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时间是停止的

  刘希然挡在病房门口说:“江开,你真是名副其实的疯子,出院?亏你对自己下得去手。”

“只要慢慢走,一点都不疼,胳膊不动,一点事没有。本来就是小伤,我之前都偷着出去过了,现在还不好好的。”

“你出院要干什么?工作?你不是敬业的人,约会?和那天那个女人?人家有男朋友......”

“停!就到这里。”

安磊推开门挽住江开的胳膊说:“刘希然你就不能可爱点吗?他现在这样你就应该说,好,江开我扶着你走,从现在起你去哪我去哪,我二十四小时陪着你。刘希然知道你为什么努力了这么多年也不成功吗?就是因为一根筋。”

刘希然抬起手臂威胁安磊说:“你皮痒吗?找揍是不是?”

安磊拉过她的手放到江开手臂上说:“扶好,他要摔了别心疼。”

看到坐在安磊家客厅里的郑化仙,刘希然问:“你家有客人?谁啊?”

江开坐到郑化先身边说:“伯父,在这还习惯吗?”

刘希然问安磊:“伯父?你叔叔?”

安磊将她摁到沙发上小声说:“没听到吗?是伯父不是叔叔。”

郑化先说:“安磊照顾得很周到,有客人来了吗?”

刘希然说:“伯父,您好!我是刘希然。”

“呵呵,说话这股爽快劲,姑娘这一生好福气,姻缘福禄样样占先。”

“伯父真会说笑,我最愁的就是姻缘。”

郑化先微微笑着说:“千里姻缘一线牵,时机未到。”

江开说:“伯父,我们喝一杯吧?”

刘希然说:“真的疯了吗?你的伤?”

安磊笑着说:“伤怎么了?喝酒消炎杀菌。”

刘希然夺过江开手中的菜刀说:“你心里有事就不能说出来吗?胳膊现在是乱动的时候吗?”

安磊靠在餐桌上说:“你给他当助手不就行了?”

刘希然瞪着安磊说:“就你懂他,我投降行了吧?”

江开连着喝了三杯,安磊按住刘希然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郑化先说:“江开,长了酒量了?”

江开痴笑着说:“今天喝了三杯,也许还可以喝四杯,五杯,原来努力就可以做到。”

郑化先问:“你见到想念她妈妈了吧?”

安磊和刘希然同时将目光落到江开身上,江开喝完杯中的酒说:“对不起伯父,我是见到伯母,但没能把她带来。”

“你不需要对不起,她既然找你就会回家,这次她是真的找到自己的位置了。人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可不容易,你不要再喝了,醉了更难受,送我去美美那吧。”

“伯父,不见就不再痛了吧?”

刘希然用疑惑的眼神询问安磊,郑化先说:“你的伤包了药还痛吗?”

“痛。”

江立行说:“会痛这就是伤口。”

刘希然说:“过段时间长好了就不痛了,伤口是会愈合的,人的皮肉是能再生的。”

邓化先说:“说的对,时间长了就不痛了,关键是时间,时间是良药。”

江开喝干杯中的酒说:“可我的时间是停止的。”

安磊和刘希然送郑化先离开后,江开取出抽签筒,用力地摇晃着,竟然是“非常好”原来忘掉是对的。

在他抓着那支签愣神的时候,手机响起来,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目前江开最羡慕的人—程元浩。

他苦笑着接起:“你好。”

“能请你喝杯酒吗?”

“实在不巧,刚刚喝过。”

“想对你表示感谢,感谢对我们中达食品铺货的全力支持。”

“应该的,商场与供货商配合才能共赢。”

“到我家里来一趟吧?”

“家?我们还是约在外面见面,而且是改天。”

“看来你还不知道?”

“什么?”

“TR的丑闻,来我家吧,关于投资东泰的事,我有些改变。”

“丑闻?公事的话我们更应该另约个地方见面吧?”

“我身体不舒服想念不准我出门,噢?!不好意思,忘记了你也在医院。怎么办?在我更改对东泰投资的想法前想见见你的。”

“我过去。”江开深吸口气,将签筒放置到抽屉里,打起精神出门。

当江开跟在阿姨身后进门的时候,郑想念正端着一杯鲜榨的橙汁准备上楼梯,他们的视线轻轻的交汇又迅速的错开,江开努力放平声音问:“程元浩在吗?”

第六十一章 时间是停止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