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谁是真凶

  送郑想念回家的时候,天是黑灰色的,可是程元浩的世界是湛蓝色的。郑想念走在喷泉池的边沿上,那些洁白的水花天女散花样的盛开着,衬着她娴静清秀的脸,她的眼睛笑起来弯弯如月,她伸手接水时的样子像是在优雅的舞蹈,她的一切在程元浩的眼中都是美好的,美好到想让他揣进兜里藏起来。

他轻抓住她的手腕反转过身一下将她背起来,郑想念趴在他后背上抗议:“快放我下来,别人都看着呢!”

程元浩的语气仍然很认真:“就让他们羡慕的看着,我要一直背你到家。”

“疯了吗?还远着呢!会累坏的。”

“我喜欢!”

郑想念安静地趴在程元浩的背上,他的后背很宽很暖很踏实,他的步子很稳很有力,仿佛可以一直走永远不会停。无论路上怎样喧嚣,此刻他们的世界是安静的。

“阿姨,好久不见。”

听到这句话郑想念才发觉已经到家门口了,林巧妹注视着手中的垃圾袋的说:“回来了?”平淡的语气里,却透露着极度的厌烦。

程元浩握着郑想念的手很真诚的回答:“是,在这里买了房,稍后妈妈也会过来。”

林巧妹挺直腰抬起头边走向垃圾筒的方向边淡淡地说:“好,不错。”

郑想念晃晃程元浩的胳膊说:“回去吧!应该累坏了?”

程元浩依依不舍的说:“你也早点睡,明天见。”

郑想念看着程元浩走远了,才转身推门,林巧妹喊住她说:“郑想念天下出色的男人多得很,你何必非在这一棵树上吊死?”

郑想念反问:“你觉得我应该在什么树上吊死?”

“我是你妈我说的话都是为你好,找个事业有成,有车有房的男人,不比步行强上百倍?”

郑想念不再接话,只迈着大步向着自己卧室的方向。林巧妹又补上一句:“你就不能听我一回吗?”

汪美美闪进门来说:“阿姨听什么?我听,你说我听。”

林巧妹不理会汪美美,走进卧室她用力关上/门,汪美美不明所以,一溜小跑着钻进郑想念的房间。

“你和阿姨又怎么了?”

郑想念边脱衣服边回答:“没什么。”转身却看到汪美美穿着件吊带短睡裙,裙摆刚刚能盖住屁股,不禁笑着说:“你干什么呢?这样跑过来?”

“怕什么呀!叔叔又看不见。”

“你就不怕路上有人看见啊?”

“从我家大门到你家大门不超过十步,如果没有人反对我早就在墙上掏洞钻过来了。”

郑想念笑着说:“我投赞成票。你在电/话里说事情解决了,真的解决好了吗?”

“我来就是要说这个的,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形式真是严峻,可是最多半个小时,形式又逆流直上了。”

“怎么了?”

“触动报警开关的人自己投案了,然后我就觉得应该没什么事了,就给你打了电/话。结果你猜怎么着?”

“不是那个人?”

“我,被江总亲自叫到办公室了,更神奇的是他的问题都几乎与报警事件无关。汪美美那个被举报的是你朋友?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从小就是朋友?”

“他问这些干什么?”

“天知道,我就听到这,邓西良就进来了。”

“他去解救你吗?”

“谁知道,反正我出去了,具体的也不清楚。只听说我们商场的监控记录有问题,稽查发现不仅那天晚上监控器坏掉,六个月之内的记录也全无。他是这家商场的总管,自然要主动做深刻检讨。”

“那他会不会受处分?”

“据闻江总发脾气是这样说的:‘邓西良你是因为有我舅舅撑腰所以才敢这样吗?监控记录的事暂且不说。为什么随意更改巴黎旅游活动内容?满六千元?活动原文难道不是只要购物就可参与吗?’”

郑想念说:“只要购物就可以?那样的话营业额怎么会上涨?”

“所以说是据闻啊!帅得跟雕塑一样的男人,智商会为零到那种程度吗?不说这些了,说说,今天的约会是不是超甜蜜啊?”

郑想念躺在床上只是笑,汪美美趴在床上说:“看看这幸福的小样,我怎么办?你忍心看我孤家寡人吗?”边说边伸出手去抓挠郑想念,两个人在床上笑做一团。

“这就是朋友的作用,说吧,把你心里的苦都倒给我,我来消化。”安磊边端着红酒杯慢慢地摇晃,边听着电/话另一端江开略醉的声音。

第二十三章谁是真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