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恐怖的梦境

  她努力的睁眼闭眼,眼前却只是朦胧一片。那个人的脸在她眼前放大放大无限放大,最后当她觉得要看清时,却双臂一痛,她被那人丢进火里。

郑想念大叫着惊醒,身体瑟瑟发抖,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丝。

汪美美闻声迅速打开灯,紧张关切的望着她问:“想念怎么了?怎么了?”

郑想念紧紧地抱住她,郑化先和林巧妹也急急地推门进来,郑化先问:“想念怎么了?做恶梦了吗?”

郑想念慢慢松开汪美美说:“我没事,你们回去睡吧。”

汪美美说:“你梦见什么了?浑身都湿透了?是今晚吓着了吗?”

郑化先说:“今天晚上怎么了?你们在公司出什么事了?”

郑想念给汪美美使个眼色说:“没什么,就是一个梦,你快回去睡吧。”

林巧妹打量着郑想念苍白的脸色说:“大半夜的一惊一乍,二十几岁的人做个梦有什么好怕的?但凡人都会做梦,梦都是假的,跟假的较真,傻呀!”

汪美美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巧妹说:“阿姨你说什么呢!”

郑想念躺下拉拉汪美美的手说:“说的对,只是个梦,爸快回去睡吧。”

汪美美气呼呼地看着林巧妹,林巧妹看郑想念闭上眼睛不想再理人的样子,不以为然的转身离去,边走边说:“想明白最好,别费力气跟梦较劲,忘了好好睡一觉,比起想着忘掉更幸福。我这几天失眠,好不容易睡个好觉,全让你毁了。”

汪美美冲林巧妹的背影做个鬼脸,从小在林巧妹面前她力挺郑想念的也只限于做鬼脸的程度,再怎么不平她也是想念的妈妈。

想念平躺着闭上眼睛,她知道唯有这样汪美美才会放心的乖乖睡觉。其实梦里的画面她时常会梦到,可今晚是最清晰的一次。

梦里那个人的脸依然看不清,唯一清晰的仍旧是那人的眉毛,他的两条眉毛相连,像是用画笔在眼睛上方写了个长长的一字。

因为梦的关系,郑想念平时总是习惯先留意人的眼睛和眉毛,但她一直没有遇见过拥有梦中那样眉毛的人,可是今晚在TR商场,她遇到了。

当郑想念走在TR商场二楼去洗手间的路上,有个男人这样叫她:“郑开心”。自从她搬家改名以后,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叫她了,这就意味着凡是知道开心这个名字的人必定是从前认识的。

出于礼貌当她的眼神寻声望过去时脸上是挂着笑的,可是当她看到那两道特别的眉毛,笑容马上冰冻在脸上,心脏亦不受控制的瑟瑟发抖,这不是一般的害怕是剧烈的恐惧。郑想念可以肯定除了梦中熟悉的眉毛这个男人完全就是个陌生人,可是他知道她从前的名字。

那个人脸上挂着的笑容是友善的,可是给郑想念的感觉却是恐怖,在郑想念还没想好如何应对的时候,警报响了。后来被救的画面完全冲刷掉了这个短暂的可怕画面,可是梦却还是固执的让她想起来。

如水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过来,郑想念躺在床上低声吟诵:南无阿弥陀佛......汪美美翻身闭眼平躺着问:“这种治疗失眠的方法真的有效,你再多念几次我就要睡着了,怎么想出来的?”

“忽然就想念这一句,可能因为月色太好了。”

“佛和月色好有关系?不管了,你要一直念,直到我睡着为止。”

她真的一直念,最后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第二十章 恐怖的梦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