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我想她

  程元浩站在车门口,郑想念站在家门口,程元浩说:“快进去。”

“你先走,你走了我再进去。”

“是依依不舍吗?那就快嫁过来,那样就不用跑来跑去了。”

郑想念笑:“快上车,我好困了。”

“那我走了,晚安。”

郑想念看着程元浩的车走远了,转刚要开门,身后突然有人叫她:“想念。”

她胸口幕地一紧,接着迅速转身,江开浑身湿漉漉地站在门前的杨树下,他眼底里盛放的情绪太满太复杂像是要溢出来,可是眼神却是明亮透彻的,甚至是惊喜地。

想念看着他好一会才说:“你不冷吗?”

江开努力舒展开身子说:“还好,有一点,能,一起喝杯茶吗?算了,太晚了。”

“好,可是,喝茶的地方这附近怕是不会有营业的,福婶家的酒馆应该营业。”

江开露出惊喜的神情,完全服从郑想念的安排。两人并肩默默地走着,雨后泥土的香气扑鼻而来,空气里满满地都是清新的安宁。郑想念的心却是忐忑不安的,他为什么会等在她家门口?她为什么要在这样的深夜陪着他去喝酒?她为什么那么安然地走在他身侧?她为什么会忍不住留意他的表情?

江开的心亦是不宁静的,他从她被带走就在想,他们会吵架吗?她会感冒吗?她会受伤吗?现在他留意她的侧影,太像了,这十年他跑了太多的地方,见过太多相似的人,可是她是最像的。

他们的眼神无意碰撞又匆匆闪躲,直到坐在福婶的菜馆里,郑想念才又重新找回自己的思绪,她尽地主之谊介绍着:“福婶这里的高粱酒都是自己酿制的,味道非常地道,当然这话是我爸说的。我只喝过这里的米酒,让福婶给你温点白酒,喝了可以御寒。”

“我不太能喝,就喝米酒好了。”

“福婶米酒加温,你的朋友和我长的很像吗?”

江开注视着郑想念说:“不只是容貌相似,揣着口袋的样子,啪,啪啪,啪,啪啪踢踏地面的样子,走路的样子,说话的声音都很像。”

郑想念笑着避开江开的目光说:“是像双胞胎一样吗?呵,真想见见她。”

江开倒满酒杯一饮而尽,声音里有掩盖不住的伤痛:“我也特别想见她。”

“你们,分开了吗?”

“是我在特别危险的时候丢下了她。”

“那为什么还找她?”

江开将手放到胸口说:“因为这里难受,越想她就越难受,每一秒都闷得喘不过气来,悔恨的要死掉。”

“被抛弃的人是不容易找回来的,是不会轻易原谅的。”

江开努力压制着内心急速翻涌的哀伤说:“那我也要找到她,就算她想打想骂想杀,我愿意。”

“如果一直找不到呢?”

“那就一直找。”

郑想念在他湿润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影子,她好像从第一次见到他时就很容易看清他眼里的内容,总觉得那里面伤痛期盼地情绪是满地,满地要溢出来。她端起酒杯喝一口说:“当时是什么样的危险?”

“火,木屋着火了,我丢下她逃了。”

“那不用找,她已经死了。”她急速的语调里透着愤慨。

江开凝视着她说:“没有,接受治疗的医院证实她活着。”

“你没有听懂我的意思,那样的情形下被你丢下,她只能是死。后来活下来的幸运和你无关。你只是为了弥补良心上的不安才想要找到她,与其相见还不如不见,不见也许有一天她会慢慢遗忘。见到你她只会永远记得,只能永远不能停的恨你。”

江开心头一跳,眼里浮出一丝光,他急切的说:“你怎么会有这样深切的体会?我不是为了安慰自己的良心,是因为我想她,没一刻不想她。”

郑想念注意到了那丝希翼的光,她似乎心知肚明他在想什么,可是她讨厌自己的明了,更讨厌他的清澈透明,仿佛他在她眼里心里安装了X光,而她根本就不需要知道他的心思,一个陌生人的心思。她喝口米酒说:“我会这么说,是因为我从小总被妈妈抛弃在别人鄙夷的目光里。现在每天看到她,我都会想起那时来,所以总也不能和她好好相处,每天都处在矛盾。因为是妈妈不能恨着,可是又没有一刻不在恨。”

江开又喝干了杯中的酒,甜甜的酒顺喉而下,却像是吞下了鱼刺,疼痛忐忑。他又在杯中加满说:“那我也要找到她,我会用一生的时间,努力求得她的原谅。而且永远都不会再放手,不论什么情况。”

郑想念觉得心里的怒气压不住的升腾:“她有可能残废。”

“那我也要找到她。”

“她有可能毁容。”

“那我更要找到她。”

“为什么?”

第二十七章 我想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