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她希望的

  郑化先说:“把头伸过来。”江开虽然不解,却依言照做。郑化先伸出手将他从头发耳朵至眼睛鼻子嘴巴细致地摸了遍,然后又说:“手。”

江开乖乖地将手放到他手上,他又说:“身高,属相,出生日期。”

“身高183厘米,属兔,六月二日生。”他表情认真地回答,尽管郑化先看不见。

郑化先转过身边走边说:“会做菜吗?”

江开跟上他的脚步说:“会。”

“最拿手的是什么菜?”

“面,西式中式各种面。”

郑化先在木槿树前站定,慢慢摸索着凳子,江开忙伸手扶着他坐下,他拍拍桌子说:“倒上茶,你去厨房做菜。”

江开毕恭毕敬地泡好茶,并将茶杯放到郑化先伸手就可触到的位置,然后才问清厨房的位置,切菜和葱花入锅的声音里,郑想念慢慢从被子中露出头来。

她耳边又响起那日在福婶酒馆里与江开的对话:“你们,分开了吗?”

“是我在特别危险的时候丢下了她。”

“那为什么还找她?”

“因为这里难受,越想她就越难受,每一秒都闷得喘不过气来,悔恨的要死掉。”

“被抛弃的人是不容易找回来的,是不会轻易原谅的。”

“那我也要找到她,就算她想打想骂想杀,我愿意。”

“如果一直找不到呢?”

“那就一直找。”

泪水慢慢滑下来,渐渐浸湿了枕头。

江开将菜一样样夹到郑化先面前的菜碟中,郑化先依次尝过说:“你这样的家世地位怎么会有这样出色的手艺?特别是这面,味道特别用心。”

“我拜过老师,伯父怎么知道我的家庭状况?”

郑化先微微一笑说:“倒酒,能喝酒吗?”

“不太能喝,米酒能喝一点点。”

郑化先准确地挡掉他伸向米酒的手说:“别想欺负我看不见,我家里的东西我还是能摸得清的。就喝这个,准许你只喝一杯,倒满。”

江开听话得将杯子满到几乎可以溢出来,郑化先举起杯,江开两手捧杯很恭敬地轻轻碰到杯沿的下方。

“会唱歌吗?”

“会,”江开试探着问:“唱《小草》吗?”

郑化先的嘴角终于浮出一丝笑意,江开喝口茶水说:“那我唱了,这个如果不好的话,我再换另一首。”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郑想念将纸巾盖到脸上,泪水还是跑进耳朵里,胸口控制不住的大力起伏着,她慢慢起身靠到窗子上,明亮的月光下,微风中树影婆娑,江开很认真地唱完,然后站起来给郑化先加满酒杯。

郑化先拍拍桌子说:“坐,还会唱什么?”

“《小白杨》,《说句心里话》,《母亲》,好多老歌我都会唱,您还想听什么?”

“你们这个年纪爱听老歌的不多。为什么做这些事?”

江开喝尽杯中的酒说:“伯父,我是个坏人。对不起!”

“回答我话,为什么做这些事?”

“是开心的梦想,她在日里写着的。她伤心的时候希望有人可以陪在她身边说,开心不要怕,我在这里呢。当她躲在房间哭的时候,爸爸不是一个人坐在木槿花树下伤心,而是有人能给他做一顿好吃的饭菜,给他倒酒,陪他说话,唱他爱听的歌。”

“还有,她希望那个人不要太能喝,因为爸爸醉了就会犯困,她想听着窗外说话的声音睡着,都醉了怎么办呢?爸爸说她出生的日子不好,所以吃面的日子就是她的生日,可是我觉得总吃一种面会腻,我会做很多种呢。伯父,我知道有些奢望,可是还是想求得原谅。”

郑想念顺着墙壁慢慢地滑坐到地上,沉默了许久,郑化先才慢慢站起来说:“回去吧!今天我没有喝醉,不需要人陪。”

江开站起来缓缓转身,他觉得腿似有千金重,可是仍旧努力向前迈着,这么些年来他的腿一直这样重,他也一直坚持着。可是今天他真的有点迈不动,他的心完全就是中空的。

第三十八章她希望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