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只能嫁给我

  郑想念从伞里跳出来,脚还未落稳,接着被程元浩拉进伞中。

程元浩将她揽入怀中心疼的抱怨:“出来也不带手机,已经秋天了,感冒了怎么办?”

郑想念抱歉地笑着说:“没事,我很强壮。”

程元浩轻刮一下她的鼻头说:“撒谎,不记得那次吗?差点被你急死。”

江开屏住呼吸,深深地凝视着伞下两个亲密的人。郑想念每熟稔的回答一句,他的眼神就加深一分。他那股从内心奔涌出来的热量,程元浩一分不减的感受到了。

在郑想念笑着低下头的时候,他的目光直直地扫向江开,江开的目光却只如蚕丝缠绕着郑想念。两人目光一冷一热,在雨帘中隔空交错着。

江开脸色沉下来,语气却是愉快地:“看来我得小心啊!我的未婚妻很抢手啊!”

郑想念笑着说:“不要乱说,这位是上次商场报火警救我的人。”

程元浩脸色微微一怔说:“是吗?谢谢!不过你这样盯着我未婚妻是不是不太好?”

郑想念轻拽程元浩的袖子,一直握在手中的木槿花掉落在地上,她快速弯腰拾起。

江开心头荡起一圈涟漪,刚刚收回的视线再次缠绕过去。他尽量声音平稳地说:“喜欢木槿花吗?我那位朋友也很喜欢,她曾经送我一顶手绘的木槿树叶帽子。”说完从口袋中掏出临出门前放进兜里的那朵木槿花。

郑想念的表情有些错愕,程元浩感觉到郑想念握着他衣角的手情不自禁的用力,他的心也随着那股力量收紧,像是用皮筋扎住了一样,有些透上气来。他用衣服整个将想念包裹在怀里,嘴角浮起一丝笑说:“我们回家吧,风有点大。”

“好。”她的声音和她的脑子一样木木的。

程元浩表情硬邦邦的对着江开说:“下次见。”

他的步子迈得急促,郑想念被他紧紧圈在怀中脚步凌乱的跟着,眼前全是江开期盼的眼神,她回过头从程元浩肩膀处望回去,江开仍站在原处,隔着雨她仍能感觉到伞下升腾着一股浓烈的伤痛的味道。

程元浩打开车门时她才回过神来疑惑的问:“哪来的车?”

“快上车,要感冒了。”

程元浩只专心开车一句话也不说,郑想念坐在后排,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她知道他为什么沉默。她将头伸到程元浩脸侧说:“你在吃醋吗?”

程元浩目不斜视,语气却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快坐好,车在开呢,注意安全。”

郑想念不解地看着眼前的目的地,这是她的办公室,可又不是她的办公室。

她的办公桌原本是在总经理门外边的,现在透过玻璃她可以清楚的分辨出她的办公桌现在正在总经理的办公室里。

程元浩打开门,拉着她的手走到总经理室里面的套间门口,打开门说:“先换衣服,不然真要感冒了。”

郑想念看到她和程元浩的合照醒目的挂在里面的墙上,程元浩轻轻的带过门,他的声音平和地透过门传过来:“原来我是想明天早上你出门的时候,穿着西装的司机礼貌的向你问好说‘郑想念小姐,程元浩先生让我来接你上班。’然后,我站在公司门口,给你开车门,拉着你的手走到公司里来,接着,我对欢迎我的员工这样介绍你:‘我的未婚妻。’对了,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地方吗?”

郑想念边脱衣服边说:“在学校的操场上,我因为脸上的伤被同学嘲笑,躲在那里哭。你坐在我身边说:‘哭有用吗?不要哭,等治好了比她们都漂亮。’”

“我,那时坐在你身边的时候心里想了两件事,一让你变得和以前一样漂亮,让那些嘲笑过你的人都仰着脸羡慕你。二我要娶你保护你一辈子。”

郑想念打开门眼眶湿湿地问:“你怎么知道我以前漂亮,我本来就很丑。”

“傻瓜。我说我在恒润集团上班吧,其实恒润集团的老总是我继父,前一阵子他去世了,我继承了他的位置,也包括刚刚收购的中达食品。”

“所以,你才能随意出入这里,因为你是新老板。”

“嗯。原来想像刚才讲的那样,将你重新介绍给这里的人。”

“想让他们羡慕我。”

“嗯。”

“听起来是个很妙的主意,那为什么才过了几个小时就变卦了?”

程元浩轻握住郑想念的手,将一个晶莹剔透,光润翠绿的玉镯套到她的手腕上说:“想念,这是我们家祖传的镯子,据我妈说只传给儿媳。我们结婚吧?”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是因为刚才的事吗?只是碰巧遇到,不熟悉的。”

“难道除了我还有要嫁的人吗?你只能嫁给我。”

“我只是,你怎么就变成恒润集团的老总,而且还是我的老板?”

“喂郑想念,你在转移话题吗?”

“没有,像你说的除了你我还嫁给谁,只是不适应。”

“那就是同意了,明天?太急了,那就一个月之内怎么样?”

“一个月?”

“那就先订婚。”

郑想念假装打着哈欠说:“好困啊!要不要睡醒了再考虑看看。”

第二十六章 只能嫁给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