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TheOne花店(四)

  她到一楼想询问郑想念和店主是否还在花房,话还没说出口,店员却在看到邓西良时脸上堆满了笑先说:“邓先生,老板正陪着前来应聘的人参观,现在应该在二楼。”

邓西良脸上没有任何表示,抬脚便往二楼走,汪美美跟在他身后说:“什么情况?邓先生?”

话音刚落,端着咖啡的赵景秀笑着冲他摆手,汪美美在他身后小声说:“不错啊!木头似地竟然招惹了这样可爱的美女。”

看到跟在邓西良身后的汪美美,赵景秀娇笑着上来挽住邓西良的胳膊说:“带朋友来了吗?”

汪美美礼貌地笑笑说:“他是我的上司,我的朋友郑想念刚刚来这里应聘,请问她在哪?”

赵景秀爽朗地笑着说:“你是想念的朋友?她在楼上,我带你上去。”

说着招呼店员又加两杯咖啡,跟在他们身后一起上楼。郑想念的手机再次唱起那首“我想了十几个夜晚,我想我一直都在想,什么是完美的感动,我想到开始头痛,你说不定也是一样,想要爱却害怕遗憾,你说不定也很希望,我可以比你勇敢,躺在星空下的草地上,心事全摊开让你看......”。

赵景秀说:“是这首歌?”

汪美美说:“怎么你也是这铃声吗?”

“不是我,是我哥。”

看到赵景秀在门前停下,汪美美笑笑接通说:“程元浩别人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则是一分钟不见如隔三秋啊!稍等我让想念接电/话。”

汪美美的笑意瞬间凝滞:“想念?”

“江开?”赵景秀的惊呼几乎与她同时响起,跟在她俩身后的邓西良原本淡淡地表情也冰冻在空气里。郑想念迅速地从江开怀里挣脱出来,江开却依然紧扣着她的手腕。

“汪美美?怎么了?”直到程元浩地声音迟疑地响起,汪美美才如梦初醒地对着手机说:“没事,我和想念在TheOne花店,刚巧碰到我们江总,我会送想念回去,我保证安全送到。”一口气说完,她迅速摁下挂断。

江开望着赵景秀说:“景秀,你没事了吗?”

赵景秀盯着他抓着郑想念的手说:“我就说你们是一个频道的,可是哥,你不是一直在等开心吗?怎么会?”

江开脸上慢慢浮起一丝笑意说:“我现在很幸福。”

在赵景秀还没领会这句话的意思时,汪美美一把拉过郑想念来说:“你的脑子是清醒的吗?”

郑想念看一眼正笑望着她的江开说:“美美,我们走吧!”

赵景秀看看江开依然痴痴相随的视线对郑想念说:“想念你明天来上班吗?我身体不好,实在不放心将这里交给别人。”

“我会尽力。”郑想念回答这句时已经被汪美美拉着下了两阶楼梯,邓西良的脚挪了挪终是停在原处。

汪美美如同逃命般拉着郑想念直跑到看不到TheOne才停下来说:“真的很难理解,心里还有一点为程元浩鸣不平,可是,怎么办呢?谁让我是你的好姐妹,再难理解也要支持,只要你高兴。”

郑想念默不做声,她又说:“好好弄清楚自己的心,是该诚实还是继续埋着头过。我答应程元浩送你回去,你比我了解他,如果你决定回去就必须整个人都回去。”

郑想念的手机再次响起来,汪美美看着郑想念伸过来的手,将手机塞给她说:“傻瓜。”

“元浩”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程元浩原本紧绷着的心慢慢松动,他压着声音说:“要回来了吗?”

她刚说出这个“嗯!”字,江开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想念,我们一起去个地方吧?”

看到她正在接电/话他又说:“是江开吗?”在郑想念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从她手里拿过手机说:“江开?虽然有些抱歉,不过现在还不想放想念回去。心里有火气的话,等见了面冲我发过来吧!”

程元浩的拳头越握越紧,指甲深深地陷进肉里,他觉得自己仿佛被世界抛弃了,院子里那些来来往往忙着布置花卉的工人只是幻影。他整个人都被冰冻起来,他甚至能听到心冻裂的声音,那么冷酷那么孤独,他强忍着疼痛嬉笑着说:“你真是越来越让我讨厌。”

“我也不喜欢现在这样,对不起!可是很奇怪我并不讨厌你,虽然也不是很喜欢。”

郑想念几次试图从江开手中抢过手机,都被他巧妙的避开,挂断电/话他才笑着说:“我的道歉很没有诚意吧?没办法,我现在实在太高兴,太幸福了。”

郑想念不理他,接过手机直接按上程元浩的号码,可是一连三次都没有接听。

江开笑着拉起郑想念的手说:“汪美美,我把她带走了。”

汪美美看到郑想念被江开拉着亦步亦趋的走着,自言自语说:“我保持中立。”

“中立?真是汪美美的风格。”邓西良的声音冷冷地响起。

第六十六章 TheOne花店(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