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有一点动心

  单从外面看这白墙红瓦的房子与其它的小院没有什么区别,可当开心踏入屋里的一瞬间,她立即被里面那些造型逼真、色彩明艳的面塑吸引。

伴着开心的一声惊叹,一位面色红润身着白色运动服的老人笑容可掬的从院子里走进来。

“师傅,她就是开心。”

“开心,欢迎欢迎。”

“师傅好,这些作品可真漂亮。”

“你喜欢吗?”

“很喜欢。”

听着开心说很喜欢而不是喜欢,刘师傅很高兴的说:“那江开送你的礼物你一定会喜欢。”

江开从刘师傅的工作台上取过一个穿白色T恤、青色五分裤,背蓝色背包戴棒球帽的面塑交到开心手里。

开心惊喜的笑着说:“是胸针啊!她长得可真像我。”

刘师傅呵呵笑着说:“连开心自己都觉得像,可见我这个徒弟是真精进了。”

开心惊讶的问:“是你自己做的吗?江开谢谢你,让我住你家还送我礼物。”

江开有些腼腆的笑着说:“你不用谢我,我不是也收了你的礼物吗?你把仓库里收拾那样干净,感觉既温暖又舒适,那里也是你的家,我们的家。”说完了又觉得有些词不达意,用手揉着头发,完全地不知所措。

开心微笑着,动作轻柔的将这枚特别的胸针别到娃娃领的衬衣上。

她的头发黑柔如软缎,一张清秀红润的脸挂了甜甜的笑,配着这个可爱逼真的胸针,美的如同琉璃宝石弈弈生辉。

她和江开坐在餐桌前等刘师傅做拿手的炸酱面,厨房里溢出的温暖的香味让她暂时忘却了妈妈带给她的痛。

江开看着她双手合十抵着额头,好奇的问:“不舒服吗?”

“没有。我在许愿,爸爸说我出生的日子不好,所以每次吃面我就当是在吃生日面。”

“真的吗?我也试试。”

刘师傅将面放到餐桌上,看着两个认真的孩子,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感动,他坐下来也笑着双手合十说:“我也试试,三个人一起肯定会有好运的。”

这是开心吃过的最好吃的面,除了爸爸,江开和刘师傅是唯一和她一起许愿的人,她会永远记得这样温暖的笑声这样浓郁的面香。

接下来的好多天,江开总是有办法有理由将开心从合花树下带走。江开说:“开心你说师傅为什么会收那么多学生?答对了棒棒糖归你,答错了归我。”

“师傅是想让面塑传承下去。”

“错,棒棒糖归我了。”

“耍赖,哪里错了?”

“是因为师傅一个人居住很孤单,为了排遣寂寞。不过你也算答对一半,棒棒糖就勉强给你吧!”

开心笑眯眯地将糖送到口中说:“那学生们结业的时候师傅岂不很孤单?”

“所以为了掩藏这种伤感,师傅才会举行结业典礼,他最喜欢看着大家一起吃喝玩闹。”

“师傅没有孩子吗?”

“师傅有一个孙女叫希然,师傅的儿子因病去世后她随母亲改嫁,不常回来。我也没见过呢。再过几天师傅就会举行这一期的典礼了,我原本来愁着怎么布置呢,现在有你帮我肯定会很轻松的。”

“可我没有办法帮你,我还要等人。”

“我听师傅说希然这次会回来,所以师傅更重视这次的典礼,你忍心不帮忙吗?你忍心让他伤心吗?”

“以前不是你一个人做吗?”

“朋友怎么可以这样狠心呢?这几天没有看到吗?一个人掌控这十几个师弟妹是很辛苦的,开心你要讲义气才行。”

这样的争辩开心往往都是输家,几日之后她便不再争论,正如江开所说布置典礼和照顾这群师弟妹的确不轻松。

他们会叫嚷着围上来要求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胶水一样黏着不放。开心打头后面跟着一群欢欣雀跃的小鸡,江开是一只机智勇猛的老鹰。

欢喜的惊叫声中开心的笑声亦是爽朗清脆的,这些小孩子玩的游戏她原来是只能躲在一边看的,现在参与进来,好像那些不曾奢望的童年的欢笑一下子就找补回来了。

在开心走神的一刹那江开迅速移动过来偷袭,开心机械的躲闪,江开只觉得自己的嘴唇蹭到一片温润清甜的柔软,一颗心立即砰砰砰慌乱地似要跳出来,开心却已经拉着一群惊叫的小鸡们躲开了。

因为走神又或者因为那个无意中的动作太过迅速,开心没有感觉到。江开的心却是已经跳到了喉咙里,他躲闪着开心的笑,慢慢脚步凌乱败下阵来。

开心凑到他脸前关切的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她的呼吸扑到他的脸上,少女细嫩的皮肤上清泉般纯净的眼睛红润润的嘴唇,江开慌慌张张地退后一步胡乱的回答:“肚子疼。”

“跑得太厉害喝了风吗?我给你揉揉吧?”

看到她的手向自己伸过来江开迅速的抓住她的两肩将她反转过去,开心马上又转回来说:“怎么了?”

江开又迅速的将她扳过去说:“喝水,喝热水就会好了,帮我拿热水吧。”

开心给他端水来,他又慌慌地放下说:“他们进屋去上课,我们去吹气球,下午典礼要用。”

开心高高兴兴地回答:“好。”

开心边忙着对付手里的气球,边叨叨着说话,江开努力让自己的视线望向远处,直到那束气球从自己手中被风吹起,他才惊慌的醒过来。

第八章 有一点动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