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心要让你听见

  汪美美眨着一双杏核眼,脸上的阴云迅速飘走换上调皮的笑意。安磊牵起她的手说:“我觉得咱俩道德观念相似,我也最讨厌嘴碎好八卦的女人,巴掌甩的好。不如,相见恨晚的两个人去喝一杯?”

汪美美脆生生的说了个好,孙小燕气得直翻白眼说:“喂,你算什么呀?”

安磊拉着汪美美恍若未闻似地转身,邓西良说:“汪美美你现在还在上班。”

安磊将手搭到邓西良肩上说:“邓西良我现在要带这个女人出去喝一杯,如果你觉得不妥,需要我打电/话给江开吗?”

听到安磊提江开的名字,周围围观的人对他的目光又加深了几分。邓西良也不再阻拦,只是盯着汪美美,汪美美此时完全对邓西良视而不见。那样的情形下他都不肯为郑想念讲句话,汪美美觉得他实在是枉为朋友。

两人坐到公司对面的酒吧里,汪美美才礼貌地道谢,安磊笑着说:“好失望啊!我更喜欢刚才的感觉,像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汪美美喝口酒说:“刚刚我真是要被气疯了。”

“为朋友两肋插刀,这事我也常干。不过酒不是这样喝的,先一小口然后慢慢地咽下,毕竟身体是自己的。”他帅气地端着杯子做着示范。

汪美美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实在太气愤了,所以,你是真觉得那巴掌甩得对吧?”

“太对了,如果是我肯定左右开弓才够解恨。”

“对吧?我当时就这样想的,都怪那个邓西良出现的不是时候。我最讨厌的事就是别人侮辱攻击郑想念,可能是因为从小看她受了太多欺负,所以现在一听到就会特别生气特别激动。”

“你朋友很柔弱吗?你是从小就开始扮演保护着的角色啊?”

“才不是,她比我坚强多了,只是当时那些事反抗也没有用,有些流言越反抗传播地就越疯狂。我那时是不敢站出来的,想念为了不牵连我挨骂,在学校从来不和我说话,我们那时说话传纸条都有暗号的,后来就连写日记都习惯用暗号代替名字。我写她是KX,她写我是MM。”

安磊默念着说:“MM好理解是美美,KX代表什么?”

汪美美笑着说:“你猜猜?呵,猜对的话我请你KTV。”

安磊以手托腮作深思状,好一会慢慢说:“难道想念原来不叫这个名字?KX是她改名之前的字母缩写?”

汪美美笑着拍一下掌说:“哥哥你太聪明了,答对。”

安磊欢快的拍手笑着说:“说好了要请KTV的。”

汪美美也够豪气:“当然,我说话算话。”

安磊若有所思地轻晃着杯中的酒说:“想念?为什么改这个名字呢?”

汪美美沉思了一会说:“想念十六岁的时候腿受伤,左脸几乎毁容,还丧失了一部分记忆,选择性失忆,这个词我就是在那时知道的。她本来从小就受人嘲笑,当时更厉害。她父亲为了让她可以免受伤害搬了家,也为她改了名。取名想念是希望有想念她的人,也有值得她想念的人,可能觉得那样她就不会太孤单吧。”

“那段时间我可惨了为了求爸妈也跟着她搬家我整整饿了三天呢!从周易的角度来说好的名字真会带来好运,她搬家后遇到了她现在的男朋友,他安慰她鼓励她陪着她上完了高中大学,自始至终不离不弃,还帮她治好脸。我那时简直就觉得那男孩是神派来的,本来和母亲生活就不富裕,可是却那样无私。”

“改名字有这么多好处呢?她从前的名字取得一定很难听。”

“才不是,我其实更喜欢从前的名字,开心,听着就让人心情好,不过想念自己不喜欢。”

安磊停下晃酒杯的动作惊喜地说:“开心?”天知道他的心兴奋的快要跳出来。

汪美美笑着说:“怎么样?你也觉得这名字好吧?”

安磊完全笑逐颜开地说:“好,太好了。”

汪美美举起酒杯说:“你还真是投我脾气。”两只杯子碰在一起发出清脆愉快的响声。

安磊将空空地酒杯放下说:“所以我说我喜欢你,是真的喜欢。”

汪美美平时是大大咧咧,可是真的有人这样直白的说我喜欢你,她还是会不好意思,安磊看着她脸上一片红云微笑着说:“只有我们两个人去唱没有意思吧?我喊上你们江总,你叫上想念?”

第三十章 心要让你听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