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我们都一样

  啪啪啪啪......,接连不断的各种物品的碎裂声,母亲尽量端着身份的谩骂声,父亲浑厚理直气壮的地反击声。按常理江开从懂事时就经常听到应该习惯了,可是时至十六岁的今天他还是会害怕,只是不再像儿时缩在角落里打哆嗦,现在打哆嗦他可以很好的掩藏在心里了。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呢?呵,江开可以倒背如流了,女人、钱诸如此类。母亲一寸寸的逼迫着父亲,只是想要守护或者收复自己的失地,结果却越来越糟。

小时候听到这些江开常常害怕到失眠,他怕父亲将他们母子赶出家门,怕他们离婚。后来,他们长久的吵下去,江开明白了他们离不了婚,就算父亲真的有女,那个女人也进不了江家的门。

父母这种利益联姻岂能随意解体?就算姥爷从政界退休权利消失的今天,爸爸也不敢妄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母亲是多虑了,江开觉得自己不必加入他们的战争,也不必帮着妈妈,相反他觉得要是真离了,妈妈反而解脱了。守着一份鸡肋般的婚姻究竟能尝到什么美味?妈妈这样美丽冷静睿智的女人为什么不懂呢?

钱?房子?有什么好?风在各个房间来回的呼啸,夏天捂着棉被也不会暖,院子大得可以停下上百辆车,可是那些名贵的花草,喷泉池里游动的鱼都刻板的没有生命的痕迹。

江开站在露台上俯视远处的那片老住宅区,那是片好地方,教他做面塑的刘师傅就生活在那,比起自己豪华的家,那里虽然经常充斥着酸腐味,但那是温暖的味道。

那棵古老的合欢树的花期已经接近尾声,那个穿着白色T恤、青色五分裤,头戴棒球帽的女孩已经在那棵树下站了两个多小时,或者更多时候,太阳那么毒辣,不热吗?

她的右脚踢踏着地面,高高扎起的马尾辫从棒球帽下探出来,随着她的动作一颤一颤的晃动,可能因为用望远镜看了她太久,江开竟也开始无意识的点起右脚。

终于,他听够了父母的争吵声,这次他们实在有点吵得时间太长了,而且空前绝后的激烈。

他轻跑着逃离,心里的感觉真奇怪啊?合欢树下的女孩以前从没有见过她,现在也没有看清她的样子,可是遥遥的看到她江开心里却装满了好奇和肯定。

好奇她为什么一直站在那?好奇她背了什么样子的背包,看肩带是蓝色的,里面背了什么?不沉吗?嗓子干的冒烟吧?经过摆在街边上的透明冷柜,他买了十几块冰棒,各种口味的。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口味的?站了那么久,几块才够解渴呢?

江开走过去的时候心里怀揣了太多的好奇和不肯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和她有着一样的不安和孤单,江开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觉得我们是一样的人,为了证实这个我要走到她身边看看。

郑开心的视线顺着冒冷气的透明方便带缓缓向上抬起,映入她瞳孔里的是一张俊秀透明的脸,牛奶般细腻的皮肤,配着一双山泉般清亮的眼睛,浅浅的微笑,清爽中透着清风和煦般的柔软。

他拉着长长的悦耳的音调说:“啊!原来真是蓝色的背包啊!一直背着不沉吗?你喜欢哪种口味的?”

郑开心伸手在他撑开的方便袋中挑了一块红豆味棒冰。

“原来喜欢红豆味的呀。你在等人吗?”

“谢谢你的棒冰!”

“你住在这附近吗?以前没见过你,我叫江开。”

女孩迟疑一会说:“我叫开心。”

“开心?你的名字里也有个开啊!真巧!不过,叫开心,好像并不开心呢?不算名副其实啊!”

郑开心想起爸爸跟她讨论改名时也说过这样的话,忍不住反驳说:“你这个推论我不赞成,在我心里没有不字,只有开心。”

“呵......我的经验分享给你吧,引起别人注意的最好方法,三个字,躲起来。我保证百试百灵。”

“江开,我找你腿都快跑断了,还以为你在刘师傅那,比赛到点了,快走啊!”

江开跳起来将装冰棒的方便袋挂到树枝上,向着安磊的方向挥挥手说:“来了。我朋友安磊,约好了打篮球。我说的方法你一定试试,我保证百试百灵。”

郑开心微笑着将头发别到耳后,心情忽而轻松起来,她将背包卸下来放到地上,轻轻弹跳。取下夹放在树杈上的手提袋,将里面一顶绘着木槿花枝的棒球帽递向江开。

“谢谢你,这顶帽子送给你吧!”

郑开心起跳的那个瞬间,绘着木槿花的棒球帽下长长的黑发随着跳跃的轻风飘逸,灵动纤巧的身形,像是漫画中的女孩。江开接过郑开心手中的棒球帽并不细看上面的图案,只匆匆扣在头上就一阵风似的向着安磊的方向跑走。

郑开心将蓝色背包重新背回身上时,她右手边的方向传来一个妇女隐忍急切的叫声:“小睿,站住,小睿听话,站住......”

郑开心的视线盯着那个方向,如此急促的叫声过了大约两分钟,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子急急地向着合欢树这边奔跑过来,他呼哧呼哧的喘气声隔着老远还能听的清。

他离着合欢树越来越近时,那边急促的呼喊声消失了,炽烈的太阳光下只余下那个男孩粗重的喘气声,离得开心越近越觉得他不像是累的,倒像是为着什么事愤怒难平。

他跑到合欢树下面冲着远处那片高高在上的别墅群用力呼吸着,他的左额角上有块很厉害的擦伤,血顺着脸上的汗液一直流到脖子里。

开心跳起来将之前江开挂在树上的棒冰取下来,撕去包装袋,将冒着哈气的红豆棒冰默默地递送到那个男孩子面前。

男孩警惕的看了看她,然后伸手接过大口大口的嚼着。开心又再次解下蓝色背包,取出一瓶消毒水在男孩面前晃晃,见他无异议,才用棉棒沾了轻轻帮他擦拭,当她拿出创可贴时,男孩说:“不用了,明天还会破的。”

“明天破了就再抹药再贴,不想再抹药,就不要再弄伤,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男孩看了看郑开心说:“你懂什么呀?说的真轻巧。”

“大约懂得些,觉得我们是一样的人。”

男孩将剩下的棒冰送到口中再次认真看着郑开心说:“你还真逗,都不知道我是谁,说什么一样的人?”

“被人欺负吗?我从很小就被人欺负,关键是你自己不要欺负自己,疼的是你自己伤了自然要抹药。”

“小睿,快回来。”

郑开心看着远处那个语气焦灼神色却娴静柔韧的女人说:“相信姐姐的话吧,你的伤我懂得,快快好起来关心你的人才会放心。”

“装成熟,你凭什么觉得我是被人欺负,我没被人欺负,是我在欺负别人。”

“相由心生不知道吗?明明就生了一双温和的眼睛,姐姐我会相面,小不点快找你妈去吧!”

男孩不服气的撇撇嘴边向来时的方向跑着边说:“大姐姐,你看走眼了。”

第三章 我们都一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