“拖”才贴合。”

郑想念笑:“平安到家就好。”

汪美美轻叹口气说:“想念我有点理解你了,你先前什么都不记得,就相当于别人都明明白白活了十年,而你现在才刚刚与十年之前接轨。除了我之外江开是你第一次敞开心扉结交的朋友,而程元浩又陪了你十年,偏偏两个人又都是这样痴心的男人,混乱是当然的。”

郑想念笑:“我挂了,你早点休息吧!”

“郑想念你配合一下我的情绪好不好?”

“不好,挂了。”

电梯门打开的同时,赵景秀的嚎叫声也同时传到江开的耳朵里。他焦急地按响门铃,只一声赵景秀就拉开门,同时扑到她怀里委屈地哭起来。

江开打量着室内的情景,满地的碎玻璃,电视被砸到花屏,鱼缸碎裂水流了一地,那些名贵的热带鱼可怜地在地板上挣扎,沙发靠背里填充的软毛也飞扬得满地都是。而在这样混乱的环境里,这家的女主人却泰然自若的扶着酒柜,黄色的卷发下,妆容精致的瓜子脸上一双单凤眼微微眯着,完全就像此地的混乱己无关,她只是看客一样。

江开收回视线轻柔地拍着赵景秀的背,希望她可以安静下来。可是赵景秀那冤屈的哭泣声却怎么也停不下来,那个女人笑了笑,优雅的倒了杯红酒慢慢晃着说:“可以了吗?还是你也要砸,想砸的话随便,反正也不用我出钱重新布置。如果你没兴趣的话,麻烦带她走,实在烦死了。”

赵景秀从江开怀里钻出来哑着嗓子吼道:“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第三者。”

夏橙慢悠悠地笑着说:“你只会说这些吗?我听得耳朵都起茧了,有新鲜的尽快,没有就离开。”

江开将手指放到赵景秀唇上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声音平平地说:“打扰了。”

赵景秀打掉他的手质问道:“哥你说什么呢?她凭什么住在这里?要把她赶出去。”

江开轻柔擦去她脸上的泪说:“景秀,这是舅舅的私人生活,再怎么生气也要先和他谈,你这样吵是没用的。”

“没用?什么叫没用?怎么可以这样?妈妈只是到国外出差,又不是离婚了,我有权利。”

夏橙咯咯笑着说:“你还真是被保护的好,他们没有离婚吗?别把你妈当成神,如果不是因为保住财产她也早和别的男人结婚了。”

赵景秀听出她话中有音,厉声反问道:“你说什么?”

江开紧抱住赵景秀说:“景秀回家,不管什么答案都应该听舅舅回答。”

看到夏橙得意的笑,赵景秀还要喊,赵文瑞已经推门进来,看到父亲,她挣脱江开的怀抱跑上前去质问道:“爸,这个女人说你和妈妈离婚了,是真的吗?”

赵文瑞瞪着夏橙沉声说:“你的嘴巴就那么欠吗?”

夏橙悠悠地开口说:“她又不是小孩子,不应该这么没有承受力吧?你爱女儿隐瞒着,难道我就该这么藏着过日子?你离婚又不是一两天了,我们在一起有什么不对吗?我凭什么被骂?”

赵文瑞怒道:“现在还轮不到你乱插嘴家事。”

在夏橙出言还击前,赵景秀已经夺门而出,江开紧紧地跟出去,抱住她说:“景秀,她说的对,你不是小孩子了。舅舅和舅妈不说明肯定是因为爱你,你冷静些。”

赵景秀哭着扑到他怀里说:“哥为什么这世上就再没有像你这样为爱执着的男人?他们当年不是因为爱情而结合的吗?现在竟然会为了钱每天在我面前热络的通越洋电/话,他们表演的该多辛苦?”

“他们为什么表演?是因为爱你。为了成全你心中完美爱情的憧憬,你现在知道哭一哭就算了,现在大家都解脱了不是更好吗?我从小看着妈和爸争吵,倒真希望他们离婚开始新的生活,何必在一起折磨呢?”

“哥,你能不这么说吗?你不是一直执着着吗?连你都这样说,我还能相信谁?邓西良会不会也是这样?这世上还有值得相信的爱情吗?”

江开拥着她轻声安慰着:“傻丫头,当然有。”

赵景秀坐在车里边哭边说:“哥,我要去酒吧,你不许我阻止我喝酒,你只负责带我回家,那样明天我就会好起来了。”

江开静静坐在一旁看着她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心慢慢沉起来,他的耳边又响起林巧妹的话:“她不需要,听不明白吗?你的出现只是让她回忆起了从前的伤痛。她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我最清楚,她在人前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其实难过痛苦都在心里藏着。”

赵景秀其实也一直将恐慌藏在心里,她看起来可爱单纯,其实对感情完全没有安全感。她拼命地笑拼命地闹,只是为吸引住别人的目光,她会躲在屋子里做首饰,除了爱好,也是为了宣泄。

在她很小的时候,撞见舅舅与别的女人在床上,估计是永远也抹不去的痛,她以为自己努力掩藏起来就可以成全妈妈的完美爱情了,可是婚姻如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岂能是掩藏能做到的?

手机铃声打断江开的思路,酒吧嘈杂喧嚣声音里,那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却异常清晰的响彻在耳边:“江开,想知道当年火灾的真相就到中医院来,我在大厅等你。”

第七十五章 一直执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