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永恒的爱

  汪美美拍一下手笑着说:“好主意,能和江总一起唱歌,简直就是我的梦想。不过,今天不行,今天想念要正式接手锦阳花卉。我们约好了晚上在家庆祝,我们改天再约?”

“一言为定。”安磊伸出手来,两人击掌,啪,这个声音像安磊心里敲锣打鼓的声音清脆愉快响亮,江开你要一辈子感激我。

安磊站在游泳池边上满脸笑意地调窘着江开:“小伙疗伤速度挺快啊,转眼间就又斗志昂扬了,佩服佩服。”

江开趴在池边上抬头看着他笑着说:“找揍是不是?”

安磊蹲下来盯着江开,他脸上的笑意更浓,语调也更轻快:“看看江总这身材皮肤模样简直迷倒万千女性,优秀如我都忍不住嫉妒啊!嫉妒!”

江开推一下安磊的肩膀忍着笑说:“喂,脑子搭错筋了吗?嫉妒?这么嫉妒给你个机会下来一起游啊!”

安磊假装被他推倒坐在游池边上呵呵笑着说:“江开小盆友,你现在很危险啊,我,这里,可有炸弹级的新,消,息,保证听了让你直接从泳池里跳出来,这样对我是不想知道吗?”

“怕水就找这样低级的理由,我会上当?才怪。”

安磊站起来郑重地整整衣服,表情严肃语速极快地说:“江开,放松结束,现在我正式告诉你,我,找到开心了。”

江开漫不经心地笑着说:“真是找揍啊!开这样的玩笑?”说完两只手迅速地抓住安磊的腿。

“你干什么?别动我,啊,我警告你,江开,你要敢再轻举妄动,我把消息咽到肚子里。”

江开不以为然地笑着说:“好,咽,马上咽。”边说边手下用力。

“想念就是开心。”

江开整个人僵在水里,安磊恍若大赦一样松口气继续说:“千真万确,她朋友汪美美亲口说的,开心改名后叫想念,不记得你,是因为她得了失忆症。”

江开几乎是从水里窜上来,安磊将浴巾扔给他,他胡乱地擦几下,就开始往身上急急地套衣服。安磊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放松点,像刚刚我们对话时那样。她不记得你了,你现在慌慌地找到过去,要说什么呢?冷静一下,想清楚你应该怎么做?她现在有男朋友,完全不需要你。她的生活完全就是全新的,完全没有从前你想过的那些痛苦和恨。”

江开恍若未闻地抓着车钥匙就走,安磊无奈地在他身后喊:“她在锦阳花卉。”

郑想念在花圃里就像是色彩斑斓的蝴蝶,在办公室里就是辛勤的小木偶。这是程元浩和郑想念在一间办公室里面对面坐了几天后,用他锐利的视觉果断做出的判定。这项观察定论一出炉,他马上买下了锦阳花卉,将郑想念重新放飞到花圃里,他对郑想念说:“比起小木偶,我更喜欢蝴蝶。”郑想念从来没有想过锦阳花卉有一天会变成自己的,她满脸幸福地漫步在花丛间。

“这盆紫色郁金香多少钱?”江开慢慢将花盆从脸前移开,认真地看着郑想念。

郑想念面无表情地反问:“一个花球都没有怎么知道是紫色郁金香?”

“听那边的花匠师傅说的。”

“既然问了品种,怎么不再接着问价格?”

江开笑如春风语调轻快地回答:“因为有更深地问题想请教,紫色郁金香的花语是永恒的爱吗?”

第三十一章 永恒的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