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有些记忆还是忘记的好

  郑想念漫无目的地走着,她记不起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她是疲乏地从一个梦里穿越到另一个梦里,现在记不起都梦到了些什么,但绝不是那些让她惊恐害怕的恶梦。

要去哪呢?这一刻她不想去程元浩那里,她的心就像是刚刚收割完毕的麦田,枯黄失去生命的麦秸被遗留在田里,太阳炙烤着,却依然感觉不到生命的温度。她不能理解那种从内心深处透出的冷与茫然,比起之前不记得,记得更是一种锥心的煎熬。

她来到儿时最惧怕的那条胡同,她还能认出站在胡同里的那些人,他们曾让她那么痛,那么自卑。可是,当她重新走在这,他们似乎已经不能确信是她了,好像她一直以来努力规避的伤痛只是庸人自扰。

对了,他们应该只记得最后她皮肤烧伤和腿瘸的样子,她要感谢脸上那道伤疤,因为那伤她才和从前的自己有了隔断,这难道就是她原谅林巧妹的原因吗?

“你这种幼稚的行为什么时候能改?别和我说你疯狂迷恋这种秋千架、跷跷板之类的怪癖也是因为开心。”郑想念闪到一棵杨树后面,看到安磊无奈的倚靠在一处乒乓球桌上报怨着江开。

江开边用脚滑动着秋千边说:“你这种从小自由自在玩遍游乐场的公子,怎么会明白?开心在日记里写着她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不用顾忌别人的目光,在小区里的游乐场痛痛快快地玩。”

安磊笑着说:“所以,你要保持这种童趣,就算体重能将秋千架压断,腿根本离不了地,年龄到达五十岁以后,也要坚持完成她儿时的梦想。”

“我当然是梦想着和她一块玩,可是,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有机会。”

“苍天啊!我怎么能和个疯子,呆子做了二十几年朋友?”

江开不理会安磊的感慨,继续仰望着天空,专心地用力划蹬着地面,一只断了线的蝴蝶风筝飘飘摇摇地从他头顶飞过,刮在两人旁边的树枝上。江开从秋千上站起来,用力将秋千荡高,然后跑到刮住风筝的树前。

安磊用完全无语地表情看着江开高伸着手一次次跳起来,“差一点,差一点点,一点点点,一点点点点”。随着安磊的声音,郑想念的心慢慢被挑到半空中,她的眼睛随着江开努力伸高的手指忽上忽下,脚和手都不自觉地跟着用力。可是,心忽然就被戳到,就如爸爸说的,有些记忆还是忘记的好,她眼前似乎又浮起两人一块摘汽球时的样子。他一只手扶着她的肩,脚努力的翘高,另一只手臂在空中舞动着,她的头恰好听到他胸腔里有力的心跳。

随着安磊高声的喝彩声,终于摘下来,她的心却像是半吊在了空中。江开整理着蝴蝶的翅膀说:“真想再回到那个时候。”

“哪个时候?”

江开笑着说:“秘密。”

“让我来猜猜,不会,你们的初吻就发生在类似的情形下吧?十六岁?想想都觉得甜,你当时的心一定要跳出了吧?”

“不要随意想像,你小心,我”江开举起风筝来丢向安磊,抬眼正看到想念扶着杨树愣愣地站着。他的动作停在半空中,心里说不出是高兴激动还是酸痛。

安磊的视线追过的时候,想念已经快速转身离开,她急慌慌地坐上一辆出租车,满脑子里都是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司机师傅问了三次,她才惊慌未定地报上地址。

她刚从车里出来,正在福利院门口的墙面上作画的杨老师笑着迎出来说:“想念,你可是好长时间没来了?孩子们都想你了。”

门内三个提着画笔的小家伙愉快的欢呼着:“阿姨,想念阿姨。”

想念定定神笑着冲他们招招手说:“最近有点忙,在画画吗?”

“你来的正好,门口的墙面刚刚粉刷了,要重新作画。”

想念走进门,挨个地抱抱他们说:“好想你们。”

三个稚嫩的小声音:“我们也想你。”

想念摸摸他们的小脸,拿起画笔说:“让我来检查检查你们进步了没有。”

林巧妹捧着一杯茶坐在程元浩的办公室里,因为早上想念对她的宽容,她现在已经完全能够适应和程元浩单独相处了。她喝口茶说:“想念昨天晚上哭了很久,你不应该离开,你应该一直陪着她。”

“她很坚强,过几天就没事了。”

“你那么在意她,应该比我了解,她只是表面上坚强,心里其实特别需要关心。昨天,你离开之后,江开来了。”

程元浩的表情微微一顿接着说:“想念呢?”

“一直在卧室里,不过他和她爸爸的谈话她应该都听到了,她连我都能原谅......你们快点结婚吧。”

程元浩心底里渗出几丝哀伤:“我一直在努力。”

第四十二章 有些记忆还是忘记的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