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选择题(二)

  大约是觉得他行动不便,郑化先又看不到,警察在他办完手续后主动提出用车送他们,安磊打开门时吃惊地说:“小子,你到底还要给我多少惊喜?一晚上动用两次警车,我的心脏可是很脆弱的。”

郑化先说:“很抱歉,都是因为我找不到路,警察才给江开打了电/话。”

看到郑化先从警车里出来,安磊张着嘴巴愣了愣笑着说:“伯父,欢迎,欢迎。”

江开向警察表示感谢后,笑着说:“伯父,这是我的朋友安磊,很抱歉因为我受了点小伤,需要在医院住几天,所以您先住在这,在这里和在家里一样的。”

安磊热情的说:“伯父请进。”

郑化先笑着说:“安磊我知道你,谢谢你送我的红酒,味道真是很好。”

安磊边扶郑化先坐到沙发上边说:“伯父,您太客气了,那些小意思,您在我这踏踏实实住着,想喝多少喝多少。”

郑化先笑着说:“谢谢!我有个请求,我在这住的事不能告诉美美,也不能让想念知道。”

安磊笑着问:“您离家出走啊?”

江开横他一眼说:“伯父,您放心,我明白。”

安磊不解地问:“你明白什么?”

郑化先说:“帮我找到想念的妈妈,我们悄悄地回去。”

江开说:“您放心,我明天就去找。”

安磊送江开回医院的路上说:“明天就去找?别和我说你明天要出院,然后单脚跳着帮郑想念找妈妈。”

“我就是这么想的。”

“江开,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急救室里的时候我有多担心你?我一辈子从没这么伤心过,你却将自己的身体当成儿戏?郑想念就算再重要,你也要看清自己的身体状况,量力而行你懂不懂?”

“我懂,可是我也知道伯父是想念最爱的人,所以伯父也是我最亲的人,我会小心的你放心。”

“你这话要让你妈听见又该伤心了。”

“所以,你嘴巴严一点就没事了。你真的不知道吗?我妈是爱我,但她更喜欢掌控我。我也很爱她,所以我必须离她远点,只有我们两个人都有空间,才可以活得好。”

“你大半夜带着伤出来照顾郑想念的爸爸,不知道郑想念会不会在梦里挂念你的伤?从医院走的时候说的那样绝情,相似只能是相似,你亏不亏啊?”

“不亏。”

“你,疯子加傻子等于极品二哥。”

郑想念并没有睡,程元浩回来的时候,看到她房里的灯依旧亮着。走至她房门前,他却又迟疑地停下脚步,他靠在她的门上。她听到他的脚步声,眼睛盯在门把手上,许久门却没有开。她轻轻地走过去,手搭在门把上,背靠在门上。

如果没有屋顶,从高空俯视他们,你会看到两个人都神情专注得沉下呼吸,门外的闭着眼努力感受着门里的气息声音,而门里的亦是努力感受着门外的,可是两人又几乎同时放弃离开。

程元浩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夜无眠。他听到郑想念下楼的声音,迅速合上眼,努力调匀呼吸。他感觉到她熟悉的气息轻柔地扶过他的脸庞,有那么一刻他几乎要控制不住伸出手,将她按到怀中亲吻,可是他拼命忍下了。

浓郁的粥香慢慢弥漫在室内,规律地切菜声轻柔地传到他的耳边,他的眼皮竟然沉重起来,他相信只要再闭一会眼他真的会睡着。可是他站起来,慢慢走到她身后,从背后温柔地环抱住她,将下巴蹭放到她的肩上,一股清甜的香气充盈至胸膛,那是只属于她的气味。

“对不起!昨天我不应该发脾气。”

略微嘶哑的嗓音从锁骨处温柔地卷至耳边,郑想念说:“没事,是我不好,你应该发脾气的。”

“我不是想发脾气,可嫉妒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郑想念心头微微一颤说:“你今天忙吗?我想一会去看阿姨。”

“我送你过去,妈妈也想你了,等我回来,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嗯!”

郑想念用一个“嗯”字结束了两个人的对话,程元浩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太了解她了,她总是将开心快乐露在脸上,将忧伤躲闪的情绪深埋在心底。他明白这个简简单单的“嗯”实际上已经将她内心的情感顺利的隔开,那是一片他永远也碰触不到的地方。所以就算现在将她拥抱在怀,他仍觉得她在悄悄地疏离他,这是一种让人抓狂的感受,她越是平静,就越让他捉摸不定,就越让他觉得在一步步失去她,就越让他想尽办法禁锢她。

郑想念站在程红玉家门外望着程元浩的车子走远,手举起来按门铃时,却接到一通意想不到的电/话,她停在门铃上的手慢慢收回。

第五十六章 选择题(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