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我比你难受

  郑想念嗓音里是浓浓地睡意:“喂,喂?喂?”

“我现在,才明白,那时丢下,就只能是死,的意思。”断断续续虚弱的声音将郑想念脑中的睡意驱逐的一干二净。

“对不起!我知道,就,算是,说一万句,对不起,也,补偿不了。幸好,家,被烧了,你还在。”

“喂?喂?江开?”

程元浩看着郑想念的表情由平静转为担忧激动,声音由平和转为焦灼,他的心也随着越收越紧。

郑想念完全六神无主地抓着他的胳膊问:“怎么办?怎么办?”

程元浩眉宇间全是疼痛,他的声音苦涩如黄连:“为什么担心?究竟为什么担心?”

伴着他抬高的声调,郑想念忽地站起来,激动地说:“你不是知道吗?火有多么可怕?我害怕,我害怕。”

程元浩将她拥在怀里说:“你让我怎么办?你到底想要怎么办?”

“要报警才行。”

程元浩夺过她手中的手机扔到地上恨声说:“好,去,我带你去看。”

他用力握着她的手腕,拖拽着她坐到车里,猛烈地踩着油门,她缩靠在座椅上,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说:“去仓库。”

是的,她知道,她现在要去营救他的家是仓库,她记得他说过:“家?我家比这里要大得大,不过,没有这里暖和,比起我家我的确觉得这里更像是家。”

程元浩将车远远得停下,被火烧得乌黑的墙面里呜呜地冒着白烟,在明亮的月光下,远远得看着,竟然有点像仙境。

程元浩用力握住郑想念打着哆嗦的手说:“呆在车里别动,我去看看,听话。”

郑想念盯着那片冒着白烟的瓦砾,身子控制不住地抖着,脑子却是空白的。程元浩重新回到车里,他用外套将她紧紧裹住说:“已经送医院了。”

“我们也去。”郑想念嘟囔着。

“会被看到的。”

“问问医生状况,我们就走。”这句话里已经有祈求的味道了。

程元浩心头一涩说:“真希望那个被烧的人是我。”

郑想念将手从外套里挣出来,用力地捂住他的嘴。程元浩顺势握着她的手,重新启动车子。

急救室门前一片忙乱,安磊在赵文芝耳边低语着似是安慰,赵文芝虽是满面忧色,身上端庄高贵的架势却是丝豪不减,江立行看起来也是沉着冷静,只是来来回回细碎不停地脚步暴露了他内心的慌乱。赵文瑞则是全神警备的盯着急救室门上的那盏指示灯,没有人比他此时的心更乱更烦,赵景秀现在全无消息,江开又躺在抢救室里,他这一生努力维护着的城墙都在无声地垮塌。

急救室门前肃静紧张地气氛,让站在远处地郑想念更加揪心慌乱。程元浩将她半搂在怀中拉抱着送回车里,郑想念趴在车窗上用力的喘气,程元浩仰头站在车窗外,忽然,他伸开手指将她被风吹得四散飞扬的头发抚摸在手心里,他的眼神里带着几分痛几分嫉妒定定地看着她说:“我知道你是因为想到那时我们被火包围害怕,可是,你不能冷静点吗?不能想想我的感受吗?好,我现在去找医生问清楚他的状况,你乖乖地呆在车里,能听懂吗?”

郑想念重重地点头,他在她额头深深地印下一吻说:“我真的比你难受。”

郑想念不停在心里对自己说镇定,镇定。可是身体却是控制不住地发抖,就如同她控制不了脑中不断浮现江开说话的神情语调:“因为这里难受,越想她就越难受,每一秒都闷得喘不过气来,悔恨的要死掉。”

“那我也要找到她,就算她想打想骂想杀,我愿意。”

“紫色郁金香的花语是永恒的爱吗?”

“谢谢,开花了请你看。”

“等酒酿好了,一起喝。”

“你把仓库里收拾那样干净,感觉既温暖又舒适,那里也是你的家,我们的家。”

“你们怎么可以那样对哥哥?不知道哥哥把仓库当成家吗?这样强行拆除简直是想要了他的命。”那日赵景秀说的话现在在她脑中也得如同咒语一般,想起来,头和心都痛得仿佛要涨裂一般。

安磊敲敲车门说:“想念?”

第五十三章 我比你难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