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是苦的

  程元浩将车停在福利院门口,当时给她的手机里装定位是正确的。他坐在车里看着她,她对着那些孩子笑得那样灿烂,像极了盛开的向日葵。

他拔通她的电/话,微笑的看着她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执着画笔,墙面上五彩的颜色衬得她如清水中的芙蓉雅致娇柔。他听着她愉悦地声音:“啊,小心点,不要弄到身上去。”

笑容很自然地就从他心里钻到脸上来:“在哪呢?那么吵闹。”

他看着她用衣领蹭蹭脸说:“在和孩子们画画。”

“我去接你?”

“好啊!还要一会才能结束。”

“那,我去等你,想你了。”

她笑着放下画笔,轻理着耳边的碎发说:“杨老师在冲我们招手,我现在要送孩子们去教室。”

他挂断电/话,看着她张开双臂护拥着三个孩子往教室方向走着,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他要和她结婚,看着她和孩子在他面前玩耍。

他的视线再移向那面作画的墙,笑容慢慢僵在脸上,江开站在墙前目光深情地望着想念离开的背影。他转过身,拿起想念刚刚正用的画笔,将她未画完的戴棒球帽的老鼠画完,在想念从教室返回时,又重新躲回刚刚的位置,在那里刚好能看到她的侧脸。她疑惑地盯着墙上的画,然后转身四处打量,他吓得将身子挺成一条线。

有雨滴落下来,江开仰起头伸出舌头,她亦仰着头,雨滴到舌尖上,是甜的。

湿灰色的空气里,程元浩屏住呼吸,盯着那动作,眼睛里似是要喷出火来。无数次,他觉得想念在雨中做这个动作是调皮可爱的。“是甜的”,她这样说的时候,他总要仰起头来伸出舌头尝一下然后说:“骗人的,是苦的,是不是只有你嘴里的是甜的。”他追着她假意要吻她,她笑着左右躲闪,他觉得追逐的滋味是甜的,可是现在他觉得一切都是苦的,黄连般的苦。

程元浩用伞罩住郑想念,接过她手中的颜料画笔。她吃惊地看着他说:“怎么这么快?”

“在附近办事了,下雨了也不知道躲。”

“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害怕淋雨。”这句话让他的心针扎般的疼。

“你不怕,我怕,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她仰着头笑看着他说:“知道了。”他用头宠爱地轻碰下她的额头,她脑子里忽然想起他从前说过的一句话: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地方吗?

“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操场上,是在合欢树下,我现在能记起来了。我受伤后是妈妈偷偷背走的,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他深深地望进她的眼睛里,像是要从瞳孔里直接钻入她的心里:“不记得吗?”

“有点害怕,不敢再往下想了,怎样从火里逃出来的,也不记得了。”

“那就不要想。”伞慢慢地倾斜,他的唇轻柔地落在她的额头上,有雨滴落到两人脸上凉凉的。

江开闭上眼睛,对自己重复着,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看不到。

程元浩示威的眼神从江开站立的地方悄悄收回来,继而将想念拥入怀里说:“和我一起去见我妈吧?她很想见你。”

想念轻轻抿抿嘴唇说:“如果不喜欢我怎么办?”

“不喜欢你,会在那时候让我拿着钱给你医脸上的伤吗?她在那时并不富有。”

“你那时候为什么想帮我?我们并不熟悉。”

程元浩笑着说:“我那时心里的信念只有一个,就是要守护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妈妈和你。我要你们永远留在我身边,我们要永远生活在一起,不能分开,死也不分开。知道吗?有时我真想把你藏起来。”

郑想念安静地凝视着他,脸上是暖意融融幸福的笑,如果时间就此停留该有多好,可是有时候但凡人能想到的事总是不能如意的。

第四十三章是苦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