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你在哪里(二)

  刘希然说:“先收起你的对不起,说为什么?为什么?”

江开扑通跪倒在地摇着头含糊不清地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是你和开心约了我爷爷,开心不见了,我爷爷死了,而你好好的站在这,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跟我去警察局,去警察局说清楚。”

希然拉着江开,江开匍匐在地上嚎啕大哭,两人争执之时,赵文芝带着人进来,将江开扶走。

希然还要拉住他,赵文芝说:“对不起,你爷爷的遭遇我也很难过,可是那天我们江开并没有去木屋,所以你问的问题他当然不知道。你也看到了,他看到刘师傅出了这样的事也很难过,江开是个善良的孩子,希望你也能理解一下。”

希然流着泪,要与赵文芝争辩,希然的妈妈挡下了。

江开从车上逃走,他赶到开心妈妈的情人吕圣科家,开心只是不见了,那开心会不会被她妈妈带到这里来?

吕圣科的家门口却被警察用白色的胶条圈围起来,他硬要闯进去,他哭喊着:“我要找我的朋友,我要看看我的朋友是不是在里面。”

一位好心的邻居向他解释:“现在不能进去,警察把这里封了,就算你进去里面也没人。里面这个男人搞外遇,被老婆捅了,现在两个人一个在医院一个警察局。”

江开问:“那还有一个呢?还有一个阿姨去哪了?”

有警察过来取证据,看江开哭得伤心又问得急切,出于职业敏感他走过来,那位邻居又代替失魂落魄的江开向警察说明了情况。那个警察想了一会忽然说:“跟我进来吧。”

江开急切的点头,警察说:“跟我来吧。”

江开踉踉跄跄的进去,他挨个房间的找,所有的房间都是空的,没有人。这样的打击让他原本就已经发着烧的身体几乎支撑不住,警察扶着他走到院子中问:“认识这家人吗?”他摇头有点头,警察拿出一张照片问:“认识吗?”

江开盯着那张照片忽然愣住了,原本模糊的视线更加模糊起来,他再醒来时已经在家里了。他嚷着要见警察,可是他的父母坚持不让,他哭着请求着:“爸妈,我必须要去警察局,我有话还没有说呢!那个照片上的阿姨就是那天从木屋里推我出来的那个。”

赵文芝安慰他说:“小开啊!我知道你很伤心,你是因为伤心眼花了。你舅舅已经向警察询问清楚了,除了刘师傅你的那两个朋友现在只是下落不明,所以你不要太担心了说不定哪天就找到了。因为牵涉到开心的妈妈,你舅舅也问了那家人的事。警察告诉我们就在你朋友出事的那天,她的妈妈也因为你去那家里发生伤人案而下落不明,同一天几乎同时那位阿姨怎么可能是救你的那个呢?”

江开流着泪问赵文芝:“妈,开心和小睿会找到吗?”

赵文芝眼神肯定的说:“会找到的,你也要好好的才行。在我面前也就罢了,在你爸爸面前千万不要再提起了,你将来是要主持TR的主人,如此脆弱你让他怎么放心?听明白了吗?”江开机械的点点头。

可能是因为江开太执着于寻找,看起来像是精神上出了问题,也可能是因为江开这次的伤痛实在吓怕了江立行。当江开身体恢复之后,江立行第一次主动为全家安排了一次远游。

这也是江开从小到大第一次看到爸爸和妈妈如此和谐的长时间相处,大到决定让江开留学法国,小到吃穿行他们的想法都惊人的一致,好像这十几年来一直争吵不休的是另两个人。

的确法国独特的浪漫气息暂时掩盖了江开的伤痛,可是却没有阻隔他想找到开心和小睿的决心,当然也没能减轻他心中那沉如铅块的懊悔!他当时的离开是赤/裸裸的背弃,是他心灵上的污点,是一辈子都不能摆脱的枷锁。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就算让他用生命来换他也不会胆怯,比起窝窝囊囊负疚的活着,他宁愿当时就死了,那样起码是凄美安心的。

曾经开心问江开:“你知道世上最遗憾最不能控制的是什么吗?”

“人。”

“错。”

“什么?”

“是时间。”

第十四章 你在哪里(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