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穿越人海(五)

  郑想念从一个人坐在邓西良办公室里直到跟着江开和汪美美从员工通道进入地下车库,更远一些或者一直到家里,她的脑子里不断浮现着混乱中被保护的画面。

“你在打颤?不要怕。”迫切的关怀,近乎蛊惑的声音。矿泉水样清新透明的脸庞,眼神却蕴含着惊喜担忧犹豫,各种错综复杂的情绪一时让人抓不清思路,可眼睛深处却又偏偏流露出熟悉的温度。郑想念觉得自己是被刚刚的情形吓得神智混乱了,那样慌乱的情形下匆匆一睹,哪来这么多莫名的感触。

马路上的灯光飞速的闪在车内,汪美美嘴巴机关枪样的扫向专心开车的邓西良,他们两个在一起总是这样,汪美美极尽所能的攻击,邓西良一如既往的沉默。说他不想理睬或者无趣,偶尔他又会回上一句,而且绝对是可以让郑想念忍不住大笑,让汪美美气到爆的语句。

汪美美每每抱怨:“郑想念你个大叛徒,就算憋死也不能笑。”

今天邓西良是这样反击这句话的:“结束语换句新鲜的台词。”

汪美美气得直要把车踹个窟窿,邓西良已经绅士的打开车门了,她只好狠狠地瞪他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以表示她的不服气。

郑想念笑着说:“你们在公司也这样吗?”

邓西良愣一下带着丝浅浅的笑意回答:“完全公式化的交流,在公司没人知道我们认识。是她要求的,说要满足女强人的心愿。”

郑想念这次完全笑开了说:“谢谢你理解她,今天也谢谢。”

郑想念进门看到父亲坐在客厅里,汪美美已经在惬意的喝着粥,她瞥一眼郑想念说:“偷偷说我坏话了吧?”

郑想念笑笑对父亲说:“爸,怎么不睡呢?都十一点了,你不需要特意等我们。”

“躺着也是睡不着,你也喝一碗。”

“我不想喝了,一会美美喝完也要睡了,你快点睡去吧,明天早早的就会有人上/门,你坐在那一天都不得闲。”

郑化先笑笑站起来,慢慢摸索着回屋去了。

汪美美洗漱完扑到床上看着专心思索的郑想念说:“又在看这只胸针,现在还是想不起来吗?我们公司的面塑制品最齐全了,可是也没有这种样式的,而且这只完全就是按照你的样子做的,这么特别,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想念仔细的将胸针放到锦盒里,躺在床上说:“一点也想不起来,不过今天看着它很亲切。”

“为什么?唉!算了,想不起来就不要想,有些记忆总是要被人遗忘的,这话郑叔叔从前就讲,一直讲到现在,我也觉得你不要太执着。”

郑想念点点头,躺下说:“睡吧。”

汪美美却俯在枕头上盯着郑想念说:“想念,今天晚上真是对不起,如果今天晚上你真因为等我出点什么事我死的心都有了,真的。你是那样怕火,厨房全都是电器化,警报响的时候我却因为要照顾顾客不能赶到你身边,对不起。”

“说什么呢?我一点都不怕,而且因为警报还浪漫的被帅哥拉到怀里了。”

“真的?什么样的帅哥?比你的学长哥哥还要帅?”

看到郑想念微笑着不回答,汪美美又感慨道:“难道帅到无语的地步?像我们老总那样帅吗?我们老总真是相貌品质钞票兼得极品男人。要是今晚救你的帅哥是我们老板该多好啊!”

“快睡!”

隔了好久汪美美又含糊的嘟囔一句:“我是说真的,嫁个那样的男人郑想念就幸福了。”

郑想念给渐渐睡熟的汪美美拉拉被角,也闭上眼睛,可是她闭上眼进入的不是熟睡,也不是美丽的梦境,而是一片恐怖炽烈的火海。

她的嘴巴被布团塞着,手脚也都被绳子紧紧地捆绑着,唯有睁着眼惊恐的流泪,一双脚在地上用力的搓着,渐渐搓出了血,她看那血流着,心里流露出无限的恐惧和悲伤。

当她的心因为这恐惧和悲伤就要崩溃的时候,眼前忽然出现一个男人,面目看不分明。但她心里漾起一丝希望,她觉得自己会得救。

“不要报怨任何人,怨只怨你认识了不该认识的人,比起活着,消失是你最好的选择。”幽灵样空洞的声音,又让她毛骨悚然。

第十九章 穿越人海(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