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 除了你,我谁都看不见

  这种因为害怕失去,而患得患失的心境郑想念何尝没有?只因为总是被忽略,所以才会更加小心翼翼。她握住他的手说:“元浩你对我永远是不平凡的存在。”

他蹲下来,温柔地反握住她的手,轻轻拉到脸前,伤口错乱地卧在她手心的纹路上,消毒水的味道冲入他的鼻子里,酸酸涩涩的。唇慢慢落在她的手心上,他吻的轻柔迟疑,怕再弄痛她,又恐惧这些自己亲手弄出来的伤,他怎么能让她受伤呢?

“元浩,我对江开真的恨不起来。”他心头猛烈地震动,凝视着她的眼睛,猜度着这句话的意思。她也镇定地望着他说:“比起记恨,我觉得原谅更简单。你不是也和他有生意往来吗?我们就这样友好的相处不好吗?”

他笑,继而轻轻放开她的手,将面放到她面前说:“只是友好的相处?好,就试试看。”

郑想念松了口气说:“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吗?无论我怎么努力完全一点印象也没有,江开说刘师傅在那里去世了,他是什么时出现在那里的?是为了救我们吗?江开说当年的警察将他的去世定性为意外,可是根本不是意外不是吗?”

程元浩再次握起她的手,他的视线长久的停留在她手心的伤口上,他的音调也不高:“我也不记得了,我当时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除了你,我谁都看不见。我只记得你没有抛下受伤的我,我当时就在心里发誓,只要能活着出去,我一辈子都要守在你身边,永远不分开。”

郑想念眼内腾起一片雾气,她低下头抽出手,挑起一筷子面努力往嘴里塞着,终于还是有一滴落到碗里,轻轻地荡起一圈涟漪。

江开敲门走进来的时候,赵文瑞正闭眼坐在书房的沙发上轻揉着眉心。他这间书房的装修与江立行那间的古典大气不同,明快时尚的色调完全就是年轻人的做派,这倒并不是赵文瑞走在时尚前沿,而是赵景秀的功劳。

从这间书房就可以看出赵文瑞有多疼爱赵景秀,他在家里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呆在书房,这样完全不符合性格的装饰,如果不是对女儿的疼爱占上峰,还有什么更合适的理由呢?

他睁开眼苦笑着说:“去看过景秀了吧?她心情好些了吗?”

“刚刚约了邓西良出门了,舅舅放心,景秀不是小孩子了。她就是不能接受你和舅妈都瞒着她,想想你们也是为了照顾她的感受,再怎么生气也平息了。”

“你也以为我和你舅妈离婚至今未娶只是因为想瞒着景秀吗?不是想瞒着她,只是一种奢望,奢望你舅妈能回来。”赵文瑞说这些的时候,心里又漾起浓浓地悔意。他在痛斥夏橙的莽撞举动时,那股悔意也激荡在心里。他想起了赵景秀撞见他和女人在家上/床的场面,那种羞愧真是无以言表。这些年他一直怀着这种羞愧努力想拯救自己在女儿心中的形象,如今,全被夏橙打破了。

“舅舅也这样痴心吗?那为什么还分开呢?”

“人活着总有那么些无奈。”

“我真是第一次了解舅舅,但我能理解那种感觉。我想舅舅你一定也能理解我想找到开心,想知道当年真相的心情。”

赵文瑞微微一笑说:“你不是一直在查吗?查到些什么?”

“着火时舅舅为什么会在?也是像之前说的为了我吗?”

“宋达曝光的账目你不是也在查吗?就没查出点什么来吗?怎么不在董事会上揭发出来?”

“你不是教我管理TR不是过家家吗?总有人睁大眼睛想找错。”

赵文瑞欣慰地笑着说:“呵呵,小开你总算长大了,这次做的对。可是,现在可以说你查出什么了?”

“舅舅我只想知道当年的真相。”

赵文瑞将一摞文件放到他面前说:“看看这个。”

第八十章 除了你,我谁都看不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