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 突然想爱你

  江开摁下车窗,郑想念将手伸出窗外,风轻扶着她的手臂,有雨滴落下来,微凉。江开将头伸出窗外,用舌头接雨滴,车子猛地转弯,郑想念惊叫,他笑着缩回头,车子继续稳稳地行进,郑想念长舒口气,笑起来。

江开松口气微微笑着说:“终于笑了,真不容易。”

那棵合欢树依然茂盛如初,湿湿的地面上粉粉地落了一层合欢花,仿佛是婚纱的裙摆。正是这样一个雨夜,她站在雨里倔强地回击着吕圣科的“好意”,天知道,当时她心里害怕到发抖。

此时透过车窗户她似乎仍能看到江开提着伞,额发贴在头上,他的眼睛清澈明亮,他的笑就如同和暖的阳光,透过灰湿的雨幕柔柔地照进她的心里。

江开出神地望着合欢树说:“那天你跳起来,长发飞扬,鼻尖上挂着晶亮地的汗滴,眼睛亮得黑珍珠,就像是漫画的主人公,而我就神奇的进入了梦幻的漫画中。你现在也一点没变,还是那么漂亮。”

“你拉着我跑在雨里的时候,也像帅气的王子,现在仍然很帅。”

江开缓慢地开动车子说:“如果时间能倒退,我希望从这里重新开始。”

车子开过的胡同里仿佛依然能听到奔跑的声音,仿佛仍旧能看到欢笑纯真的面孔,可是时间的指针再也不会后退。

刘师傅的那座小院在雨丝中仿佛寂静的世外桃源,院子里那棵老槐树屹立在雨中,树杈上系着一串彩色的气球,迎着雨在风中飘摇

舞蹈。

“有气球?”

“一年365天,天天都挂着,我怕这边的房子都太相似,你认不出,找不到。”

郑想念凝视着院墙上那对戴着棒球帽深情地望的老鼠,好似不经意地说:“他们永远也接触不到彼此,知道为什么吗?”不等江开回答又自说自话:“因为帽檐太长了。”说完扑哧一声笑起来。

江开忽然将脸凑过来说:“谁说的?摘掉就好了。”

她地心突突地跳着,他却宛然一笑重新发动起车子,车内的空气实在拥挤,郑想念打开窗子,将手伸向窗外,专心致志地感受雨丝的温度。

他们在一处游乐园前停下,江开取出一件亮黄色的雨衣说:“穿上,秋天雨凉。”

“就一件?你呢?”

江开调皮地笑着说:“淋雨比吹空调舒服。”

郑想念的耳边似乎又听到合欢树下那个年轻有朝气的声音“淋雨的感觉真不错,凉凉的比吹空调爽多了。”

她笑着穿上雨衣下车,江开扶住她的肩膀笑着说:“郑想念真漂亮,穿雨衣也这样漂亮。”

他跑着去敲管理员的窗户,愉悦地喊:“哥,在吗?给我开下机器吧?”

管理员打开窗户,语气也颇为熟悉亲切:“下着雨呢!伞也没打,不怕着凉啊?”看到他身后站着人,惊喜地说:“半夜给你开机器的时候也有,可是带女孩子来还是第一次,女朋友吗?”

郑想念礼貌地笑笑,江开不回答管理员的话,只是拉着她的手说:“哥,快点!”

旋转木马的灯亮起来,灯光下江开的头发湿湿地贴在头上,额前的短发上缀着晶莹的水滴,衬着他脸上清澈闪亮地笑容,湿湿地衣服很好地贴合着他的身材,他就像是清泉中的水草,活跃清新。

他微微笑着轻轻将她打横抱起,放到木马上,凑近她的脸,欣赏着她惊慌失神地可爱表情,笑着说:“知道我是怎么认出你的吗?就是因为这可爱的表情。要坐在一起?还是坐有对面?”说完呵呵笑着坐到对面的木马上。

两个人隔空对望着,木马外是刷刷啦啦地雨声,木马内江开的手机铃声响起,他迟迟地没有接听,直到整首歌唱完:突然想爱你,在这昏暗的夜里,看着你专注的背影,触动了我的心。突然想爱你,在这拥挤的人群里,哼着你心爱的歌曲,吞没你占领我的心,爱到极度疯狂,爱到心都溃乏,爱到让空气中有你没你都不一样......

江开说:“刚刚换的好听吗?”

郑想念眨眨眼睛笑着说:“似乎和管理员大哥很熟?”

第六十八章 突然想爱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