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越来越不了解她了

  “我觉得那样会利于处理与恒润的关系。”

“很好,接下来与恒润的接洽就全由你来负责,要尽快让恒润注资。年轻人之间感情好处理,商场也是需要情感攻击的。”

“我同意您的说法,但是舅舅的事我还是会调查,等事态稳定之后。”

“包容也是人的一种生活常态,无论他做了什么,对你是没二心的。活着就有可能存在需要你接受和包容的事,无论是我还是舅舅,人都有太多无可奈何。”

“爸您可真像哲学家,我会努力的。我回房了,你也早点休息,睡眠是长寿秘籍。”

江立行呵呵笑着挥手让江开出去,儿子是真的长大了,他真希望他的儿子都能包容,相较于他的错误,他知道这是一种奢侈的想法,但他会努力。

隔着电动门郑想念便闻到一股和着泥土味,清新淡雅的花香,电动门缓缓打开,映入眼内更是一片翠嫩娇艳,生机盎然。

心头暖暖流过感动的热浪,手落在盛开的花朵上,柔软的花瓣上坠着晶莹剔透的雨珠,正如郑想念眼内涌出的。

郑想念蹲下来将地上的一株玉兰捡起,它根部的泥土已经被雨水冲刷干净,露着白色的根系。本来盛着它的花盆里也汪着雨水,她将花盆内的水轻轻滤掉,抱着走进灯火通明的客厅里,小心的放在茶几上才抬脚来到程元浩房门前。

她边敲门边叫:“元浩?元浩?你睡了吗?”

没有回答,她知道他在生气,从认识没有拌过一句嘴的他们,最近似乎总在冷战。可能因为不会争吵,所以只能冷战。

门外的敲门声忽然停止,程元浩冷笑着想,郑想念的耐心只有这么多,程元浩你还能故作清高多久?现在开门去见她还不至于太掉价。

门下方的缝隙里却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张纸从下面钻进来,他弯腰捡起来,上面画了一只作揖道歉的老鼠,姿态可爱俏皮。

程元浩笑起来,他从前最喜欢她玩这种游戏,寂静的课堂上,纸条穿越一排排课桌递到自己手上。戴着墨镜打瞌睡的、嘟着嘴巴的、肚子扁扁的、热得流汗的,各种各样的小老鼠跃然纸上,他至今还留着那些纸条,整整齐齐地装订好如同一本漫画书。

可是今晚他忽然就想到了那天福利院墙壁上戴着帽子的老鼠,就如同从前觉得她伸着舌头品尝雨滴的味道是可爱的,而如今看到阴天就会胸闷疼痛一样。

轻柔地敲门声再次响起,一下一下仿佛不是敲在门上,而是敲在他的心上。心里毛毛躁躁,烦乱如麻。“我已经睡了。”终于还是忍耐不住。

门内传来的声音烦燥忧闷,郑想念又静静地站了一会,才柔声说:“睡了啊?下雨天适合睡觉,晚安!”

听着她的脚步声真的离开了,程元浩又觉得慌张,他坐到监控视频前,看到她在客厅的茶几上,小心翼翼地将那株玉兰放到花盆里,重新填冲上泥土。她脸上温柔恬静的表情,让他烦燥的心渐渐平静。

“突然想爱你,在这昏暗的夜里,看着你专注的背影,触动了我的心......”听到她的手机铃声,他想起某个夜晚,他们坐在末班公交车上,车里的音响效果并不怎么好,可是她却为这首歌流下眼泪。那时他觉得她真是又傻又可爱,而他当时又是那么胆小,最后嘴唇只是落在了她的头发上,只为了照顾她不喜人靠近的脾性。她是什么时候将这首歌当做铃声的?他是越来越不了解她了。

郑想念满手都泥,她跪在地上用下巴接通,汪美美用关切的声音询问:“吵架了吗?你没有吃亏吧?程元浩的嫉妒心可不是一般的,好好道歉我也觉得今天你有点过了。”

她笑笑无奈地说:“放心,没有,连面都没见到,应该是因为太生气了,所以直接睡觉了,明天早上我会好好道歉的。”

“这么冷酷啊?”

“什么冷酷?是不想让我看到他生气的样子,关起门来憋在心里了,其实并没有真睡,因为这样,所以我更愧疚了。”

“可以理解,你本来就这么心软,程元浩真厉害!简直把你掌握于股掌之间啊!你慢慢纠结吧,晚安!”

程元浩的脸色慢慢缓和下来,他刚要站起来,那首歌又再次唱起来,郑想念又再次将下巴抵到手机屏幕上,他的脸上终于因为她这个可爱的动作浮起笑来。

“噢!”

“在干吗?还没睡吗?因为太漂亮了,所以不怕黑眼圈吗?”

“马上就睡了,你的声音怎么了?刚刚淋雨感冒了吗?”

“因为太想你了。”

“江开同志,你要继续这样贫吗?不要以为自己是铁人,好好洗个热水澡,男人也是需要睡美容觉的。”

“睡觉前听到这种关怀真是暖心,嘿嘿,晚安。”

“晚安!”

程元浩脸上浮起一丝自嘲的冷笑,眼内涌起一股热热酸酸地潮意,他努力抵制着胸口的起伏,看着她微笑着抱着那盆重新栽培好的玉兰走到卧室。直到卧室门关闭,她消失在视频里,望着空荡荡的画面,他终于笑出了泪。

第七十一章 越来越不了解她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