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习惯了

  江开如蛟龙般在游泳池中来来回回,直感觉腿要抽筋才肯罢休,筋疲力尽总不能再有恶梦了吧?他边用毛巾擦着头发边赤脚踩着游泳池边上的鹅卵石往屋里走,家里的管家吴阿姨老远惊呼着奔过来:“哎呦,小祖宗,那些石头也就看着光滑,踩着仔细伤了脚。”

他不理会吴阿姨的唠叨,一直赤脚走进客厅里,他的妈妈赵文芝正坐在沙发上品茶。她的头发松松地挽在脑后,一双眉毛描画的细致利落,提壶斟茶处处高贵优雅,就连衣袖的褶皱中都流露着掌握一切的淡然风情,丝毫看不出刚刚才结束过激烈的争吵。

她端起精巧的茶杯在唇边轻缀一口,眼神轻柔的将江开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微笑着说:“过来坐,游的时间够长的不累吗?赤着脚小心受凉了。”

妈妈突然温柔的语气让江开有些不适应,她向来是严厉多过温柔的。他不过去坐,只停下擦头发的动作低下头“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今天下午的激战你都听到了吗?这样的争吵你应该早就听腻了才对,没什么大不了的,犯不着躲出去。你是我养的儿子吗?这辈子我是别盼着你站出来在他面前为我说句话了。真不知道我这样苦着自己是为了谁?”她终究还是不习惯温柔的语气,就算刻意扮演也坚持不下去,但就算语气激烈了也依然还保持雍容端庄的气质。

“我早习惯了,吵完了还不是一样。”

“这话倒有点意思,我儿子要长大了。”说完赵文芝自嘲的笑笑接着语气一凛说:“但这次的情况不同,这次关系到......罢了,你上去吧。管理好学习是你现在的首要任务,等你掌管了TR集团我也就可以省心了。”

“比起那些我觉得妈妈开心更重要,我知道妈妈要说我幼稚,可我就是那么想的。”

赵文芝微微一笑刚要说话,父亲江立行站在二楼上扶着白色的栏杆说:“江开到我书房来。”赵文芝仿佛没有听到江立行的声音,闲庭自若的把玩着那盏青花瓷茶杯。

父亲的书房儿时江开是经常光顾的,现在除非父亲有事召唤,否则他决不迈进,他规规矩矩的站着,因为父亲最不喜欢他自由散漫的样子。

“我看了你的成绩单,非常好,继续保持,我江立行的儿子就应该是出类拔萃的。但只是学业上出类拔萃还不够,作为将来接管TR集团的主人还应该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坚如磐石的毅力方能算得上合格,在这世上你就是我后半生仰仗的希望。我说的话能明白吗?”

“嗯!”

“明白就好,我和你妈妈的事你不需要过多思虑,我和你妈妈不仅是夫妻也是工作上的伙伴,有些争论是难免的。不论我们怎么吵都是你的父母,我们的家不会发生任何改变。”

外面起风了,窗帘被风卷得扑扑作响。江开盯着那胡乱飞舞的窗帘说:“爸,你们吵我早习惯了,只是你说海纳百川的胸怀,你为什么不能包容妈妈呢?”

江立行的心微微一动,却依然是面色如常的关上窗户,将那股泛着潮意的风关在玻璃外面,他的语气颇为踌躇:“小开啊!我说的容人之量......有一天需要你能包容的是......我会改善的,你出去吧!”

江开规规矩矩的从父亲的书房中退出来,经过小会客厅。

“如果不是你心太软,怎么有今天的局面。”是舅舅的声音,为了避免与他碰面,他轻提脚步飞速的溜进自己的房间。

他逃倒不是舅舅有多严厉,只是他十几年来只会和他谈如何防范TR集团落入他人之手,如何巩固他和妈妈在江家地位的论调,在江开听来那些都是多此一举。又不是九龙夺嫡的年代何需儿子防着父亲?本来就没有多少温情的家,听了舅舅的话更是冷如冰窖了。

江开觉得妈妈的不快乐多半与舅舅的论调相关,他根本就不能传递正能量,无奈妈妈觉得那些是真理。

江开躺在床上轻声默念:“ABCD......ZYXW”英文的26个字母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正着念了倒着念。

再然后就拼命的念“南无阿弥陀佛......”他记得儿时跟着姥姥睡,她就常这样做。确实挺有效果的,只要反反复复多念几次就会睡着。可是今晚天气不应景,成串的雨滴扑到玻璃上,砰砰作响着模糊了天色。

忽然他打个激灵坐起来,拿了望远镜,跑到露台上。合欢树的旁边有盏老式的路灯,灯光昏暗不明,有月光的时候看着分外诗意,这样下雨的晚上却十分凄凉还影响视线。

可是他依然模模糊糊的看到白天遇到的那个开心还站在那,他从门厅取了伞急急往外跑。远远得看到开心摘了白天戴的那顶棒球帽,浑身已经湿透,留海紧贴在额头上。右脚踢踏着存了水的地面,啪,啪啪,啪,啪啪,原来是有节拍的。

在江开停下来的时候,一把印着广告的伞先他一步走到郑开心面前。

第四章 习惯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