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TheOne花店(三)

  清爽的短发,灰色的上衣,配着翠绿的植物,更加突显了江开清爽干净地气韵。她慌慌地要退回,脚步混乱间江开已经笑着回头说:“景秀”,继而愣在原处。在郑想念挪动脚步时,他伸出手臂拉住她,不说话,可是她就那样明明白白的看清了他眼里的内容:你怎么会在这?我正在想你。

她不语他也不问,只是默默对视着,虽没有声音,可是他的视线让郑想念觉得即使隔着千山万水,她依然逃不开那深海般汹涌专注的视线。

门外的脚步声打破两人间凝滞的空气,郑想念挣开手匆匆走出露台,江开重新站回起初趴附着的地方。

赵景秀俏皮地笑着走进来说:“怎么样好好欣赏了吗?还不错吧?”

郑想念好似专注地望着水晶柜内闪亮的饰品说:“非常漂亮。”

“随便挑,喜欢哪个我送你。啊,刚刚想起来个问题,你最喜欢店里的哪处设计?”

郑想念迟疑了一瞬说:“有秋千的部分。”

“真的?说说理由。”

“可能是因为小的时候特别喜欢荡秋千,所以产生了怀念的错觉。就像喜欢某种东西是因为曾经有种气味很难忘,喜欢一首歌是因为某个人哼唱过,或许当时的记忆并不怎么愉快,可是现在想起来却很纯真美好吧?”

“啊,越看越像,你和我哥真是一个频道的。我喜欢和你聊天,等等,刚刚急着上来忘记端咖啡上来了,马上回来。”

郑想念迟疑了一下,想跟着她一块出去,手腕却被某人急急地扣住。她觉得胸口像压着石块,她拼命地呼吸。江开在她脚步后退的时候迅速将她拉进怀里,他的努力压抑的嗓音粗沉沙哑:“别走,就一小会。”

郑想念的心被他的声音刺中,无力地慢慢地软下来,他说:“当你是开心的时候,我因为遇见你而开心。在我拼命想你的时候,你的名字叫郑想念,想念?这让我怎么忘记你?我的心脏能停止跳动多好?”

他将她的手放在心脏处,她感觉到手被那“嘭嘭嘭”剧烈地跳动声震得发麻。他的视线如网一般罩住她说:“在师傅的院子里我们玩老鹰捉小鸡,我的心脏就像现在这样跳疯了,摘气球的时候,回家的路上,天上飘着的雨丝里,路边音乐里都是你嘴唇上的温度,如果那时我的心脏就停止跳动多好?”

郑想念无力地推着他的胸脯,想要推开他,她不想听,她也不能听,那些拼命支撑自己的力气正在偷偷地溜走。他的脸忽然俯下来,明耀的灯光下,晶润的泪珠从他干净的脸上流下,他的唇轻柔地贴合上她的,却不敢再动。她没有闪躲,也躲不开,不是不能躲开,是不知道如何躲开。

汪美美到达与邓西良相约的咖啡店时,桌上已放了两杯咖啡,汪美美那杯正是她平时喜欢的口味。

邓西良说:“来的挺快。”

汪美美心里正在表扬他人虽然无趣却还算细心,看到他木着脸声音平平地吐出这四个字,终是没好气地说:“要谢谢你选的地址,快说什么事?想念还在TheOne等我。”

“TheOne?去那什么事?”

“请问你现在是以朋友的身份还是以领导的身份问的?”

邓西良将一份文件放至她面前说:“将这个带回去。”

“就这个?”

“就这个。”

“知道了,那我走了。”

“想念为什么在TheOne?”完全缓和亲切的语气。

汪美美好笑地看着他说:“有个问题我实在好奇很久了,你暗恋想念吗?木头般地你只有遇到她的事情才会焕发生机,不回答?难道被我猜中了吗?”

“我对你的事情什么时候不上心了吗?文件夹打开看看。”

汪美美看着文件夹中条理清晰的文字,脸几乎笑成一朵花,这正是她这几天冥思苦想的企划书,这家伙实在太了解她了,她最不擅长的正是文字游戏。

“谢谢!不好意思怀疑你纯洁的友谊,想念说的对你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

邓西良站起来说:“一块去吧。”

“嗯?”

邓西良不理会她抬步走在前面,汪美美愤愤地在他身后举起拳头。走至TheOne的时候包里传来手机铃声“我想了十几个夜晚,我想我一直都在想,什么是完美的感动,我想到开始头痛,你说不定也是一样,想要爱却害怕遗憾,你说不定也很希望,我可以比你勇敢,躺在星空下的草地上,心事全摊开让你看......”,汪美美这才记起之前她借用想念的手机顺手放在自己包里了,是程元浩的电/话,汪美美正犹疑着是否要接,程元浩却已经挂断,并迅速发来了短信,询问想念忙完了吗?要来接她。

第六十五章 TheOne花店(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