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幸好不是我

  江开说:“我会找世上最出色的医生为她治疗,如果不能恢复,我就在别人向她投来蔑视的目光时,挡在她前面。”

郑想念忽地站起来说:“我是问你当时为什么不和她一块逃走?你的这些畅想,如果当时她死了,什么都晚了。你是觉得我长得和她很像所以才等在我家门口吗?那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不是。”

江开也站起来,凝视着郑想念慢慢地说:“对,你不是,如果是,肯定是很恨我的,应该甩我巴掌,或者想杀了我。”

郑想念忽然莞尔一笑说:“幸好不是我。”

“想念,想念,你怎么回事啊?程元浩在电/话里都快急疯了,他说已经送你到门口了,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汪美美扶着门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个隔桌对望的人。

江开努力收回眼眶里的潮气,可是最终只能摆给汪美美一个僵硬的笑,郑想念则满脸歉意地说:“美美对不起,这位是那天在商场救我的,刚好碰到。”

“救你的人?我的天啊!我的许愿灵验了吗?哈哈,江总,真的吗?”

“江总?”郑想念嘟囔着回头看看江开,又看看汪美美。

江开点点头说:“对不起,太晚了,我送你们回去吧。”

汪美美愉快的声音和郑想念冷淡地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好啊”。“不用。”

江开的眼神从汪美美脸上轻轻掠过,最后落到郑想念脸上说:“米酒很甜,下次见。”

郑想念的心是疯跳着的,是一种杂乱无章的跳动。她不明白这种感受是为什么,只是觉得刚刚自己一刻也不能坐在那听下去了,也一刻不能再看见他。

汪美美则是满脸八卦的说个不停:“真的是江总救了你吗?天啊!他会不会是对你一见钟情,你刚刚在哪遇到的他?在我们家门口吗?会不会是特意来等你,衣服是在等你时淋湿的吗?”

郑想念挽着她的胳膊有些无奈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我长得像他的一个朋友。”

“男人接近女人时惯用的伎俩。”

“就知道和你说不通,带手机了吗?”

“和你的学长哥哥比,他的条件可真是,绝对标准的高富帅。”

“问你带手机了没?”

“不过,你可要小心啊!程元浩是最爱吃醋,最见不得别的男人靠近你的。你记得咱们大一的时候,有个家伙追你,差点没被他整死。如果你像金箍棒一样能长能短,他一定天天把你装在口袋里藏起来。”

“越说越离谱了,拿手机来。”

“我是在提醒你不要傻傻的告诉他刚刚你失踪的这段时间,是在跟一个帅哥喝酒,傻瓜。”

手机接通程元浩宠溺地说:“变得不听话了?!”

郑想念说:“对不起,现在真的躺在床上了。”

“好好睡,晚安。”

汪美美扑倒在床上说:“怎么没审问,太反常了。”

郑想念假意要打她说:“快睡,我困了。”

汪美美抓住她的手腕说:“等等,出去一趟多了个东西,哪个送的?”

郑想念无奈的笑着说:“你说呢?”

汪美美松开她闭上眼睛笑着说:“那我就放心了,如果程元浩的条件也和江总的条件一样优秀,那我就更放心了,老天可怜可怜我一片真心吧!”

漫长的夜第一次没有恶梦,当太阳透过窗映在窗台的绿萝上。郑想念第一次安然地站在窗前,闲适地提着喷壶,细细的水流,轻柔地湿润进她的心里,一种如释重负地轻松感,她不知从何而来,可是很舒服。

早上,当程元浩开着奔驰,西装笔挺完全一副型男作派前来接郑想念时,当周围的邻居羡慕恭维的和郑化先林巧妹夸赞郑想念觅得良人的时,当林巧妹也肯对程元浩微笑时,汪美美也觉得郑想念的生活里突然生动起来。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汪美美许的两个愿望都出其不意的实现了,用周易来解读可能这就是时运,可是她总觉得这时运来得太突然,也许她的不安只是因为从小看着郑想念经受了太多突变,有点草木皆兵了。

第二十八章 幸好不是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