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我只要你爱我(三)

  程元浩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在从容谈笑的同时,仍用关切地目光凝视着郑想念,为她的夹菜,在她耳边偶尔轻语。

赵文芝将目光锁在程元浩身上说:“两位真是恩爱,现在像程总这样的年轻人很少有如此体贴的了,郑小姐好福气。”赵文芝的语气是诚恳的,可不知为什么,郑想念觉得一丝凉气从耳边吹过,像是冬天打开冰箱冷藏室的门。

赵文瑞也笑着附和:“两位坐在一起简直就是郎才女貌。”

郑想念耳边忽然响起一个暖意融融的声音:那个词应该用在这,郎才女貌。她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想起江开?江?郑想念的目光移向江立行,江立行恰好也正用一种赞许的目光望着她和程元浩。

程元浩迎着江立行的目光微微一笑说:“江董应该也是非常体贴的男人,夫人也好福气。”

赵文芝将目光转向江立行说:“老/江,幸福这种情感可真是难掩藏,呵呵......”

江立行端起酒杯对着程元浩遥遥一举说:“此生能有机会和自己心爱的人生活在一起,理当珍惜。”

赵文芝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冷意,却转而笑得更深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程元浩轻轻握住想念的右手,笑看着赵文芝说:“我们是高中同学。”

赵文瑞说:“从高中直至现在?真让是人羡慕的爱情,来我们为了爱情干杯。”

因为右手被程元浩握着,想念在众人的笑意里用左手端起酒杯,随着清脆的碰杯声,赵文芝的目光也落在郑想念袖口间微微露出的玉镯上。

“郑小姐镯子的玉色真好,老/江你觉得呢?”

江立行的目光在郑想念手腕上微微停留,接着微笑着对想念说:“与你很相配。”

赵文芝望着江立行又说:“我记得好像在哪见过类似的?”

江立行说:“你们女人在这些东西上是最在行的,我们男人都是门外汉。”

赵文瑞呵呵笑着说:“的确是这样。”

程元浩不插话,只是微笑着凝视着想念。忽然门口响起一阵急乱的脚步声,一个女孩子叫嚷着跑进来:“爸,你们怎么可以那样对哥哥?不知道哥哥把仓库当成家吗?这样强行拆除简直是想要了他的命。”

赵文瑞板着脸厉声说:“大吵大嚷像什么样子?没看到家里有客人吗?”

赵景秀的目光从郑想念身上迅速移到程元浩身上,继而欢快地笑着说:“你好!我叫赵景秀。”

程元浩微微轻笑着回一句你好,却并不介绍自己。只对赵文瑞说:“没有关系,这样才觉得亲切,感觉就是我自己家一样。”

赵文芝此时的声音不同于之前,完全就是宠爱:“景秀过来,你去仓库见着你哥哥了?”

“姑姑不是答应哥哥不拆了吗?为什么又反悔?姑父你说句话?”

赵文芝对赵文瑞说:“通知下去,不论江开如何反对,拆,他无法兼顾两边。”

“姑姑真过份,姑父你说啊!可开发的地方多了,为什么单选这些地方啊?他会疯的,不记得心理辅导的时候了吗?刘希然那边也不可以,安磊在那里呢!”

赵文瑞微微皱眉说:“姐夫,安磊在的话还是要顾忌安市长的面子的。”

江立行轻叹口气说:“从长计议吧!先和安磊谈谈,他的话江开会听。”

餐桌下,郑想念的手如吸盘般紧黏在腿上,程元浩的手悄悄地覆上去,触手间清凉如冰。他微微用力握住她,面沉如水地说:“今天多谢招待,我们先告辞了。”

赵文瑞陪笑着说:“让两位见笑了,一家人也难免有意见不合的时候。”

赵文芝的目光落在郑想念微微泛白的脸上,程元浩将手贴到想念额头上说:“是我疏忽了,雨后的天是有点凉的,今天穿的有点少了,感冒了就是我的罪了。”边说边将外套脱下来将她裹住。赵景秀羡慕地说:“又帅又体贴,完美。”

程元浩嘴边轻轻勾起一丝笑说:“听到了吧?”

郑想念如梦初醒一般,抿唇而笑,心里却是纷乱如麻。

第四十六章 我只要你爱我(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