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

  郑想念边往楼上走边说:“在楼上。”

江开与她拉开一段距离,脚步飘忽地踩着楼梯,郑想念在踩上最后一阶时头也不回地说:“喝酒了吗?”

“噢!喝了。以为酒量不行,结果努力还是可以的,只要人想做的事,努力就可以。”

郑想念心头一颤,轻轻打开/房门,程元浩躺在床上吊着盐水瓶,她微笑着走到床前,程元浩满面都是幸福的笑意。

她看着程元浩喝完才接过杯子,转身离开时眼神平视前方,仿佛江开是不存在的。密闭的房间里空气稀薄的近乎让江开喘不过气来,他望着盐水袋说:“感冒吗?”

程元浩则望着他的脸说:“你的恢复真是神速。”

江开抬抬受伤的腿说:“走的多了就不觉得痛了,你生病很幸福。”

程元浩笑着说:“现在还觉得想念就是开心吗?”

“我现在觉得想念是会呼吸的痛。”

程元浩扯掉注射针头说:“遗传基因真可怕,我们两个喝一杯,就我们两个。”

“为什么改变东泰投资的想法,如果是因为我接近想念,以后不会了。”

“你是事业重于泰山的人?”

“她的幸福比天大。”

程元浩拿起平板电脑说:“能到楼下取瓶酒吗?我们到露台喝一杯,你边喝边看看这里面的内容,等你看完了我们再来讨论投资的事情。”

江开站到酒柜边上的时候,郑想念站到他身后说:“我来吧?”

江开打开酒柜门说:“接到美美电/话了吧?”

“正要过去,谢谢你!”

“你如果还没打算回家,安磊和美美会送伯父回家的,不用担心。”江开说完关上酒柜离开,郑想念又呆呆地站了一会,才离开。江开站到露台时,她刚好走至院子里,他的目光从高处锁定着她,程元浩的目光则落在江开的脸上。

等江开回过神来,正好与他的目光相撞,程元浩浮起一丝笑说:“还是那么肆无忌惮,真是让人上火。”

江开平复一下乱糟糟的思绪说:“要我看的是什么?”

程元浩将电脑转向他,上面显示的画面正是邓西良抱着赵景秀冲出记者阵,标题是:TR集团财务总监千金遭绑架,绑匪曝其财政漏洞。

程元浩轻轻晃动着酒杯说:“此时我再宣布撤出投资,影响会不会更坏?投资风险又太大,我有些两难所以请你来。”

“希望你相信TR集团处理危机的能力,不会让你的投资打水漂,你不安稳她也不会安稳,我不会让那样的事发生。”

“处理危机的能力?好,我就信你。你说合作共赢?刚刚查到个地址送给你,据说是最初发送账簿的地址。”

江开接过来,程元浩微笑着站起来,边走边打电/话说:“在哪呢?见到了吗?现在回来吗?等结束了我去接你吧?”

江开将手揣进兜里,耳朵似乎长到了程元浩的手机上,他听到郑想念愉快的回答:“见到了,还有些事办完给你电/话。”

程元浩挂断电/话的时候,他也走出露台说:“会尽快查清给你答复的。”

他坐进车里许久都不能动,仿佛身体的各个机能都停滞了,原来忘记比想念更痛苦。他拔通安磊的电/话让他帮忙尽快查清上传文件的网络地址。

安磊有些无奈:“做你人生中最贴心的人真是累啊!我需要补偿。”

“什么补偿?让汪美美继续留下来?”

安磊笑着回答:“正确”。

挂断电/话,车子发动起来,江开却是茫然地漫无目的的开着,仓库烧了他的家也就没了。

刚刚驶出不远,江立行的车子与他的车慢慢擦身而过,在父亲的车后座上放着一束包装精美的鲜花。父亲显然没有看到他,他却从后视镜里清清楚楚地看见,父亲的车子驶入了程元浩的院子。父亲脸上的表情和那束鲜花都不像是简单的商业拜访,如此擦车而过他都不曾注意到自己,专注程度何止一般?

第六十二章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